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印歐語族青銅時代的歐亞大遷徙可能與適應食用乳品有關

德國吉納馬克斯普朗克人類歷史科學研究所團隊針對56具來自俄羅斯西南部,距今4600至1700 BC遺骸牙結石內蛋白質的分析顯示,原印歐語族在青銅時代的向外遷徙擴張,可能與適應食用乳品有關。原印歐語族向歐洲各地的擴散不僅帶入了車輪使用的新技術,也同時帶來了使歐洲人在成年後能夠耐受乳糖、食用乳品的突變基因。此外,在所食用的乳品種類中意外發現到馬奶,間接證實馬的馴化可能起源於東歐大草原。

圖片出處:Wikimedia commons

編譯|江柏毅

根據DNA研究,歐洲新石器時代最早的農人源自於安納托利亞的農業族群遷徙,人群抵達歐洲的首站為地中海東部的克里特島(約7000 BC),並在大約五百年後來到巴爾幹半島的瑟薩利平原(Thessaly)。

西南亞農業人群在歐洲擴散的首波路線為海路,沿愛琴海進入巴爾幹半島南方,第二波規模較小的擴散則改採陸路,直接由安納托利亞西北跨過黑海海峽進入巴爾幹半島北方。農業人群自東南歐向西、向北的擴散主要沿地中海與中歐河谷推進,在考古學研究中呈現線性陶文化(Linear pottery)與鳥蛤印紋陶(Cardial pottery)兩支陶器風格迥異的考古學文化。

農業人群大約在4000 BC左右擴散至歐洲全境,過程中自末次冰河期後原生活於歐洲的狩獵採集者由於人口相對較少,逐漸被新進入的龐大農業人口透過聯姻方式(多採男性農人與女性狩獵採集者婚姻模式)取代,或透過學習轉變生業模式成為農人或漁獵、農業並行的族群。此為歐洲大陸首次的文化變革。

歐洲各地進入銅石並用時代(Chalcolithic)的時間大約在5000至4000 BC之間,之後進入青銅時代。歐洲的青銅技術應為本地多元起源,青銅器的出現並沒有大幅改變銅石並用時代歐洲人的生活面貌與水準(尤其是愛琴海以外地區),青銅器僅是身分與財富的象徵。社會複雜化進一步發展僅出現於愛琴海一帶,可能與愛琴海地區同西南亞、埃及的互動較為頻繁有關。

根據2015年發表於Nature期刊的研究,在2800 BC左右,來自黑海以北東歐大草原的遊牧人族可能曾以大規模遷徙的方式,分別向西進入歐洲,向東、向北進入西亞、中亞與南亞,透過考古學、語言學、人類學與基因學研究,這批族群可能即原印歐語族(Proto Indo-European, PIE),其中向西大規模遷徙的原印歐語族大幅改變了青銅時代歐洲的族群面貌,並形塑了今日歐洲人口的印歐語分布。

根據墳塚假說(Kurgan hypothesis),這批原印歐語游牧族群(在考古學中稱之為顏納亞文化Yamnaya culture)進入歐洲的首站為萊茵河流域以東至窩瓦河以西的中歐北部、北歐南部及東歐,在2800-2350 BC左右於當地發展出了所謂的繩紋陶文化(Corded ware culture),在持續向西擴張的過程中人群於2400 BC左右與可能源自伊比利半島的鐘形杯文化(Bell beaker culture)相遇,產生多方面的文化交流。

原印歐語族自東歐大草原東南部向外大規模遷徙擴張的原因,長期以來是學界亟欲探究的議題。最新由德國吉納馬克斯普朗克人類歷史科學研究所研究團隊發表於Nature期刊的論文指出,原印歐語族的向外遷徙擴張與適應食用乳品有關。原印歐語族向歐洲各地的擴散不僅帶入了車輪使用的新技術,也同時帶來了使歐洲人在成年後能夠耐受乳糖、食用乳品的突變基因(註)。

透過56具來自俄羅斯西南部距今4600至1700 BC遺骸牙結石內的蛋白質分析,研究人員發現一項顯著特徵:當地年代在銅石並用時期的人群飲食中,超過90%沒有攝食乳品的跡象,但接下來青銅時代的人群則有高達94%攝食乳品。

研究人員進一步分析所攝取的乳品類別為何。在預期的牛奶、羊奶(綿羊與山羊皆有)之外,意外發現攝取馬奶的證據。

研究人員表示,此現象說明青銅時代東歐大草原西南遊牧民族從事畜牧不僅是為了肉類飲食,同時也為乳品與長距離遷徙。此證據也暗示馬的馴化可能源自東歐大草原(Pontic Caspian steppe)。Nicole Boivin教授表示,當地人群開始攝取乳品的時間與開始向東遷徙吻合。

乳品飲用對當時的游牧人群而言具有何種優勢是尚待釐清之處,但Shevan Wilkin博士推測可能是乳品所含的營養成分、高蛋白及流質有助於人群在乾燥的東歐大草原生存,並使人群有更高能力進行長距離的遷徙與向外擴張。

 

註解:人類自嬰兒期開始便能夠飲用乳品,因為乳糖酶(lactase)能夠消化母乳中所含的乳糖,但人類在長大之後乳糖酶基因原應不再表現,成年人也因此無法再飲用乳品,但少許的基因突變使得人類在長大後也能夠促使乳糖酶持續表現,也因此得以持續飲用乳品。該基因突變的時間其實相當晚近,僅有約6000年左右的歷史。現代非洲人的基因中已知有四個使人類保有乳糖酶持續性(lactase persistence)的突變,歐洲人則僅有一個。

 

參考資料:

  1. 2005. Chris Scarre, Chapter 11 Holocene Europe, in Chris Scarre (ed), The Human Past, pp. 392-431. New York: Thames & Hudson.
  2. 2021 09 16 Sam Tonkin, The Great Bronze Age migration was fuelled by MILK! Adoption of dairy into the diet gave European populations the mobility to sweep east as far as Mongolia 5,000 years ago, study finds
  3. 2021 09 15 Max Planck Society , Milk enabled massive steppe migration.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