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從嘗試中探索,在世界版圖找到自身定位——專訪陳倩瑜

●12/16「AI 嘉年華」點此報名

採訪、撰文|葉珊瑀

在 12/16 的 AI 嘉年華,生醫資訊領域的陳倩瑜教授將和我們分享以人工智慧探討基因的秘密。陳教授有著電機、資工背景,於臺大電機畢業後至美國史丹佛大學攻讀電機碩士,回國於業界工作一段時間之後,選擇取得臺大資工博士,從摸索中選定在生物資訊領域扎根發展。活動前的這場訪談,在教授的辦公室展開對談,和煦的陳教授娓娓道來她的探索之路、異國經歷的養分、以及科技業女性的優勢。

未來是摸索出來的

陳教授描述自己一路的發展,是從實際參與中學習,加上對內在興趣的洞察,一步步摸索出來的。如同拼圖一般,越趨完成才使得全貌清晰。她在學士、碩士期間以 CPU 設計為研究取向,回國後在業界進行 IC 設計,透過硬體描述語言進行數位電路設計,過程中感受到未來將是軟體的時代。她選擇至臺大資工取得博士學位,增強以往軟體方面不足之處。最初希望藉由所學強化硬體設計能力,然而在這段歷程中,她透過系上講堂、課程、與師長對談,發現自己對於機器學習演算法的興趣更強烈,轉向研究資料分析。

資料科學的應用層面極為廣泛,金融、氣象、醫學、商業都有其發揮之處。面對這麼多選擇,該從何選擇?在陳教授的經驗中,可以看到嘗試永遠是最好的辦法,透過刪去法剔除部分選項,同時積極探索有興趣的領域。她曾經接觸商業資料,分析使用者行為,後來因緣際會下,透過生物資訊研討會看到分子生物學成為生命科學顯學,而她的專業得以從分子的層次以機器學習切入。對她而言,前者商業資料是人類創造的痕跡,後者生物資訊是大自然既存的秘密,更吸引自己。生醫領域的資料公開性高,且應用面向廣,本身就具有其重要性。因此,陳教授在博士班二年級,確立在生物醫學扎根,結合資料科學發揮所長。「沒有嘗試,就不知道自己適合扮演什麼。」探索的重要,是從實作中慢慢摸索出自己的道路。

結合國內外經驗,版圖放眼全世界

陳教授於臺灣大學攻取學士、博士學位,於史丹佛大學取得碩士學位。談及在異國求學的經驗和在臺灣有何異同,她表示不同時期就讀動機相異,教授懷抱著走出舒適圈的決心申請就讀國外研究所,而臺大博士班則是她基於實務需求的洞察做出的選擇。出國唸書聽來吸引人,但是國內環境未必較國外遜色,陳教授認為,留學經驗帶給她最重要的是開拓眼界,使她得以運用不同環境的優勢,再以自身努力補強不足處。以從事研究為例,相同研究性質的實驗室,在美國的經費可能是臺灣的三、五倍,然而臺灣物價相對較低,只要善用資源,也能達成目標。在決定就讀博班時,教授即體悟到自己不必出國,在國內也能完成規劃。臺美兩邊對於嘗試的價值判斷也有差異,陳教授觀察到美國文化中的「正面思考」,面對創造性的點子,社會氛圍傾向支持去做;臺灣的環境從求學、研究、教學,都相對壓抑,對於看似不可能的點子,多認為嘗試的機會成本過大,而這些也可能是「成功」之所以在美國文化較易發生的關鍵。教授有感於此,將這樣的精神實踐於她的研究、教學中,鼓勵同學嘗試。

連結到陳教授的探索精神,她十分鼓勵同學們出國拓展視野。「國外不一定比較好,然而透過走出去,可以見識多元的世界,看到更多可能性,理解相同目標可以透過許多不同手段達成。」擁有放眼全球的涵養,能夠洞察不同環境的優劣,並且運用資源完成目標。「出國之後反而看得到臺灣的好,在臺灣也知道國外的好。」跨國經驗開拓青年學子的胸襟,比起爭論何處發展才好,更重要的是珍惜、善用各地的優勢。「我們的教育太習慣由他人告訴自己該做什麼,若未離開原有道路經歷陣痛,很難看清那是不是自己想要的。」異鄉生活的經歷使人成長,對於家人關係、重要價值判斷,甚至人生的目標,會有更深體悟及洞察。

女性身份在科技業的特別之處

過去在男性比例居多的電機系生活,陳教授認為有種孤獨感,然而這樣的孤獨帶來自由,讓她不受拘束,得以不受限地探索。

陳教授綜合在臺灣、美國中求學、研究、就業的經驗,體悟到個人的表現並不會因女性身份減損光芒,且自身的細膩程度在跨領域的合作上,更能柔性、緩和地溝通,使得合作更為流暢。這是否為女性特質?她不下此定論,但她深信女性同樣適合工程科學領域。女性於此領域,反而因比例少,在爭取機會時更易脫穎而出,在工作場域也更受珍惜。她也歡迎更多女性後輩進入工程科技領域,發揮自身所長。

性別適合與否,對陳教授而言並非要點,她認為個人最重要的是自我探索。「如今在我有限的人生中,我更珍惜自己握有的時間,相較過往,更會花時間思考,將心力投注於何處最重要?將 AI 應用於哪個方面最值得?」陳教授的反思,及其摸索的歷程,可作為讀者們的思考借鏡,透過一步步的軌跡,畫出自己獨特的未來。

1,714 人瀏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