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科學家】你眼帶笑意

■ 為什麼人們喜歡閱讀名人的傳記,更喜歡追問她們的愛情?因為吸引眾人目光的不僅只是成就本身,那些屬於人性的細節,才讓故事完整。

Wolfgang Pauli and Dr. C S Wu in Berkeley,1940

撰文 ∣ 湯舒宇

  「究竟是中國的居禮夫人?還是世界的吳健雄?」提出這個問題後,江才健先生隨手梳了下帶點灰黑的頭髮,沉浸在十多年前的回憶裡不發一語。擠滿應用力學所演講廳的現場觀眾也似乎擺盪在溫柔敦厚的江南小鎮與晴空萬里的柏克萊之間,測望著江才健的呼吸起起伏伏著。

  搖著槳的國度乘載著夢想往未知的大陸划去,度過了湛藍的太平洋,也游回去了波濤洶湧的1936。游回了那個坐著一位雍容大家閨秀的黑白照片哩,游回了那布滿了痕跡的一雙手,鑽入了那雙充滿了熱切企盼的眼窩之中。

  那年芳齡24歲的江南姑娘,睡著頭等艙的床、付二等艙的船票往一個正在蓬勃成長的新世界冒險而去,只拎著一只皮箱堅毅的,揮別了溫柔的故鄉、滿載著父親的記憶往美國東岸前進。即便那曾經不是她的目的地,卻無法遮掩住正值黃金年代的柏克萊所散發出的光芒,那是任何一個對物理有著一輩子的熱情的人都無法視而不見的,當然也是這位來自東方的強韌的女性不會錯過的,於是她否決了原先的目的地,也放棄了一段友情。如果說美好的故事必來自對的人時地,那麼吳健雄必定是當時最具吸引力的學生,讓當時的物理系主任柏基接受了吳健雄姍姍來遲的入學申請,即便他原本是位性別歧視者。顯然他明瞭這位嬌小的女子,不僅即將成為當時眾人所歌詠的一朵花,還會在接下來的二十年裡,與柏克萊相互輝映出一段美好的時光,成就了柏克萊的黃金時代。

  「她是相當能把握機會的人。無論是在選擇了柏克萊這方面,或是選擇他想要做的實驗。」觀眾們安靜地望著這張照片裹著風衣的女子,好像從她堅定的笑容裡可以望過太平洋找到成就曼哈頓計畫裡的那些機密。穿過了拒絕密西根大學後與董若芬這輩子僅剩記憶的碎片、那些來自眾多西方追求者的笑語詩篇、與袁家騮定下誓約的夏天,以及那個年代一路壓著這位身著旗袍外披實驗衣的女人的那塊透明的玻璃天花板,也穿過了哥倫比亞大學裡一位難求的女性副教授的聘書、原子物理與低溫物理一路相互交纏的那段歲月,然而卻穿不過當年懸而未解的一段謎。

  三位華人交錯而成的謎題,打破了宇稱守恆,春雷驚蟄般的速度拿下了諾貝爾獎殊榮,一切源自吳健雄為李政道與楊振寧譜出的一段實驗。她實實在在地知道這個實驗具有超越時代的意義,方才在1956年夏天毅然決然放棄了亞洲回味之旅,留下袁家騮獨自回味久違了二十年的家鄉。

  不經意的在實驗裡流露出的優雅,超越了那身時髦剪裁的旗袍,誰也無法否認那是只有來自於吳健雄才能散發出來的光芒。即使引入了低溫物理的領域,也無法搶走吳健雄的鋒頭,與世人關注的焦點。僅僅過了六個月,楊與李的論文〈對弱相互作用中宇稱守恒的質疑〉得以受到證實,吳健雄以鈷60的β衰變結果打破了過去三十多年來一直被科學界視為不可改變的定律,而這成為史上在最短的時間內獲得諾貝爾獎肯定的重大發現。吳健雄在事後也表示過:「這件事給我們一個教訓,就是永遠不要把所謂『不驗自明』的定律視為是必然得。」

  但相對於諾貝爾獎極為迅速的肯定,現在的我們卻必須耐心得再繼續等待,才能解開那段糾結了幾十年的一球謎團。究竟為何這位設計並完成證實了宇稱不守恒的天才實驗物理學家,並未同期獲得這項桂冠的殊榮呢?是來自於合作者的抗衡情結作祟,抑或一切只是旁人不明就裡而發出的不平之鳴?

左起為Emilio?Segrè、J.?Robert?Oppenheimer,以及吳健雄。(圖片/Lawrence?Berkeley?Laboratory)

  無論瑞典國王是否將桂冠戴到這位優雅的女士頭上,物理學界並未因此忽略了吳健雄卓越的貢獻。「在當時的物理界裡有一句話:『如果你今天看到這個實驗結果是吳健雄做的話,那麼不會錯的,這就是這樣子。』」江才健說道,在以嚴謹風格起家的吳健雄實驗室裡頭,幾乎沒有實驗結果錯誤的記錄,這來自於她積極而投入的態度,也因此成就了至今科學界裡仍難以超越的評價。

  一位來自神秘國度的女子能夠登上最具權威的美國物理學會會長之席,顯然吳健雄的魅力及實力已經超越了言語所能描繪的境界。儘管此時人權宣言早已發表了186年,但讓一位東方女子成為保守的男性地域中史上首位女性會長,仍然並不容易。這證明了,即使在性別不友善的時代裡,過人的才份與努力依舊不容掩蓋。

