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書評】幻覺

幻覺是一種可能由疾病、發燒、剝奪睡眠、藥物等所引起的常見現象,背後常伴隨著許多神話傳說或超自然經驗。作者薩克斯醫師以輕鬆又有親和力的神奇語句,並運用本身的醫學知識,把人類錯綜複雜的大腦以及奧秘難解的心智敘述得鮮活動人。

編譯│高英哲

「怎麼會是柯密特(Kermit)?」一位女性在動了腦部手術數週後,每天都會有好幾次看到這隻「芝麻街青蛙」的幻覺,不禁要這麼問道。她說柯密特對她來說什麼也不是,更何況柯密特陰晴不定,有時難過有時開心偶爾還會生氣的心情,跟她自身的感覺也沒有干係。一開始的時候柯密特會佔據她左半邊大部份的視野,不過後來就漸漸開始變小了。

她的醫師薩克斯跟她說,他認為柯密特的影像逐漸縮小是個好兆頭,「也許有一天柯密特會小到你根本就看不到了。」像這樣令人好奇心起的魅影,就是薩克斯醫師引人入勝的新書《幻覺》所探討的主題。薩克斯醫師是紐約大學醫學院神經科學教授,他在本書中就他的病患經歷,他本身的觀察以及相關文獻,提供一套他稱之為某種「幻覺的自然史或文選集」。他在書中描述了視覺、聽覺、嗅覺幻覺,以及由疾病、發燒、剝奪睡眠、藥物、悲傷、心理創傷、以及疲倦等因素所導致的幻覺。

幻覺有彷彿羅斯科(Mark Rothko)畫作般,由一片片光可鑒人的色彩組成;像是馬格利特(René Magritte)的畫作般,人們的頭部跟物體出現超現實的合體情形;宛若畢卡索的畫作,臉部大為扭曲或是由碎片組成,「一個鼻子、一部份的嘴巴、一隻眼睛、一大叢頭髮、全都以一種表面上亂無章法的方式並列」;有像安迪沃荷印製畫的流程,影像會複製或增多的;或是像愛倫坡或亨利詹姆士的鬼故事一樣,人們被分身纏上的。

薩克斯醫師以輕鬆又有親和力的神奇語句,把這些鬼影幢幢召喚到讀者眼前。就如同他在《錯把太太當帽子的人》(The Man Who Mistook His Wife for a Hat)以及《火星上的人類學家》(An Anthropologist on Mars)等等前作所做的一樣,他運用他的醫學知識,把人類錯綜複雜的大腦以及奧秘難解的心智,說明得清清楚楚的。同時他對病患很有同情心,看事又很有哲理,因此得以把原本生硬的臨床案例研究,轉變成富有人情味的短篇故事;對人類病況的直觀感受不亞於科學理解,也使得這些故事變得鮮活動人。

在書中記載的幻覺裡,有些是作者的親身經歷。薩克斯醫師在一九六〇年代在加州當個小醫生時,就曾經體驗過迷幻藥,他回憶有一次把安非他命跟 LSD 「加上一點點大麻(為了添加一點點精神錯亂的效果)」,服用大約二十分鐘之後,他就面對一道白色牆壁大聲呼喊:「我要看到靛青色啦!現在就要!」然後他記得「彷彿有隻巨大的油漆刷甩過似的,馬上就出現一道巨大的水梨狀斑點,純然的靛青色還在顫動著。一股光可鑒人、神聖超然的狂喜盈滿我心:這是天堂的顏色呀,這就是喬托(Giotto di Bondone)找了一輩子沒找到的顏色。」

薩克斯醫師說還有一次,他給自己打嗎啡,結果整整十二個小時都在盯著掛在門上的睡衣袖子。睡衣的質地變得栩栩如生,「上演一齣具體而微的戰爭場景」,伴隨著五顏六色的絲質帳篷,「活蹦亂跳的盛裝戰馬,馬背上的士兵盔甲在陽光下閃閃發亮,還有人拿著長弓。」他那時正好在讀莎士比亞的《亨利五世》(Henry V),他知道他看到的是亞金科之役 (Battle of Agincourt),成千上萬的英法士兵正準備開赴戰場的畫面。

薩克斯醫師沒有深入探究大腦如何產生這些驚人影像的科學原理,而是巧妙地描繪產生這些幻覺的感受如何,以及這些景象會如何呈現在一個人的情緒與精神生活中。比方說有位女性癲癇發作時,會把她送回青少年時期居住的芝加哥,召喚出她熟悉的地標,然後又以奇怪的方式,將地貌轉變成夢中景致。有位偏頭痛患者每次犯頭痛時,也會看到同樣怪異的特定景象:「我會看到一個工人從街上人孔蓋鑽出來的幻覺,他會戴著一頂白色硬質膠帽,上面還塗著一面美國國旗。」

薩克斯醫師有個叫做羅莎莉的病患,是一位九十幾歲的眼盲婦人,罹患了會讓視力受損患者苦惱不已的邦納症候群(Charles Bonnet stndrome)。她會看到小朋友穿著顏色鮮艷的東方式衣服,沿著樓梯跑上跑下的,婦女戴著帽子,穿著鑲金邊的皮草,然後還有身高不過幾吋,「像是精靈或仙子般的小人戴著小綠帽,從她的輪椅兩側爬上來。」

