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通訊】我們該如何相信模型—辛巴威的貧窮陷阱

■ 用來模擬真實世界的推論模型總存在著先天的局限性但是運用於政策施行則取決於主觀抉擇譬如非洲疾病與貧困關聯的模型比起氣候造成影響的模型就更具有真實可行的價值

Sokwanele - Zimbabwe@flicker
辛巴威近年來災禍頻仍,不僅糧食產量銳減、愛滋病帶原者超過全國人口25%,2008年還爆發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霍亂。(出處:Zimbabwe Civic Action Support Group)

撰文 ∣ Philip Ball

  幾年前辛巴威農業還很成功,有些農民發現灌溉系統運作不良,追本溯源後發現問題在於黃銅製零件的失竊,不過這些零件也是從水管線路偷來的。黃銅之所以這麼搶手,是因為國內大批愛滋病患死亡,需要製作棺材下葬,棺木把手就是黃銅的。

  這個故事反映出疾病對經濟影響甚鉅。今日非洲國家產能受各種衛生問題的負面衝擊,其中愛滋病的影響層面遠超過其他,在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區,十五歲至四十九歲的勞動族群感染愛滋比例很高,致使部分人士預估,有些國家的勞力將因此重挫兩成至四成。

  無論在任何國家,這種數據都令人震驚。美國哈佛公共衛生學院教授邦斯(Matthew Bonds)及同仁在最新研究指出,長期而言,染病率造成的最大影響在於經濟成長率,他們研發出一個理論模型,呈現傳染病如何在經濟上形成「貧困陷阱」,造成國家發展無限期的受阻。

  研究團隊的論點源於經濟及健康交互作用;隨著人均所得提高,營養供給、衛生設施及醫藥防治狀態進步,會使民眾健康改善;人民生活健康後,自然有更多機會推升人均所得。在某些變數之下,這個模型亦顯示疾病會拖累經濟,造成所謂的「貧困陷阱」。

?

Key_Crops_production_in_Zimbabwe
辛巴威近幾年穀物生產大幅下降(圖片出處:wiki.en)

  這項研究衍生出一項迫切問題;人類究竟該多麼嚴肅的看待此事?研究者並不諱言,這項模型在過程中簡化許多因素,要驗證預測結果也非常困難。

  而且模型當初設計時,可能就已經決定研究結果。因為在等式之中並非線性,故貧困陷阱不可能在設計之初便已確立,但是因為研究中的所得和健康是互為因果,所以最終結論如此,並不令人意外。

  任何研究若觸及如此重大的全球議題,都必然會承擔某些責任,若我們採信研究其結果,它們帶來的負擔也是沉重的。這也正是各國於哥本哈根氣候變遷會議面對的問題,且若說非洲目前的人民健康問題比氣候變遷威脅更大,其實也並不為過,畢竟這場人類健康危機已經發生。

模型解答

  下一個問題則是,就如同氣候模型,如何既證實研究結果無誤,又能避免擬定過度簡化的解決之道。若我們真正相信經濟與疾病相互影響造成貧困陷阱,問題不盡速處理,更待何時?

  而且與氣候變遷議題不同的是,這項研究縱然預測模式有誤,人類也不會有太多損失。目前全球已有許多治療貧困疾病的行動,若將疾病與經濟發展串連後,能夠讓更多人投入,結果只會更好。畢竟非洲許多疾病都比愛滋病更容易預防,只要使用維他命A補充劑、蚊帳、礦物鹽水等低價方式,就能讓五歲以下孩童夭折率減少三分之二;全球約兩億人都罹患腸道寄生蟲疾病,但每人平均僅需零點二五美元,便可重獲健康,相較於哥本哈根會議可能討論的金額,有效避免眾多疾病的成本實在是九牛一毛。

Carlo Nicora@flicker
非洲國家面對的問題除了身體層面的貧窮、飢餓與疾病,還有心靈層面的需求:爭取言論自由、反對政治腐敗等等。

  不過邦斯及研究團隊也不會逕自地認為,答案就這麼簡單,非洲貧國的貧困陷阱還涉及其他複雜因素,包括貪污、政府治理不佳、武裝衝突、缺乏技術及社會基礎建設、出口經濟體質虛弱等。縱然是明白了衛生健康問題的解答所在,也不代表能夠長期明確落實,但這項研究的確讓我們找到另一個試著努力的理由。

?

本文原載於二○○九年十二月九日《自然》電子雜誌,作者保爾(Philip Ball)為《自然》雜誌編輯顧問。

原載於【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八十七期】2010.01.01

?

2,532 人瀏覽過

One thought on “【知識通訊】我們該如何相信模型—辛巴威的貧窮陷阱

  • 2010 年 02 月 07 日 at 10:38:56
    Permalink

    我一直對許多在地的社會問題指望外援解決,抱持著較悲觀的態度。這也是為什麼我認為樹立覺察能力(awareness)應該是教育中最根本的部份,遠比學科知識重要。
    學生能否覺察為什麼要學、學什麼、如何學、學的東西有什麼用...。而覺察最根本的對象就是自己與環境,覺察的尺標應該在生活中,而不是在分數上,這才是杜威說的教育及生活。

    Repl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為了避免你是機器人,請在留言前回答以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