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23-6】禍福相依?沙利竇邁的詛咒與庇佑

在周成功教授看來,沙利竇邁有著陰暗、負面、邪惡的意象,它曾經造成全世界上萬胎兒畸形。究竟這樣的詛咒是怎麼被製造、核准?如果這款藥物這麼可怕,又怎麼會說到它的庇佑呢?演講中將一一解密

講者|陽明大學生命科學系暨基因體科學研究所兼任教授 周成功
彙整撰文|葉珊瑀

●1950年代:充滿不確定的烏托邦

1957生活雜誌 Life 特刊以〈人們的新世界——科技革命性地改變了我們的生活〉反映人們對科技的嚮往,也描繪時代動盪:韓戰結束、越戰剛起,當年二戰日夜轟炸在人們心中餘悸猶存。鎮定劑、安眠藥成為日常必備,但當時藥物容易過量致死,人們正尋找安全替代品。德國藥廠格蘭泰(Chemie Grünenthal GmbH)想搶下這塊大餅,因而製出沙利竇邁,它非抗生素、也不抗過敏、不能殺動物身上癌細胞、對大鼠沒有鎮靜效果,唯一的好處是沒有致死劑量,團隊為了找出有什麼藥效遂直接進行人體實驗。

●詛咒的起點與蔓延

1955年格蘭泰在西德、瑞士進行臨床實驗,將沙利竇邁樣品提供給醫生,請醫生回報病人反應。結果發現藥物不會抗癲癇,而有些患者可以一覺到天明。在1957年,沙利竇邁以無毒安眠藥的身份上市,不需處方,名為Contergan。但在1956年聖誕夜就有員工妻子產下無耳女嬰,這事件卻無人留意。

之後格蘭泰在50種臨床醫學期刊上登廣告、分送50,000份樣品給臨床診所、寄送250,000廣告信給醫生,1961年就成為德國最暢銷的安眠藥,佔公司營收一半,1960年光在德國就賣了14.6噸。團隊下一步希望進軍全球市場,在英國與Distillers Co.合作。而當時公司沒有藥理學家,產品未經臨床實驗直接上市,以Distaval為名。沙利竇邁共計進軍46個國家,遍及歐亞美,擁有37個商品名稱。

1959年10月Dr. Ralf Voss寫信給格蘭泰,詢問沙利竇邁和多發性神經炎的關係。同年12月Dr. Weidenbach發表了一畸形女嬰(phocomelia)的臨床特徵,這種疾病出現機率是1/4,000,000。隔年12月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出現首篇病人服用沙利竇邁後出現周邊神經炎的報告。1961年2月Dr. Voss在醫學會中正式報告沙利竇邁可能引起多發性神經炎。而其他多發性神經炎報告漸漸浮上檯面,格蘭泰的應對方式卻是否認、收買,與黑函。

●黑暗深淵的浮現:西德律師與醫師共同合作

1961年初,西德律師Karl Schulte-llillen接連發現姊姊和自己妻子都產下畸嬰,他帶著嬰兒的X光片拜訪漢堡大學小兒科Widukind Lenz教授,對方當天一早才看到類似的X光片。兩人調查發現,當地1961年出生的6,420嬰兒有8個案例,而1930-1955年漢堡地區212,00份出生證明書中僅一個案例。透過面談案例母親,發現所有人都在懷孕其間服用過沙利竇邁。

Lenz教授致電格蘭泰遭置之不理後,以正式書面要求公司下架沙利竇邁。他在小兒醫學會報告,懷孕期間服藥可能會造成胎兒畸形,公司仍拒絕撤回,甚至以廣告宣揚該藥物很安全。直到德國報紙報導沙利竇道可能導致胎兒畸形,商品才在德國下架,但公司的理由是為了回應媒體的渲染,且再次展開對Lenz教授的人身攻擊。

●地球另一端的偶然與必然:澳洲婦產科醫師

1960年8月英國Distillers發送樣品至澳洲婦產科醫師William McBride手中,醫師將樣品給了一位孕吐的婦女,結果竟然改善害喜症狀,Distaval遂搖身一變,成了害喜婦女的救星。但在1961年5-6月間,他卻連續接生3個極度畸形的胎兒,這些婦女在懷孕初期都有用服用沙利竇邁。1960年沙利竇邁使用者出現周邊神經炎的報告出爐,McBride終於發現了答案,他成為首位認為畸形胎兒與沙利竇邁有關係的醫師。他的投稿論文曾因未順利收件的疑雲而遭耽誤,直到1961年11月16日投稿Lancet獲准,才揭露整件事情,他本人因此得到澳洲、大英帝國的相關表揚。

1961年12月2日,Distillers公司宣佈沙利竇邁在英國和澳洲下架,加拿大4個月後才下架。粗估在德國有40,000人因沙利竇邁得到周邊神經炎,且全球因此種藥物產生10,000名畸形嬰兒,後續有受害者獲得賠償,迄今有人還在爭取補償。

●暗夜中的一絲曙光:沙利竇邁的庇蔭

以色列耶路撒冷痲瘋病醫院院長 Dr. Jacob Sheskin曾抱持姑且一試的心態,以沙利竇邁為自體免疫重症病患治療,發現十分有效。後來WHO領軍進行全球臨床實驗,確認沙利竇邁對於治療痲瘋引發的自體免疫很有效,至今仍是首選。Dr. Sheskin也因此獲頒相關殊榮。沙利竇邁又瞬間從魔鬼變成了天使。

沙利竇邁能抑制巨噬細胞釋放細胞激素TNFα,對愛滋病人因為細胞激素TNFα過量造成的愛滋病毒消耗性症候群有效,是雞尾酒療法出現前對抗愛滋唯一有用的藥物。沙利竇邁也帶給多發性骨髓瘤治療近30年來一大突破,面對反覆治療復發者也有效。

沙利竇邁造成胎兒畸形的分子機制到2018年才見分曉。它的分子結構就像是兩隻手,一隻手捉緊細胞內蛋白質分解的機器,另一隻手把一個對胚胎發育很重要的蛋白捉住,帶進機器中分解掉。用這種帶了兩隻手的化合物,來分解細胞裡會衍生病徵的蛋白,已經是近十年來最新的藥物開發技術。而沙利竇邁作用的分子機制,更為這項技術添加一支新生力軍。

若大鼠對沙利竇邁有反應、會產生畸形胎兒,最初就被禁用,還有後續醫學應用上的探索嗎?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孰知其極?周教授近期閱讀老子,從沙利竇邁的故事看到禍福相依,正是一個最佳的寫照。

--
本文整理自:109/5/2由周成功老師在臺大思亮館國際會議廳所主講之「沙利竇邁的詛咒與庇佑」演講內容。

人瀏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