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找尋滑板鞋的毅力,摩擦滑板鞋的勇氣—訪李心予老師

●11/19 李心予老師主講:「血管的生成:多細胞生物體內高速公路的構築過程」的生殖細胞」點此報名

img_9179撰文|楊于葳
攝影|黃道佐

如果將滑板鞋比擬為追求人生的目標來看,也許你會有不同的體會。還記得在MV中的晚餐時刻,男孩的母親看見孩子悶悶不樂,男孩告訴母親在他心目中有雙很棒的滑板鞋,穿上那雙鞋跳舞一定會得到他人稱讚的目光,當下母親沒有說話,但她相信男孩一定會找到的。找了許久男孩都沒有找到,當他要放棄時這雙鞋就在眼前,最後他穿上這雙鞋,不顧他人目光愉悅的跳著舞回家⋯⋯。

●我的滑板鞋時尚、時尚、最時尚

兒時的老師對人生的方向就很有規劃以及堅持,從幼稚園時期即對各種生物非常有興趣,特別是魚類,立志長大以後要進入台大動物系,最後如老師所願,師大附中畢業後順利進入台大動物系。回顧過往,能在小學、初中時就遇見上課生動有趣、透過問題讓學生獲得深刻啟發的自然老師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情,而當中對老師影響最深的貴人是台大動物系的黃火煉老師,奠定日後朝向生殖生理學發展的契機。黃老師退休已經有十年之久,但是至今還為系上教書,覺得夠與青年學子互動是很有趣的事情。老師戲稱:「現今系上有許多老師都是黃火煉老師的學生,我們都是受到老師的感召回台教書!」黃老師上課非常有趣,能夠針對問題引導學生而非宣讀課本內容,透過引導的過程讓學生受到啟發,這是老師最感謝黃老師的地方。

●一步兩步摩擦

老師生在一個平凡的家庭裡,母親是英文教授,父親是軍人,家庭教育方式相當開放,讓家庭裡的三個孩子適性發展,成長的過程讓孩子們找尋自己的興趣在何處,並且讓孩子們能夠有足夠的能力朝向目標發展。老師認為家庭生活相當重要,雖然做研究會投入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但是與家人相處是非常重要的。為什麼會喜歡「生物學」這個領域呢?有一部分是來自自身的興趣以及家庭的支持,另一部分是因為受到黃火煉老師影響,大學畢業後老師前往UCSF攻讀生殖生理學博士學位。念博士的時間很慢長,長達七年之久的時間與實驗室共舞,時常會在學校的電梯裡遇到許多教授,某次教授問:「你最近做得怎麼樣呀?」老師答:「不是很好,但我一直在找尋問題的答案」,那位教授居然說:「這樣很好呀!一個實驗如果第一次就能成功的做出來,那麼就不會叫做research(研究)而是search(搜尋)」,老師聽完後茅塞頓開,認為這位教授說的話非常有道理。

●有了滑板鞋天黑都不怕

老師最大的願望,是到國外攻讀生殖生理學,唸完以後再回台大教生殖生理學。不過在這之前,老師得先度過漫長的研究歲月。那時的研究室在醫學院裡,剛到時指導教授會先教授許多技術,老師認為技術這種東西是熟能深巧的,常常練習到深夜,只為讓教授看到好的研究數據及成果。某日,又是一個練習的夜晚,老師把老鼠的睪丸拿出來,插一根針到靜脈裡面,接著從另一邊的動脈採取外流物,再讓賀爾蒙進入老鼠體內,紀錄不同的時間及注射賀爾蒙的量,收集老鼠睪丸的賀爾蒙數據。不斷重複著相同的動作、紀錄枯燥乏味的數據,看起來真的很無聊,當老師非常專注於手頭上的實驗時,指導教授突然從門後面走出來,那個夜晚老師畢生難忘。

當教授從門後走出來時,老師嚇了好大一跳。教授說:「你小子不錯!晚上兩點還在做研究。」教授接著問:「你覺得現在做的東西有趣嗎?對它有沒有激情,覺得很興奮?」老師對教授搖搖頭,教授接著說:「你知道為什麼我做所有的東西都非常有興趣嗎?我告訴你一個故事,聽完之後你以後一定會對做研究的時候非常有興趣」,老師半信半疑地問:「真的假的?!」教授開始和老師說:「在四十年前的某一個晚上,有一個研究生在實驗室做研究做到很晚,突然指導教授從門後跑出來,把他嚇個半死,再問他實驗做得如何、喜不喜歡,我現在跟你講一個故事,聽了以後你就會對做實驗很有興趣⋯⋯」,聽到這裡老師滿臉困惑。

教授終於不再賣關子,「那位指導教授和那位學生說,你現在做的實驗結果,全世界只有兩個人知道,一個是你自己,另一個是上帝」,老師反覆思考,好像真的是這麼一回事,爾後每次在做實驗的時候老師就與上帝為伍,直到現在依然如此。

●一步一步似魔鬼的步伐

所有的工作都有辛苦的地方,老師認為做研究,尤其是生物學,最有趣的地方是可以去研究一個沒有人知道的問題,想像你可以把他人不知道的問題解出來,而這個問題的答案只有你知道,那種感覺無法言語。

老師也在台大擔任通識教育生物組的召集人,並開授二至三門與生物相關的通識課程,老師認為學習生物相關的知識對學生整體而言是具有重要性的,如同舉辦探索講座一般重要。比較台灣學生與國外的學生,國外的幼稚園及小學階段,許多作業都是以報告的形式繳交,他們會希望孩子學習任何事物,不是完全仰仗記憶學習,而是希望孩子們能夠靈活運用,老師期盼台灣的學子們也能走出制式教育的魔咒。

●在這光滑的地上摩擦、摩擦

從過去十年到現在,這個世界的變化很大,雖然現在身為出版社的生物課本編輯者,老師清楚的知道學校的教育都是考試領導教學,雖然現在有能力改變過往的學習內容,但改變的力量卻遠遠沒有想像的足夠。在國外的課堂裡,每個學生都是舉著手努力的想要回答老師的問題,因為他們覺得「我有自己的意見,我想要回答」,就算現在已經是新世代了,跟以前不一樣,但是這一點完全沒有改變。就算底下的學生想要提問,但只要當老師問及「有什麼問題嗎?」底下學生絕對是緘默不言。身為人師後,老師一直想改變這樣的狀況,因此在課程中融合翻轉式教學的元素,讓學生課前準備並於課堂表現,這項教學方式與日本京都大學已經持續進行十年了,雖然如同在光滑的地板摩擦,也許會有許多困難,但這種做法對於學生的幫助是具有深遠的影響的。

●11/19 李心予老師主講:「血管的生成:多細胞生物體內高速公路的構築過程」的生殖細胞」點此報名

 

加入好友

2,434 人瀏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