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二十年後,柳暗花明──訪蕭信宏教授

●10/29 蕭信宏教授主講:「魔獸崛起:吸血鬼的誕生」點此報名

16-4撰文|呂方雯
攝影|黃道佐

聽到蚊子,你會想到什麼?是半夜睡不著覺時耳邊惱人的嗡嗡聲,還是近幾年肆虐南部的登革熱事件?或許,你看見蚊子第一件事便是想伸出手來將其打扁,但台灣大學醫學院的蕭信宏教授,憑著對科學實驗的喜愛和二十年來的努力,將在這次探索講座中向我們揭開這「暗夜吸血鬼」的神秘面紗。

 

●曲曲折折求學路

大家也許會認為,能夠成為科學家、做了二十多年研究的蕭教授,在求學階段一定品學兼優、比一般人更擅長讀書考試。但其實紙筆測驗一直是他最大的罩門,而他之所以走上蚊子研究的原因,也遠比我們想像得更曲折、更多誤打誤撞和美麗的巧合。

蕭信宏教授高中雖然是念前三志願的學校,但成績並不好,大學考上台北大學保健營養系。雖然他大學時並沒有加入老師的實驗室,但曾在暑假花兩個月到預防醫學研究所做專題研究,也認識到自己對做實驗和研究的喜愛,決心報考研究所、踏上學術之路。當時考研究所與現在相比競爭激烈許多,而癌症、細胞生物學研究較為熱門,才讓不擅考試的他以備取最後一名進入陽明大學寄生蟲所。

考上研究所後,他寄信給幾位老師尋求指導,但幾乎都石沉大海,反而是最熱門的所長願意收這位「吊車尾」的學生,也開啟他研究蚊子的生涯,而在兩年後,更不負當時老師的期望,以所上第一名之姿畢業。到底這樣的轉變從何而來?其實,早在國中參加科學營時,他便會試著自己看書製作捕蝴蝶的袋子和小盒子,也開啟了對自然實驗的興趣,只是過去在僵化的紙筆考試下,他的熱情和實力一直沒有足夠的發揮空間。念了研究所後,早上八點進實驗室,凌晨兩三點才回家,一個禮拜六天的研究生活,因為是一直想做的事,那時候他並不覺得辛苦,也因此表現得特別出色。或許,在我們每個人的身體裡,都有著過去被單一化測驗忽視的潛力,需要的只是更多的嘗試和敢於不同的勇氣。

●從學生到教練

而在一連串的求學波折後,幸運女神似乎也開始向他招手。當初雖然讀的是極為冷門的寄生蟲,卻也因為冷門,讓回台灣後甄選教職格外順利。然而,對擅長做研究的他來說,教書又是另一項巨大的挑戰、另一座等待越過的山丘。

初執教鞭的蕭教授其實收過許多學生的批評,有學生說他教得太難、有學生說他像是在自言自語,但他透過這些回饋一步步修正自己,收到的學生意見也從批評轉成鼓勵,甚至還獲選台大的優良教師。對他來說,教學和研究是相輔相成的,為了要教學,就必須看新的東西更新教材,也能進一步對研究有所助益。

比起傳授知識的「老師」,蕭教授覺得自己的角色更像是「教練」,過去學生時期只要做好自己的研究,現在則要陪著指導的學生一起經歷卡關時的心情起伏,並從經驗中提供對方意見和方向,再藉由討論共同成長。雖然有許多辛苦,但帶給他最大喜悅的便是看學生們從剛進研究所的生澀和不知所措,直到畢業後信心滿滿地離開。

●慢慢來,比較快

蕭信宏教授碩士畢業後,又走上一段和同儕不太相似的道路,在一片赴美的風潮中,他卻選擇在博士時接連到法國、德國做研究。或許多數人對法國有懷著浪漫的想像,但一開始最令他印象深刻的卻是和台灣相比極為緩慢的生活步調,上餐廳吃飯需要花三個小時、要辦銀行開戶需要先預約……。過程雖然緩慢,但卻也讓他看見德、法兩國人辦事的品質和確實。因此,他最想分享給學生的不是多困難的知識或實驗技巧,而是「等待的勇氣」,不要一味追求速度、想要短期看到結果,而是要踏踏實實把品質顧好。慢慢來,或許最後才能走得比較快。

最後,蕭教授舉了近來備受討論的登革熱防治為例,沒有疫苗和藥物控制的登革熱,現在在巴西、新加坡等國已經開始採用最新的共生菌技術加以預防,透過大規模釋放被共生菌感染的雄性埃及斑蚊,可以抑制百分之九十五的蚊子族群。這樣的結果聽來驚人,但其實相關的研究早在一九九六年,也就是整整二十年前就已經開始,但一直要等到二零一四年才在部分國家實際運作。

科學研究者走在學術的尖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不斷試著再往前推一步,但從他的言談中,讓人體認到科學的道路不像想像中的美好,這條路沒有捷徑,沿途充滿著辛苦和寂寞。而踏踏實實走上這段旅途的蕭教授,眼神中閃現的熱情和言談的誠懇,卻也讓我們看見,只要堅持走下去,二十年後必然能磨出屬於自己的光芒。

●10/29 蕭信宏教授主講:「魔獸崛起:吸血鬼的誕生」點此報名

 

加入好友

4,559 人瀏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