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線上】社會科學的世紀十問

有了十大問題,社會科學的道路會更清晰嗎?

■ 什麼問題對人類來說是最重要的?一群社會科學家聚在一起,提出了他們心中的世紀十大問題,希望未來能優先解決。

  如何去說服人們照顧自身健康,為何情緒彷彿有傳染力?人類如何增加集體智慧?

  一群來自社會科學不同領域的學者齊聚哈佛大學動腦筋,提出心中認為社會科學家最迫切應處理的問題,希望公布「十大問題」清單後,能夠在未來數十年間促使研究人員及資助單位往這些方向思考。

  無獨有偶,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US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NSF)日前也公布另一項結果,同樣是訪問社會科學家,試圖找出「既能厚植基礎又能產生變革的重大挑戰」。

  哈佛大學社科部門與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都希望研究者能退後一步,先不急著追求目前熱門研究焦點,轉而思考個別領域內最重要的議題。社會科學界越來越具有企圖心,希望以量化方式解決困難議題,從括薪資、平等到戰爭與健康等。

  「十大問題」的構想受到數學家希伯特(David Hilbert)的啟發,他在一九○○年列出了二十三項未解重大數學課題,希伯特難問題幫助往後一百年的數學家凝聚研究方向,美國一家投資公司副主席納許(Nick Nash)指出,「他為二十世紀數學畫出路徑圖,其他學科若也有路徑圖,會是什麼模樣?」

  二○○八年,納許在哈佛大學修讀工商管理碩士,他向時任社會科學部主任的柯斯林(Stephen Kosslyn)提出路徑圖構想,兩人去年四月共同在哈佛舉辦座談會,邀請「宏觀思考者」提出未解的問題,並投票決定哪些最為重要,結果已在哈佛大學的網站公布。網站中也納入一般民眾提出的問題。

  會議中,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家歐斯特(Emily Oster)提出了一項長期困擾公共衛生專家的議題:如何讓人們實踐健康行為,例如說服民眾少吃多運動、控制與日俱增的肥胖比例等,這些問題理論上很簡單,實際上卻極其困難。

  由於改變行為的成效,常得經年累月才會顯現,歐斯特認為關鍵在於能立即產生回饋的計畫。例如初步研究顯示,達到減重目標後給予現金獎勵即有效果,縱然在減重者達到目標後幾個月,仍繼續提供每月數百美元的獎金,這種做法可以減少未來要付出的醫療成本,整體而言可節約社會開支。

  不過這項策略並非萬無一失,之前有一項大型實驗,嘗試用獎金為誘因,希望鼓勵紐約市低收入戶讓孩子繼續就學,並定期做健康檢查,卻因成效不彰於去年喊停。歐斯特表示,研究人員必須測試使用各種獎勵制度,因為還無法確知何種問題適用何種制度。

  英國牛津大學哲學家波斯托(Nick Bostrom)也參與哈佛大學的調查,他希望社會科學能改善社會「妥善解決重要問題的能力」,他指出,專家所做判斷經常並不比外行人更好,與其仰賴個人,整個社會應共同發展累積知識的新方式。

  以金融市場為例,投資人依據對市場波動的期望買賣股票,若參與人數夠多,股價會反映民眾對未來事件的集體信念;也能建立不同的人為市場,讓投資人依據特定事件(如某位政治人物當選)買賣股票,市場變化也是呈現投資者對結果的看法,能做為極佳的預測工具。波斯托希望這種「預測市場」能廣泛進行實驗,也可能有助於企業決策,例如是否要撤換執行長。

  哈佛大學社會科學家克里塔奇斯(Nicholas Christakis)期望能瞭解,為何肥胖、寂寞等生理及心理狀態,能透過社群網絡產生如傳染病的效果,他和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的福勒(James Fowler)合作研究這個現象。假設你有一位朋友過胖,你體重增加的機率也會提高,他認為不太可能有單一理論能涵括社會及生物因素,就肥胖而言,可能是擁有過重的朋友後,讓體重增加變得沒什麼大不了;在芝加哥貧困社區進行的初步研究顯示,寂寞與對犯罪的恐懼都會影響壓力荷爾蒙分泌,也牽動人們罹患癌症的風險。

