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介紹】你也能當名偵探:像福爾摩斯一樣思考(2013)

■ 你或許不會像出版社所宣稱的成為大偵探,但確實能學習到「觀而後察」,本書宗旨正是讓你學會福爾摩斯的思考系統。

《你也能當名偵探:像福爾摩斯一樣思考》

譯者|汪芃

名偵探夏洛克.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的系列小說是亞瑟.柯南.道爾(Arthur Conan Doyle)的作品,自一八八七年問世以來就不斷再版,而且不只有書,就連改編的電影、影集、電玩,或是福爾摩斯的帽子、煙斗、T恤、日曆等商品都應有盡有,甚至還能看到探討福爾摩斯辦案手法的非小說類著作。

最近這種非小說類專書又多了兩部,而其中一部十分特別,是一本福爾摩斯自助書籍──瑪莉亞.柯尼克瓦(Maria Konnikova)所寫的《你也能當名偵探:像福爾摩斯一樣思考》(暫譯,原書名Mastermind: How to Think Like Sherlock Holmes)。讀完後,你或許不會像出版社所宣稱的成為大偵探,但確實能學習「觀而後察」,也就是福爾摩斯思考法的重點。這位名偵探在短篇故事〈紅櫸莊奇案〉(The Adventure of the Copper Beeches)中說過,他的辦案重點是「推演和邏輯綜合能力,此乃吾人專攻領域」。

如果說推理和邏輯綜合不容易,那學習如何靜心觀察可就更難了。本書作者柯尼克瓦女士是一位紐約的科學作者,在本書中,她解釋了「華生系統」(亦即相信自己所見所聞的自然傾向)和「福爾摩斯系統」的差異,而本書宗旨正是讓你學會福爾摩斯的思考系統。

首先第一步就是質疑一切。柯尼克瓦引述心理學者丹尼爾.吉伯特(Daniel Gilbert)的觀點,指出人腦處理資訊的首要條件就是暫時先相信,好比當你聽到「粉紅象」這個詞時,腦中會暫時出現一隻粉紅色大象的模樣,接著才會「努力駁斥」這件事。

當然,比粉紅大象複雜的事辨別起來也就更難,例如想想「美國緬因州沒有毒蛇」這個說法吧,聽起來滿可信,多數人聽到也就信了(而且這的確是事實)。柯尼克瓦解釋,這種傾向還會受到一種心理學者稱為對應偏誤(correspondence bias)的現象進一步強化;所謂對應偏誤又稱歸因誤差,指的是我們經常假設一個人說了什麼就代表他心裡確實這麼想。

柯尼克瓦寫道:「福爾摩斯的竅門就是把所有念頭、經驗和感知都當成『粉紅大象』,換言之,要以適當的懷疑主義過濾每一件事,而非順應直覺相信一切。」因此我們必須留心,也就是時時用心,「隨時覺察留意,這才是真正積極觀察世界的方法」,如果我們想學習福爾摩斯思考,「就該打從心裡設法模仿他的思維方式」,並且不斷練習。

另外,我們也得學著不理會多餘的資訊。好比忠實讀者都知道,福爾摩斯曾自曝對太陽系一無所知,他在中篇小說〈血字的研究〉(A Study in Scarlet)裡說過:「太陽系干我鳥事?我認為人的腦袋一開始就像個小小的空閣樓,放進去的傢俱你得挑過。」高明的人「會小心挑選放進大腦閣樓裡的東西,只揀有助完成任務的工具」。

當然,雖然福爾摩斯的腦袋閣樓沒有太陽系的知識,但裡頭的工具可是多不勝數,舉個例子,他初次見到約翰.華生(John H. Watson)醫師時,便翻了翻腦中的社會、政治和地理學「庫存」,然後宣布:「依我觀察,你去過阿富汗。」華生訝異不已,兩人很快成了形影不離的搭檔。

福爾摩斯教我們的另一門課是持續自我教育的重要。曾有一回,華生問福爾摩斯為何繼續研究一樁看似已經偵破的案件,大偵探回答:「這就是『為藝術而藝術』,我想你行醫的時候,也會在沒想著錢的情況下思考病例吧?」華生答道:「那是因為我想教育自己。」福爾摩斯回答:「正是如此,教育永無止盡。」

這種價值觀已經獲得二十一世紀的先進科技證實。有科學家針對學習雜耍和新語言的老年人進行順序掃描,結果發現他們腦中相對應部位的灰質會增加。此外柯尼克瓦也指出,只要善加應用和練習,「甚至連老年人已經­­­­­­出現的認知退化症狀都能逆轉」。(上句的加強語氣是柯尼克瓦自己加的,她說『因為這實在太令人興奮』。)

另一本新書《科學福爾摩斯》(暫譯,原書名The Scientific Sherlock Holmes)則是詹姆斯.歐布萊恩(James O’Brien)的作品,是嚴肅的學術討論,沒那麼活潑,而且大量使用縮寫,好比將〈血字的研究〉(A Study in Scarlet)簡稱為「STUD」、愛倫坡(Edgar Allan Poe)的《莫格街殺人事件》(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簡稱為「RUEM」、福爾摩斯短篇小說〈斑點帶子〉(The Speckled Band)縮寫為「SPEC」等等。

歐布萊恩博士是密蘇里州立大學的化學系榮譽教授,他曾寫過一篇論文探討福爾摩斯的化學家身分,而想當然耳,本書中闡述詳細且饒富趣味的一章就依據這篇論文改寫而成。但這本書的補充內容太多──作者收了太多傳記、故事情節,以及類似前述「阿富汗」趣事的知名片段,對科學部份卻著墨有限。

好比書中有個段落討論到腳印,作者指出在「SIGN」(The Sign of Four)這篇故事中,有些迷你腳印大家以為是小孩子的,只有福爾摩斯看出那是俾格米矮人的腳印,但作者卻沒解釋俾格米矮人和兒童的腳印究竟有何差異。作者談論「BERY」(The Adventure of the Beryl Coronet)這篇故事也有類似狀況。

如果想用深入淺出的方式了解福爾摩斯故事中的化學、辯論方法、病理學和毒理學知識,魏格納(E. J. Wagner)在二○○七年出版的《福爾摩斯科學》(暫譯,原書名The Science of Sherlock Holmes)能讓你得償所願。本書作者和柯尼克瓦一樣,以趣味手法結合福式作風和現代神經科學,如果你跟我很像,那讀完這本書後,一定會想捧出歷久不衰的福爾摩斯全集再讀一次。

--

書籍資訊

書名:《你也能當名偵探:像福爾摩斯一樣思考》 Mastermind: How to Think Like Sherlock Holmes

作者:瑪莉亞.柯尼克瓦(Maria Konnikova)

出版:Viking

年份:2013

責任編輯:Nita Hsu

人瀏覽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為了避免你是機器人,請在留言前回答以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