【人物專訪】試試又何妨?──訪郭陳澔教授

●10/2 郭陳澔老師主講:「AI浪潮衝擊下的地震資料分析」鎖定CASE直播

採訪、撰文/湯淨

如雷聲般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地表微微震動,對台灣人來說,這是地震到來的徵兆;但對於住在極圈的人們來說,這是「冰」震的象徵──地下水由於突如其來的低溫而結冰,結冰後膨脹的體積對地表造成壓力,最終導致岩石產生裂縫,發出巨大聲響。甫代表中央大學北極探索隊,從北極圈回到台灣的郭陳澔,說起此行對冰震調查的收穫,語氣也不免透露濃濃興奮與好奇。

●刪去法:對未知的試誤

「有機會不要浪費。」從地震起家的郭陳澔,現在任職於中央大學地球科學系,並曾獲得頒給年輕傑出學者的吳大猷先生紀念獎。這樣的歷程看似一帆風順,但談到與地震的不解之緣,其實來自一連串因緣際會與跨領域試誤的過程。

大學就讀台大地質系的他,為了摸索自己喜歡什麼、適合什麼,開始修習一些自己不瞭解、但也不排斥的課程,因而修了許多法律、政治系的課程。即使都只能拿到剛好及格的分數,卻從中理解到自己的天賦與興趣所在,刪去不合適的選項,再度將探索的觸角轉回地質系。

畢業後,無數抉擇紛然而至,郭陳澔選擇了一條較能把握的路:繼續攻讀碩士。然而,即便在取得台大海洋研究所的碩士學位後,他也不確定自己適合什麼──要不要做研究?要做什麼工作?適不適合?──但唯有做過試過,才能縮小範圍,知道自己真正想做什麼。

對於郭陳澔來說,因著家庭背景較為弱勢,不管是生涯規劃、抑或職涯探索,都需要自己摸索,沒有可以商量、參照的對象。是以進入氣象局服役,協助地震中心處理地震資料的四年,發現自己對此並不排斥,上手後也逐漸產生興趣後,並未因此決定攻讀博士。直到師母申請出國留學,才促使他參加公費留學考試,一起出國。

●跨領域的啟示:發想,慢慢變得不一樣

在美國紐約州立大學賓漢頓分校攻讀地球科學博士期間,郭陳澔加入臺灣地體動力整合研究(TAIGER)計畫,花了整整兩年鎮日與地震波為伍,從地震儀器接收到的訊息中挑選合適的波形,藉此研究台灣的造山運動。此計畫為跨國合作計畫,台灣、美國、法國、中國、日本等國都參與其中,且包含了各個領域的的專家學者,像是地震學、構造地質學、海洋物理學。不僅讓他更開闊地了解到各領域詮釋的方法、其優缺點,領悟了跨領域詮釋的重要性,也為他奠下日後合作的機緣。

因著這樣的歷程,對於跨領域,郭陳澔並不畏懼。回台任教後,他積極鼓勵學生發想,不再只仰賴課本的知識與方法,而是尋求自己有興趣、可以掌握、又有意義的題目。

而在2016年的美濃群震,大年初二,其團隊決定架設臨時地震網。透過架設密集的地震儀,紀錄主地震後產生的餘震,便能像一台X光機一樣,用餘震解剖地表之下的地質構造,希望能進一步了解在美濃當地發生的地震,是由於底下的何種構造。但儀器收回後,團隊面臨冗長的資料處理時間:一次地震往往伴隨數千個餘震,需要耗費半年處理分析,便有學生發想出以AI自動處理地震波。

●六年磨一劍:站在AI的肩膀上

從2016年的美濃群震,到2021年的壽豐群震,經歷數次臨時地震網的架設,AI的方法才算正式成功。建立地震資料處理系統後,原本需要半年處理的資料量,不到一天便能處理完成,寫出可以迅速、準確挑選出地震波的程式卻需要數年的積累與測試。研究成果看似緩慢,實用性卻不容小覷:每個地震中心都需要處理地震資料,但現在仍仰賴手工處理,若用AI協助,釋放的人力便可以投入其他方面的研究,讓大家在地震研究上往前走一步。研發路途漫漫,但有博士時期資料的累積,便可以很大膽地嘗試新事物。

至於預測地震是否指日可待?郭陳澔形容地震本身就像人,有不同個性,也就是地震的物理特性:有些個性很單純,發生地震的頻率、時間、出現的樣態就很清楚;有些則喜怒無常,相比之下複雜得多。對於複雜的地震,需要更多的資料。若知道地震什麼時候發脾氣,就可以提早預測,並非不可能。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