薩克斯博士寫道,邦納症候群所造成的影像似乎「比那些夢境的影像更為刻板,也比較無腦沒意義,很少能夠對當事人無意識的希望、需求或心理衝突,產生什麼有用的見解」,而不過是大腦對於失去視力的反應而已。他補充提到大腦「不但需要知覺輸入,也需要知覺改變」,而當一個人的視覺受限於一片黑暗,造成那個人心理上的孤寂感時,「剝奪正常的視覺輸入,會刺激他的內在之眼」,產生夢境或幻覺。單調的風景也會產生類似的效果,比方說水手凝望風平浪靜的海洋一連好幾天,極地探險家放眼望去盡是一片白色冰貌,或是飛行員在空無一物的天空中飛行好幾個小時,都有可能產生幻覺。

雖然現代西方文化傾向把幻覺視為「瘋狂或大腦出差錯的徵兆」,不過薩克斯醫師觀察到其他文化把幻覺當成跟做夢一樣,「是一種特別受惠,可以主動透過精神練習、冥想、藥物或獨處等方式,加以尋求的意識狀態。」他問道:「偏頭痛等病症患者所看到的幾何形狀,能不能看成是土著藝術創作主旨的濫觴?並不罕見的小人國幻覺,會不會是民俗故事裡的精靈、小惡魔、妖精跟仙子的出處?那些卡到陰嚇死人的噩夢幻覺,會不會在形成我們對惡魔、女巫或是惡意異形的概念中,扮演了什麼角色?像是杜斯妥也夫斯基曾經有過的那種『狂喜』癲癇,會不會是形成我們神聖經驗的一部份原因?」

薩克斯醫師指出,許多心靈或超自然經驗,事實上可能是因為生離死別、孤苦無依、感官喪失、或是「昏昏欲睡的恍神狀態」,所產生的幻覺。他說無論幻覺經驗的成因為何,「都造就出一個充滿想像生物的世界:天堂、地獄、桃花源皆是如此。」為了給基於生理因素產生的影像一個理由,我們創造出各種說法來解釋我們看到的事物;而當惡魔跟女巫這些舊時代的說法「不再被採信,像外星人或『前世探訪』這樣的新說法,就會取而代之。」

就這點而言,文學與藝術中的許多知名影像,可能都是受到幻覺啓發而成的。薩克斯醫師指出路易斯.卡洛爾(Lewis Carroll)患有偏頭痛,有些專家認為偏頭痛所造成的幻光,可能會導致視覺中的物體大小,產生像是《愛莉絲夢遊仙境》 (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裡發生的怪異波動。他也補充說十八世紀的畫家畢拉內及(Giovanni Battista Piranesi),早在埃舍爾(Maurits Cornelis Escher)的超現實建築幻想之前就已經成形,其巨細靡遺如迷宮般的想像監獄蝕刻版畫,是他在服用大麻精神錯亂,可能還有吸鴉片之下(當時鴉片是用來治療發高燒的藥品),所想像出來的幻覺。

患病所產生的幻覺創造出藝術作品,這是薩克斯醫師各個著作裡另一個共通的主題:人們不但能夠適應怪病,在某些病例中還能將其神經異常的情況,轉變成某種認同或美學樂趣的源頭。薩克斯醫師指出維吉尼亞·哈密頓·亞代爾(Virginia Hamilton Adair)這位學者,在八十三歲那年方才出版第一本詩集,就是因為罹患青光眼導致眼盲後,看到邦納症候群的「幻覺天使」所致。

亞代爾在那些幻象的口述記錄中,描述「一小群的鳥(裡頭有隻鳥有四隻腳,有些鳥還有穿鞋子)轉身一變,成為穿著中古世紀禮服的小人國男女」。她說她在房間內的「煙幕」中張開眼,「映入眼簾的是一串串藍寶石,成袋的紅寶石散落夜空;一個沒有腳的牧童穿著方格襯衫,卡在蹦跳的小犍牛背上;一顆橘色的絲絨熊頭被黃石飯店垃圾場警衛給砍了下來,有夠可憐的;還有個送牛奶的踩在某本被人遺忘的童謠書上,要不就是踩在大蕭條年代的玉米片盒子背面上頭。」

然後突然間,「五光十色的神奇幻燈秀」褪去,她發現自己又回到「無形無相的黑牆國度」,「燈滅之後」她所處的黑暗之地。

--

書籍資訊

書名:《幻覺》(Hallucinations)

作者:奧立佛.薩克斯(Oliver Sacks)

出版社:Alfred A. Knopf

頁數:326 頁

http://www.oliversacks.com/

圖片出處:http://www.oliversacks.com/books/hallucinations/

責任編輯:Nita Hsu

人瀏覽過

2 thoughts on “【科學書評】幻覺

  • 2013 年 07 月 19 日 at 18:29:54
    Permalink

    早就說甚麼前世今生、外星人綁架、催眠...可能都來自幻覺。
    我們的五官六感隨時數入大量的資訊到大腦,「正常」的大腦從小就在學習(或制約)如何辨識真假虛實,分別夢境與實境。判定為「假的」「虛的」或「無用的」資訊未必就被趕出大腦,所以下意識、潛意識可能都是沒有被意識強迫整理,或「正確」解讀的資訊。
    大腦可能是每一個人信賴的底線,成也大腦敗也大腦,如果自己的大腦不再值得信任,那日子的確難過。但是不去學習如何訓練自己的大腦該信任甚麼,笨死了也是活該。

    Repl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為了避免你是機器人,請在留言前回答以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