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愛上地震方程式之後——訪馬國鳳研究員

●4/24 馬國鳳老師主講:「地球聽診器」鎖定CASE直播

「旁邊東華大學的教授,聽著我們也哭就很疑惑,這到底有什麼好哭的?」馬國鳳回憶。事件的主角是一棵椰子樹,栽種了椰子樹20年的阿嬤,還有國內最重量級的地震學者之一,馬國鳳。

由於椰子樹剛好長在研究必須進行探鑽的地點,研究團隊只好與椰子樹的主人協調移除。「我聽他們說進行協調會時她捨不得,哭得好傷心喔,然後我聽了就也哭了。」馬國鳳形容自己是一個特別感性的人,訪談時細數起研究生涯的一路走來,研究室裏學生認真的面孔,不計報酬投入研究的地科學者們,還有在地震災區曾經遇過的面孔,「讓人感動的人、事真的太多了。」馬國鳳說。

採訪、撰文/劉羽芯

●是學生們的人生導師但也曾經懷疑人生

在博士班求學的歲月,尚未經歷歲月洗禮的馬國鳳,也曾經歷不少挫敗的時刻。曾經做了兩三個月的研究,指導教授卻只看了幾眼,信手重新整理推論過程,然後輕描淡寫地告訴她,「噢,你做錯了」。曾寫了十頁的稿件,退回來時只剩下兩頁,而寫了兩三頁的內容,指導教授只用了兩三句話就交代得清清楚楚,被交代做的研究,不知道什麼時候老師已經自己做完了,只問她一句話:「Why took you so long?」

馬國鳳感嘆「當時真的會想,天哪,我是白癡嗎?」,當時她的指導老師是諾貝爾獎等級的學者,見識到了世界頂尖的水準,她更理解了世界之大,成為教授以後,也特別鼓勵學生們出國拓展視野。馬國鳳強調,做研究要養育自己的土地有所貢獻,但同時也必須要思考,要如何對世界有吸引力。

●「台灣的問題,要如何被世界看見?」

這是在1999年9月21日,那個全台灣人都難以入眠的夜晚,馬國鳳放在心底的問題。

九二一大地震發生時,馬國鳳帶著年紀尚幼的女兒在新竹的住家裡,一面安撫女兒,主震已經結束了剩下的都是餘震,一面看著街上滿滿出來避難的人們。因為地震而斷網,她只能打電話給在日本的朋友,詢問他電視上播了什麼。長年研究地震的她,在天災面前卻與一般人無異,同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什麼都不能做。「那個時候真的覺得很悲哀。」馬國鳳說。地震發生後,馬國鳳旋即動身與其他學者們前往探勘災區現場,空氣裡都是死亡的氣味,那是屋瓦殘骸下的曾經活著的人們。

回想在加州理工大學攻讀博士的時期,身旁都是優秀的學術研究者們,馬國鳳想「少了我有差嗎?這麼多厲害的人,我可以做些什麼?」多年後在災區現場,馬國鳳有了肯定的答案。「我希望世界知道,台灣有地震學者,不只是一個發生了大地震的島嶼。」馬國鳳說。她們的研究成果,可以對地震領域的相關研究做出重要貢獻,無法改變過去,但可以替未來帶來更多希望,我們這樣記住自己,也希望世界這樣記住台灣。

研究生涯裡,馬國鳳無數次在震後第一時間進入災區研究,因地震引發山崩,幾乎全村罹難,地震引發海嘯超過預期,擠到高樓避難的人們仍然難逃厄運。馬國鳳表示,越是目睹這些傷痛,她越是堅定相信,地震的研究成果,不只是學術發表,背後都是再珍貴不過的生命,可能有機會挽回的逝去。

●帶著論文逛街去,像我這樣一位地震學者

馬國鳳提到,有次做完提案報告後,她坐在研究室外的椅子上,那時才剛結束另外一個大型研究案,她忍不住對自己碎念。「天哪國鳳,你真的很喜歡沒事找事耶。」做研究有不少煩惱,經費不見得夠用,薪水未必會增加,但她仍然對於學術深深著迷,總是想著新的研究計劃。「常常有人問我,我會不會很忙,我都會說我要逛街、要喝咖啡,要按摩……當然忙呀!」馬國鳳笑著說。她形容自己的工作跟生活幾乎結合在一起,在論文還沒電子化之前,她還會帶論文去逛街。逛累了就找間咖啡廳休息,看一兩個小時的論文。她平時喜歡喝咖啡,經常在開完會後就找間咖啡廳休息、工作。「我很喜歡製造氛圍,生活要有儀式感。」馬國鳳說。洗碗洗到一半,睡覺睡到半夜,突然間靈感來了,就趕緊找紙筆把想法記錄下來,這是馬國鳳的日常生活。工作是生活,生活也是工作,但馬國鳳卻樂在其中。「我超喜歡地震學的喔!」她說。

●你喜歡地震波嗎?Oh I inlove of it!

回憶起過去在大學部教書的日子,「我看學生總是覺得他們眼裡在發光!」馬國鳳興奮地描述,自己特別喜歡教地震學,課堂上總是覺得學生們的眼神閃閃發光。只可惜系上的老師們都太熱愛地震學,「我好想教,但大家也都好想教,只好忍痛讓給其他老師了……」馬國鳳說,不只是地震學,地震波方程式也讓她著迷。馬國鳳描述,曾經有一位柏克萊的學者,問他喜歡地震波嗎?她說「非常喜歡」,所以他反問對方,你呢?對方毫不猶豫的以非常高昂的音調回答說,「Oh! I “LOVE” it!」

「喜歡地震波方程式是什麼感覺?」馬國鳳解釋,地震波方程式是數學工具,藉由波動去推算地震發生地點。不只是喜歡地震學,不只是喜歡地震波方程式,她喜歡的,是一切追根究底的問題。她還喜歡想像生活各種可能的樣貌,想過退休之後跑去開民宿、跑去故宮當義工。

「不過那是還很久之後了。」馬國鳳笑著說,關於現在與未來,學術與生活,還有很多值得探索,值得解密。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