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文化】終極文化菁英並不存在

■ 說起文化菁英,我們通常會想到那些喜歡高雅藝術活動的人。在想像裡,他們聽歌劇、逛畫展、看藝術電影,並且對流行文化棄如敝屣。不過英國牛津大學的一項社會學研究主張,這世界上並不存在一群「只消費高尚文化活動」的人。

clickykbd@flicker
有人喜歡芭蕾,也有人不喜歡,但研究顯示很少人「只」喜歡芭蕾,正確的說法是他們「也」喜歡芭蕾。

撰文 ∣ 張茵惠

過去關於社會結構和文化消費至少有三種理論。第一種理論認為,來自高社會階層的人偏好「高雅文化」,而來自低社會階層的人喜歡「通俗文化」,社會階層跟文化消費兩者緊密相連,稱為同源論(homology)。按照這種說法,你或者你父母來自上流社會,所以你喜歡聽歌劇;你是普通百姓,所以車上都放台客搖滾音樂,這是被階層決定的。第二種理論則是個人化論(individualisation),這個說法認為一個人消費什麼文化商品,與他的社會階層無關,純粹是來自於自我選擇。儘管你小時候都被爸媽帶去看當代藝術展,不過基於個人的意志,你選擇了在家裡看女星的清涼寫真集。

聽起來兩個都有道理,不過好像都沒法完美解釋現實生活中的狀況。牛津大學的這項研究試圖驗證的是第三種說法:「雜食-純食論(omnivore--univore)」,按照這個理論,社會階層的確會影響人們的文化消費,只不過中間並沒有一條楚河漢界,區分菁英跟大眾。事實上階層較高的人們之所以與低階層的人不同,是來自於他們「口味比較多元」。社會階層高的人既可以聽音樂劇,也可以聽流行音樂,審美的範圍比較廣泛。

為了驗證這個假設,牛津大學的Tak Wing Chan博士在ESRC的贊助下進行了一項統計調查,將文化消費的形式分為三類,第一類是戲劇、舞蹈跟電影,發現英國民眾在這個分類底下只有雜食與純食的區別,62.5%的人只喜歡通俗電影,其餘37.5%的人不只看通俗電影,也欣賞芭蕾、舞台劇等等表演。第二類是音樂,結果與上一項差不多,65.7%的人只聽流行樂跟搖滾樂,其餘的人則是古典樂、歌劇、爵士什麼都聽(如果我們先別管為什麼研究者把爵士分類到高雅文化中的話),但在這堆什麼都聽的人裡,又可以分為一半是不付錢聽現場表演的。第三類是視覺藝術,包括各種畫展,這類比較特別,因為有58.6%的人根本就不消費任何視覺藝術的產品,34.4%的人偶爾才消費一點點,其餘7%的才是雜食者。

這項研究還有另一項目的,就是以量化分析的方式重新確認社會學巨擘韋伯(Max Weber)提出的社會階級(social class)和社會地位(social status)兩種區別。不過比照上一段的結論,我們可以合理推測有一半以上的讀者完全不關心韋伯講過什麼,所以就不著墨太多。這項研究指出,只有社會地位與教育程度和文化消費的品味有關,社會階級與此不怎麼相關。此外,當然也還是存在著一部份的高社會地位份子完全不愛高雅藝術。這項研究用了一個簡單好懂的操作性定義來將社會地位分級,也就是個人職業與親友職業,亦即,非勞力職的位階高於勞力職,而在非勞力職中,專業職又比管理職(尤其是一般企業內的管理職)位階稍高。

看完這個研究,下次若再有人宣稱,他只喜愛古典音樂,對流行音樂一概看不上眼,你就可以推測他若非不瞭解自己,就是十之八九在欺騙你。所謂登高望遠,較高的社會階層與教育程度,帶來的好處顯然是讓人有更寬闊的視野去評價跟接納世上的事物,這或許就是「見識」的真義。

?

原文PDF檔:Class and Status: The Conceptual Distinction and its Empirical Relevance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5,281 人瀏覽過

4 thoughts on “【社會文化】終極文化菁英並不存在

  • 2010 年 07 月 29 日 at 18:54:18
    Permalink

    我覺得比較有趣的是,今日的高雅文化(如爵士樂),昔日也曾經是流行文化。社會階層會流動,高雅與通俗的區別也會流動。

    Reply
  • 2010 年 07 月 29 日 at 21:51:49
    Permalink

    MissZoe你想要說的是最近暴發戶主導了高雅文化的走向嗎?

    Reply
  • 2010 年 07 月 29 日 at 22:14:50
    Permalink

    呃,哪是啊...去讀John Fiske的書,不要亂入啦~

    Reply
  • 2010 年 07 月 31 日 at 12:16:48
    Permalink

    流行文化是在哪個階層中流行也很重要。史特勞斯的流行是在上層社會,阿姆斯壯的流行是在普羅大眾,今日的眾多流行則全靠經濟市場。
    但是古典音樂樹立的音樂典範與流行音樂樹立的典範在音樂本質上相同嗎?光是音樂複雜度就差很多吧?有多少人喜歡聽周杰倫唱一個15分鐘的曲子呢?張學友會唱音樂劇已算是很大的自我挑戰了吧。欣賞任何的MASTER PIECE都需要耐心,科學也是如此。因為複雜結構的美感非專心不能欣賞。習慣快速賺錢的暴發戶能否與細緻文化耐心互動,或是習慣用分數衡量學習的老師學生們能否耐心的等待一個心靈的啟發與成長,要看他們是否願意造化自己。
    高雅與流行就像演化中的生命,是由選擇賦予價值。

    Repl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為了避免你是機器人,請在留言前回答以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