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知魚之樂、樂魚之樂──訪曾晴賢老師

■環境保育是一場長期抗戰,「也許我們這一代只能夠做到一部分,但是我相信我們的下一代會做得更好。」

_MG_5786

採訪|郭冠廷
攝影|黃道佐

命科學是漫長的學習過程

求學期間的晴賢老師,「因為資訊沒有那麼充分,所以隨遇而安的情形比較多。」「大學只不過是一個最基礎的學科訓練,真正的專業知識,和未來就業所需要的技能,大學畢業後還有更多的時間去學。」這是一種終身學習的概念,學習不是在畢業就告終止。

以老師生命科學專長為例,生命科學領域,相較一般理工科的學生,訓練時間非常的長。一般理工科拿到工程博士,八到十年就功德圓滿。可是生命科學的學生,若要到大學服務,從高中畢業進大學以後,至少要十二到十五年的光陰,所需要的技巧訓練和智能培養更不是在大學就能夠完成。「除基礎科目的訓練外,如何選讀自己的專業科目,這是許多學生沒有意識到的。事實上,128學分是不夠的。」

專業培養只有大學的一半

老師肯定服務學習與社團活動的重要性,大學生活中,專業知識的培養不是全部。「我自己成長裡面,社團給我很大的訓練。譬如說,怎麼領導統御,怎麼去組織。這些在專業課程中是沒有的。」

如何組織一個社團,其實大有學問。「譬如我們天文社,是一個很好的家庭模式,在這個模式中學長姐無私的經驗交流,給我們很大的幫助。甚至到現在我們彼此之間都仍有聯繫。」這些經驗到現在,其實也反映在老師對科學知識的推廣,「我們在社會教育當中推廣『知性之旅』,其實當年的社團經驗給我很大的幫助。」

 

上下交相「學」

我們想多挖一下老師在社團經驗學到的寶,於是追問老師「如何帶領自己的團隊?」試著從老師目前的所作所為,溯源出老師的心路歷程。老師表示,老師們有組一個田野技術的課程,每一年暑假,在南投的魚池鄉舉行。

「在那邊,我們有幾個做野外工作的大學老師,以東海大學為核心,以及我們清華大學、靜宜大學、彰化師範大學和中興大學也都有參與。每一位老師都有不同專長,合力訓練學生。譬如說我會教他們抓魚的技巧,有的老師會教導爬樹的技巧,有的則教導採集昆蟲的技巧。」

「學生藉由接觸各種不同的領域,慢慢的自己會摸索到自己可能從事的田野的方向在哪裡。」譬如說,有的學生在接觸的過程中,才發現原來自己比自己想像中的還害怕蜘蛛、蛇、蚯蚓等等。「你就會找到你喜歡的方向。」

專家的定義改變!

「在過去,我自己所接受的訓練。只要可以把全臺灣兩百種魚類都認得,都能叫出它們名子,我就是一位魚類專家。」可是現在只有懂魚的「名子」是不夠的,「你要去瞭解整個生態,瞭解魚的需求。」

「舉例而言,如果你要保護螢火蟲,你如果不從螢火蟲的角度去思考,你就無法創造出能夠讓螢火蟲生活的地方。」我想,這和《莊子》中的濠梁之辯或許有呼應之處呢!老師也舉了自己做河川生態的保育工程為例,「譬如說水壩,我們就可以讓兩方人馬溝通協商,我們興建魚梯,讓魚兒能夠洄游。」

跨領域需要鼓勵

「我們時常看到學生發展出新的,非常具有創造性與挑戰性的東西。這些跨領域結合,可能創造一個學生的無限可能。」老師表示,「我覺得我們要給現在學生,更大的信心和鼓勵,讓他們能夠朝這方面來努力。」

好奇,生物溯源!

生物到底是怎麼來到臺灣的呢?為什麼櫻花鉤吻鮭會跑到山上去呢?臺灣形形色色的物種,與臺灣的土地和人文的互動有緊密關係。從冰河時期的陸橋,到近代臺灣成為國際貿易的樞紐。有些是自然播遷而來,有些是外來種入侵。有些是被颱風吹過來,隨海流漂洋而至,有些是因為人類的經濟目的而引進。有些對臺灣農糧時產業很有幫助,有些反而對臺灣的生態產生極大的傷害。

而這些臺灣生物的名稱,更是有它們自己的意義。像是「番茄」、「番薯」、「番石榴」,為什麼同屬「番」字輩?紅火蟻、福壽螺、小花蔓澤蘭,又對我們的生態造成那些危害?而這些傷害又能否經過生物科技的淬鍊,轉變成另一次的經濟奇蹟?福壽螺的萃取物,是否具有經濟價值?

生物三境界

「你不是只有喜歡這個物種,你還要更深入去瞭解。它為什麼會形成這樣特別的物種?它有什麼樣的生存環境需求?」老師這一場溯源,將圍繞生物為主。生物領域的學習,第一步是瞭解現狀,進而去瞭解目前自然環境中存在的問題,如此才能夠提出建設性問題,與具體的改善對策。這是學習生物應有的素養。

對自己多點信心

我們要多瞭解自己有什麼,並對自己多點信心!老師以臺灣肉桂為例,很多人其實不知道臺灣的土肉桂有多好,和怎樣才能取得。反而都跑去國外進口一些冒充台灣原生的假貨,這是非常詭異且不符合經濟效益的行為。

老師也警告,而有許多的公共工程或我們引進物種都要格外小心,否則可能會適得其反,浪費事小,更擔心臺灣喪失既有優勢。「921地震發生後,就有一些長官,認為我們應該要推廣造林,結果卻找來錯誤的樹苗,造成無謂的浪費。」

老師點醒我們看生物與經濟互動的要點,「侵略物種會有雜交、排他作用,有的會毒殺其它植物,而有的植物花粉會與原生物種雜交,反而降低原生種的經濟價值。」在這次的演講中,老師介紹「陰香」花粉,就可能會和同樣是樟科的植物雜交,讓土肉桂的經濟價值下降,讓肉桂精油、肉桂粉的應用大打折扣。

致力於亡羊補牢

「臺灣最棒的河川,是花蓮秀姑巒溪,是全臺灣最漂亮的溪流和生態,生態最特殊豐富的地方。而西部的話,是臺中的大肚溪,這整條溪流,是全臺灣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地方。這些都最值得保護的溪流。」但是,每一條溪流都值得保護,只是還沒有成果,難度也非常的高。「譬如說淡水河,淡水河的香魚絕跡已經有五十多年的歷史了。可是在各界人士的努力下,包含污水下水道等河川整治的工程見效,目前在有些地方已經可以看得到以前已經消失的『毛蟹』又回來了!」這是一場長期抗戰,老師充滿信心地說:「也許我們這一代只能夠做到一部分,但是我相信我們的下一代會做得更好。」

 

 

 

 責任編輯 Kerina Huang

3,125 人瀏覽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為了避免你是機器人,請在留言前回答以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