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下,美國學子們的困境

當新型冠狀橫掃全球,台灣成為世界上少數仍維持著「正常」生活的地方。學生還能正常上下學,研究工作、團體討論仍持續進行。但在其他的國家,政府為了防止疫情擴散,並保護人民,紛紛關閉學校,採取社交隔離手段。在疫情的影響下,美國的大專院校學生們受到了哪些衝擊?

圖片來源:Sachu Sanjayan /Pixabay

編譯|鄭琳潔

「這非常的艱難,生命出奇不意,死亡的威脅如影隨形。」瓦利堡大學主修生物學的高年級生Cre’Dresha Price,去年目睹了許多人因為冠狀病毒離世,其中包含他年僅23歲的表親。「我只能不斷的鼓勵我自己並祈禱,希望能撐到最後一刻,因為我知道我幾乎已經要到達終點線了。」而Price原本預期要在今年春天就讀研究所。

2020無疑是令人不安且具衝擊性的一年,從美國總統大選,喬治.佛洛依德(George Floyd)死亡事件,到至今還在肆虐的COVID-19疫情。疫情籠罩下,人們的生活或多或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波及。經歷大學、研究機構停課、停班,對於在美就讀大學及攻讀碩、博士學位的學子們,去年是相當難熬的一年。

根據美國心理學會(APA,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的調查,當疫情使多數成年人感到焦慮,年齡介於18到23歲的青少年們是其中最為不安的群體。另一項由美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NSF,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支持的研究,調查12所公立大學不同領域的3500名研究生,則顯示疫情確實加重了求學壓力。

維持課業之餘,學子們還必須面對新冠病毒帶來的改變、失去與種種不確定。

遠距教學的挑戰,充滿不確定的未來

當上課地點從教室轉換成螢幕,學生們的生活型態及學習模式被迫進行改變,部分學生或許可以利用筆記、時間管理等技巧應對得宜,但仍有學生不堪負荷,甚至必須放棄修課。遠距學習的影響,還有失去校園、教室能帶給學生的凝聚力及動機,部分學生也因此陷入自我認同的懷疑中。

此外,大學生們對於未來就業方向也感到相當迷茫。以往三到四月是申請暑期實習的熱門季節,但疫情升溫後,許多實習計畫被迫中止、更改工作內容或是改為遠端操作,許多學生對此感到沮喪。爭取到難得的實習機會是對自我的認可,卻因為疫情不得不調整或放棄。除了失去多方嘗試的機會,許多應屆生一畢業,就必須面對全球經濟衝擊下,充滿不確定的就業市場。

更加坎坷的研究之路

當大學生想方設法應對遠距課程,擔負教學責任的研究生們,則思考著該如何利用網路上課。

學術研究工作本身苦樂參半。2019年一份發表於自然(Nature)的報告指出,在追蹤並調查來自世界各地6320位學生後,雖然有高達四分之三的人表示對於攻讀博士學位的過程感到滿意,但其中有超過三分之一的學生曾經因為焦慮及壓力而向外尋求幫助。特別在理工學門(STEM),偏低的薪水對應相對辛苦的工作及較長的工時,一直是被默認的文化。

「取得研究所學位從來不是的事情。」蒙大拿州立大學研究院院長Craig Ogilvie表示。因為疫情,許多研究經費遭到凍結、刪減,研究生被迫放棄或轉換研究題目。實驗室關閉導致工作執行困難,進度落後,種種因素都使得研究變得更加艱辛。

對於自我標準高的研究生,情況更是雪上加霜。蒙大拿州立大學心理學二年級研究生Dagny Deutchman表示,身邊的同事為了維持頂尖的工作水平而身心力竭。他們不認為是因為疫情使得工作變得艱難;相反地,會不斷苛責自身:「我沒有做到,是因為我不夠聰明。我覺得工作困難,是因為我的能力不足。」

弱勢群體的困難及離隊

面對遙遙無期的疫情,出身經濟底層的學生首當其衝。新墨西哥州立大學有超過四分之一的學生,父母不具有學士學位。他們很多是家中接受高等教育的第一代,家庭的關係緊密,收入也較低。當疫情如洪水襲來,許多學生不得不支援家庭的經濟收入,或肩負照顧年幼手足的責任。

與此同時,各大學理工學門的招生並沒有受疫情影響而減緩,美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大學教育處的處長Robin Wright為此表示憂慮,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學生可能因此掉隊,使得不夠平等、包容的景象更加惡化。

危機能不能是轉機?

疫情陰影下,學子們苦苦掙扎,學校方面也盡可能地幫助學生調適:如舉辦網路讀書會,提供心理諮商、學術顧問等服務。教授與指導者也鼓勵學生不要輕易放棄,多方嘗試,並學習相應模擬領域的技能。

但當過往被忽視的許多問題逐漸浮出檯面,部分人也認為是時候改善並進步。

當學生擔心神經科學家Kaela Singleton不相信他們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而缺席課堂,在醫院仍要求與她視訊提供證據時,她意識到長久以來科學界有問題的『工作至上』文化。「我想,現在是絕佳的機會坐下來想想,什麼樣的改變可以更包容並更好的幫助學生。」

 

參考資料:

  1. c&en: January 10, 2021, Pandemic stress: The toll it’s taking on students
  2. c&en: July 6, 2020, COVID-19 shakes up summer internship and research opportunities
  3. c&en: May 10, 2020, Coronavirus dims chemistry job market prospects
  4. Chris Woolston. PhDs: The Tortuous Truth Nature 2019, 575, 403-406 doi: 10.1038/d41586-019-03459-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