  納許與柯斯林希望,大眾注意到難解的重要問題後,會激勵新進研究者投身其中,就像當時年輕數學者受希伯特提出的問題所吸引一樣。納許表示,「如果未來有獎助申請案提到『哈佛問題』,我們會感到很光榮」。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社會、行為暨經濟科學部門主管古特曼(Myron Gutmann)指出,同時有兩項相似調查並非壞事,這可以讓外界能對比是否有重疊的議題。

  國家科學基金會進行調查時,共收到逾二百四十件回覆,古特曼打算與顧問委員會共同討論,他表示,「未來兩年內,我們應能找到似乎格外重要的幾項議題,並以先驅計畫及獎助形式投入經費,希望在五到十年後,讓我們更能準備好挹注更多資源」。

  蘭開斯特大學心理學家古柏(Cary Cooper),同時也是倫敦的社會科學學會(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主席,他對哈佛大學所提出的名單頗感興趣,他表示,假若有經費能投注於這項問題,年輕研究者也許會更有信心捨棄較簡單的問題,他也會考慮建議英國經濟暨社會研究委員會進行類似調查。

哈佛大學提出的社會科學十大問題

一,如何說服人們照顧自身健康?

二,社會如何建立兼具效能及彈性的機構(如政府)?

三,人類如何增加集體智慧?

四,如何縮短美國黑人與白人之間的「技能鴻溝」(skill gap)?

五,如何整合個人擁有的資訊,以做出最佳決定?

六,如何才能瞭解人們創造與闡述知識的能力?

七,為何迄今仍有許多女性勞工所得低於男性?

八,「社會的」(social)如何演變為「生物的」(biological)?理由為何?

九,我們該如何抵禦鮮少發生但後果極端的「黑天鵝效應」(black swans)?

十,何以社會過程(social processes),特別是人民暴力(civil violence),若非恆久不變就是突然改變?

  

延伸閱讀:哈佛大學社科部門的「社會科學難題」網頁(此活動提供網路討論,並有投票結果分析下載)

原載於【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〇一期】2011.03.01    網誌好讀版 by MissZoe

網路修正版.2011.04.12 釋出

人瀏覽過

6 thoughts on “【學術線上】社會科學的世紀十問

  • 2011 年 04 月 12 日 at 17:13:06
    Permalink

    雖然有些問題看起來滿有趣的,但若是我並不會想研究。社會科學的從業人員有另一個特色,就是不喜歡別人管他該關心什麼事。XD

    Reply
  • 2011 年 04 月 13 日 at 09:51:46
    Permalink

    第四點讓人想到一個笑話:

    要打好籃球只有三點要求:

    1.你爸是黑人

    2.你媽是黑人

    3.你是你爸和你媽生的

    Reply
  • 2011 年 04 月 13 日 at 10:32:29
    Permalink

    還蠻有好幾個題目像是我在通識課的問題

    Reply
  • 2011 年 04 月 18 日 at 22:09:36
    Permalink

    五,如何整合個人擁有的資訊,以做出最佳決定?
    ::等待
    七,為何迄今仍有許多女性勞工所得低於男性?
    ::用性別策略的大數法則來說可以類區出女生本身價值是相對於男性不高

    Reply
    • 2011 年 04 月 18 日 at 23:45:37
      Permalink

      呃,如果我是你,在說出這句話(『用性別策略的大數法則來說可以類區出女生本身價值是相對於男性不高』)時就不會寫自己的名字了。

      Reply
  • 2011 年 04 月 19 日 at 00:23:30
    Permalink

    四樓應該是另有其人,跟鄭先生有仇才會刻意來說這種詆毀他人的言論

    Repl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為了避免你是機器人,請在留言前回答以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