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道路,交通不堵塞(2/2)

智慧道路,交通不堵塞(2/2)

撰文/Carlo Ratti & Assaf Biderman|譯者/周坤毅
轉載自《科學人》2017年12月第190期

停車位與紅綠燈從此消失

自動駕駛汽車不需添增城市基礎設施(例如特別設計的道路),但將引發其他顯著變化。以停車場為例,全美的停車場總面積約兩萬平方公里,幾乎跟紐澤西州一樣大。如果有更多汽車共享,所需的停車場面積將大幅減少。這將產生什麼影響?

目前當做市區停車場的廣大精華土地,將能改建成具備各種社會功能的場所。2005年在舊金山首次舉辦的年度「停車日」,提供了一些初步構想。每年到了這個節日,藝術家、設計師與市民把計費停車格轉變成暫時的公共設施,參與者曾經在路旁鋪設草坪、樹木以及長椅。

若考慮大規模的永久型設施,空出的停車場也能改建成公營兒童遊樂場、咖啡廳、健身步道、腳踏車道等公共設施。

城市街道上其他常見的景觀也會改變。例如已有150年歷史的紅綠燈,當初設計目的是防止馬車相撞。但佈滿感測器的自動駕駛汽車,已能互相通訊來保持安全距離,不再需要紅綠燈協助,因此效法航空交通管制系統的時間帶分配系統將會取代紅綠燈。當汽車靠近路口,會自動聯繫交通管制系統申請路權,接著系統分配每輛車通行的個別「時間帶」。

我們在「燈號交通計畫」中證明,時間帶分配系統能夠顯著降低在路口的等待時間。分析結果顯示,藉由即時分配時間帶,這套系統比起紅綠燈在相同時間內能容許兩倍車流量通行。這對城市的道路網絡將產生重大影響:縮短汽車行駛與等待的時間、改善油耗、減少走走停停的機會而降低空氣污染。還有一個附帶的優點:時間帶分配系統將有足夠彈性,容許行人與腳踏車共享道路。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誘人前景不能光靠自動駕駛汽車與智慧型交通管制系統,還需要更好的市場協調機制。目前各家汽車共享公司使用不同平台,彼此互不相容,乘客很難比較各個選項,司機也無法從不斷成長的需求中獲益。這種情況很像網路普及前的航空運輸業。許多全球分銷系統遵循開放旅遊聯盟制定的標準,如今旅客能透過這些系統比較不同的航班選項,並從透明化的競爭中獲益。

城市能藉由兩種途徑來建立同樣的運輸結構。第一種是由下而上,由各家小公司遵循同一套標準,例如Lyft、中國的滴滴出行、印度的Ola與東南亞的GrabTaxi已經帶頭合作。第二種則是由上而下,由政府或全球資訊網聯合會這類國際組織領導;大多數國家對交通運輸服務都已訂定完整法規,這種做法不難達成。兩種途徑都能創造強大而透明的交通運輸與物流平台。

過渡期的可能危機

自動駕駛汽車與車輛共乘,將對城市交通帶來壓倒性的正面效益。但在轉換成無人駕駛城市的過渡期,如果缺乏謹慎管理,也可能造成負面影響。

首先得考慮安全問題。我們都知道電腦病毒導致電腦當機的情況,但是如果電腦病毒引發汽車當機呢?傳統的政府與企業設備很難防範駭客的惡意入侵,對於自動駕駛汽車這種整合數位與實體的系統,這類威脅尤其危險。

汽車自動化帶來「不公平的競爭優勢」,可能會衍生其他問題。每單位里程的交通費大幅下降後,乘客可能會偏好自動駕駛汽車而放棄大眾運輸系統。如此一來,城市中的汽車數量又增加了,反而會加劇交通堵塞。此外,讓汽車在路上不停行駛,而非96%的時間閒置在停車場,也可能增加污染。

自動駕駛汽車也會產生其他預料之外的結果:加速都市擴張。過去也曾有交通科技創新帶來這種影響。科比意在1941年的著作《四條路線》(The Four Routes)中描述20世紀初的景象:「鐵路把城市變成真正的磁鐵,它們不受控制到處擴張,導致鄉村逐漸荒蕪。真是一場災難。幸好建設了道路系統,汽車重新聯繫破裂的城鄉關係,讓人口開始回到鄉村。」未來人們若能在通勤時睡覺或工作,是否會決定搬離市區,耗盡城市四周的土地,導致都市猖狂擴張?

還有其他威脅也值得討論。交通違規罰金、停車費以及與汽車相關的稅收(例如牌照稅),對各級政府都是重要的財政來源。自動駕駛汽車的普及會削減這項重要的現金流,果真如此,已經十分拮据的美國基礎建設將會雪上加霜。城市或許能把閒置的停車場改建成可創造營收的建設,並從中獲得補償,但目前全世界數百萬名從事物流或市區運輸的職業駕駛將因此失業。

就如蔡斯所寫:「單純把汽車變成無人駕駛,但缺乏相關配套措施,將會是一場災難。」因此我們必須用更嚴格的角度檢視新科技,並配合社會需求來引領科技發展。良好的政策能避免上述負面影響。就像20世紀初的經驗一樣,關鍵在於健康的試誤循環。

如果我們能在謹慎管理下經歷過渡期,自動駕駛汽車將帶來更安全、舒適的城市交通體驗,並讓我們的城市達成一萬年前人類首次構成聚落時的終極任務:不管用什麼交通工具,都能緊密維繫全人類。(完)

(本文由教育部補助「AI報報─AI科普推廣計畫」取得網路轉載授權)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