  「這張照片已經成為了物理學界的經典。」江才健指著一張餐敘照,裡頭坐著吳健雄、奧本海默、賽格瑞,觀眾的眼光集中從兩位男士的身上向後延伸,最後都停在眼裡帶著笑意的吳健雄身上,她正對著我們微笑著,那抹微笑陪伴著她一路走過性別抗爭的年代,但在微笑的背後,有的是鍥而不捨的汗水累積成長春藤大學裡少見的女性正教授的職位。儘管這項舉動在哥倫比亞大學裡已是時代的先驅,卻讓投身於實驗物理的女科學家胼手胝足了好一段日子。

  然而我們卻還是好奇她的愛情故事。當長江煙暈裊裊的河畔,換成了洋樓草皮旁的綠蔭,譜出的還是中國小橋流水式的花語嗎?江才健首度在演講廳中露出笑盈盈的嘴角,現場觀眾的氣氛活絡得蠢蠢欲動,愛情故事向來對普羅大眾有著著無法掩飾的吸引力:「是的,我發現了一個有趣的故事。在袁家騮之外的故事。當然啦,我不敢拿這張照片去問吳健雄。」

  微黃的燈光下,投影機打出了一張吳健雄女士與一位高挑的男士牽手的畫面,在吳健雄的左手邊則站著照片的提供者。江才健宣布了來自於渺遠的過往在物理之外一絲絲愛情可能的遺跡,接著又嘆了一口氣:「可惜呀,我在這裡犯了一個錯誤。在傳記裡我隨著對方的資料加上一些小小的證據支持下,將Stanley這個名字給打上去,沒想到出版後有天楊振寧寄了封信告訴我,他找到人指證了這位男士最終的身分了。大家看看這封信:這位並非是Stanley而是Christy。」

一張身高相映成趣的照片:左側的高大男士經證實為Bob Christy。

  身為一位嚴謹的文字工作者,江才健在這令人怦然心動的畫面裡難掩落寞地揭露了這短暫的小插曲。儘管如此,仍然難以掩飾吳健雄當年的綽約風姿,隔了一甲子以後仍令人無法移開眼神,即便在審美觀與流行日新月異的今日,也無法忽略掉吳健雄驚人的氣質,跨越了東方與西方審美觀的歧異。「歷史除了名字之外,許多都是假的;小說除了名字之外,許多都是真的。」江才健語後幽了自己一默,現場觀眾們似乎也能夠直透演說者的遺憾,感受著實事求是的傳記工作者追求完美的態度。

  在生命的後期,當大多數的努力都已開花結果,無數的獎項只成了錦上添花,吳健雄闊別了三十多年的故土,終於又踏上了家鄉的土地。瀏河仍在,只是故人不再,童年的氣味早已被文革的血腥給洗去;當初創辦了明德女子職業補習學校父親的身影只能永遠深烙在她的童年裡,在記憶之中一路伴隨吳健雄度過數十寒暑,不再相見。而此地也在1997年,江才健出版《吳健雄傳》的隔年,成為了吳健雄一路長眠的安息之地。相伴左右的還有一路伴隨著她面對物理界風風雨雨的人生伴侶:袁家騮,後頭矗立的則是三位華人諾貝爾獎得主題字的墓碑,以獻上世人對於這位女物理學家最崇高的敬意。長江的入海口儘管白浪滔滔,澎湃洶湧,卻也無法洗去歷史長河中吳健雄屬於英雄豪傑的靈氣。

  至今,吳健雄三個字在實驗物理學界的地位仰之彌堅,歐洲某個高能粒子實驗園區就將吳健雄路命名緊鄰在愛因斯坦路的隔壁。如果說瑪麗‧居禮是二十世紀初歐洲科學界最寶貴的一顆珍珠,那麼吳健雄無法否認的將是二十世紀美國實驗物理學界最為光芒銳利的一顆鑽石了。而究竟是中國的居禮夫人,還是世界的吳健雄呢?就讓漫漫長江隨著歷史的浪花洗出這片答案吧。

  

作者介紹

現就讀於台大醫學系。一位精靈古怪的大學生,閒暇之餘就是發呆與幻想、看看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事物。

For CASE 2011 女科學家系列演講‧中國的居禮夫人還是世界的吳健雄?

責任編輯:MissZoe

3,464 人瀏覽過

3 thoughts on “【女科學家】你眼帶笑意

  • 2011 年 05 月 19 日 at 11:56:13
    Permalink

    有人知道金芳蓉女士與葛拉翰先生的愛情故事嗎?
    我只知道 金 是組合學專家 知名的女數學家 與P. Erdos相交甚篤
    "聽說"阿基米德是組合學鼻祖 精通組合學的人 肯定俱慧根
    那麼 金女士與 葛先生 是如何的組合呢
    李國偉先生也是組合學專家 也許李先生知道

    Reply
  • 2011 年 05 月 19 日 at 12:15:09
    Permalink

    葛拉翰等人的愛情故事年代久遠,且正在進行中,所以不方便討論~XD
    不過wiki上面說,葛拉翰的重要頭銜之一,居然是國際雜技師協會前任主席(International Jugglers' Association),真是嚇了我一跳。

    Reply
  • 2011 年 05 月 19 日 at 15:32:18
    Permalink

    葛拉翰會同時拋接很多個球 是馬戲團專業級的
    他跳彈簧床運動時 可以同時想數學問題
    據我所知 天下能左手畫方 右手畫圓的人
    除了周伯通 就只有老葛了

    Repl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為了避免你是機器人,請在留言前回答以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