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德西韋 (Remdesivir) 為什麼有機會成為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的救星?

圖片出處 @pixabay

2019 新型冠狀病毒 (2019-nCoV) 的疫情持續緊張,除了做好防疫工作,盡快找出治療藥物或研發疫苗是當務之急。台灣的中研院和國衛院在 2020 年 2 月 20 日,同天宣布已能合成純度 97% 的瑞德西韋 (remdesivir),這項原本開發用於治療伊波拉病毒的藥物,怎麼會一躍成為對抗武漢肺炎 (COVID-19) 的救星?

文/楊朝傑

●備受期待的 Remdesivir,其能阻斷病毒複製之原理

瑞德西韋 (remdesivir,下文簡稱 RDV) 是由美國生物製藥公司吉利德 (Gilead Sciences) 開發的一種核苷酸類似物 (nucleotide analogues),首先我們必須得了解為什麼核苷酸類似物可以作為抗病毒藥物?

假如被病毒感染而生病,醫學上最直接有效的辨法就是消除在體內不斷繁殖生長的病毒,所以任何能阻止病毒在體內存活的手段,就可達到治療病毒感染之目的,而「抑制病毒自我複製」是其中一種策略。病毒的複製過程,必須仰賴聚合酶 (polymerase),它能將小分子核苷酸 (nucleotide) 聚合成大分子核酸聚合物,也就是能形成病毒最重要的 DNA 或 RNA 遺傳物質。核苷酸是 DNA 和 RNA 的基本組成單位,而核苷酸類似物則是一種「結構被修飾過」的核苷酸,兩者在結構上非常相似,所以核苷酸類似物能藉由「騙過」病毒的聚合酶並與其結合,進而達到使病毒「終止聚合酶反應」的效果,換句話說就是阻斷了病毒的複製。

屬於核苷酸類似物的 RDV,其作用是能夠阻礙 RNA 病毒之聚合酶 (RNA-dependent RNA polymerase, RdRP) 的反應,以達成其療效。

●Remdesivir 是廣效型的核苷酸類似物,對冠狀病毒也有效

雖然 RDV (研發代號 GS-5734) 最初在 2016 年的開發目標,是為了治療同為 RNA 病毒之伊波拉病毒 (Ebola virus) 與馬堡病毒 (Marburg Virus)。不過,其實 RDV 是一種廣譜型 (broad-spectrum) 的抗病毒藥物,後續研究也發現 RDV 對於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冠狀病毒 (SARS-CoV)、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 (MERS-CoV),甚至是近期的新型冠狀病毒 (2019-nCoV) 都在「體外細胞實驗」中被證明,RDV 具備抑制上述冠狀病毒的效果。

前陣子,2018 年啟動的伊波拉病毒之人體臨床試驗 (代號 NCT03719586),到了 2019 年的期中分析結果顯示,由於 RDV 的效果不敵其他單株抗體的治療方式,這讓吉利德製藥公司不得已停止 RDV 對伊波拉病毒適應症的研發,因此 RDV 被列為板凳球員。但沒想到此次突發的武漢肺炎疫情,卻因為 RDV 具有抑制冠狀病毒的極大潛力,終於有機會上場擔任救火隊。除此之外,2020 年 1 月時,美國第一例武漢肺炎感染者,當時在病情不斷惡化的情況下,醫療團隊決定嘗試給予靜脈注射 RDV 作為救援藥物治療,結果成功改善了臨床症狀並使患者逐漸康復。

●Remdesivir 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的臨床試驗,正在火速進行中

事實上,RDV 目前尚未在任何國家獲准上市,用於治療武漢肺炎 (COVID-19) 的人體安全性及有效性也還未被證實。患者人數最多的中國,在 2020 年 2 月初已經開始進行評估 RDV 對於輕、中度患者 (代號 NCT04252664),以及重度患者 (代號 NCT04257656) 的療效和安全性,臨床試驗負責人為中日友好醫院的曹彬教授,兩項臨床試驗預計完成日期分別為 2020 年的 4 月 27 日及 5 月 1 日。

不僅是中國,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 (NIH) 也於 2020 年 2 月 25 日宣布,將針對 RDV 用於武漢肺炎治療展開臨床實驗,會在內布拉斯加大學醫學中心 (UNMC) 進行。台灣衛福部也在 2020 年 2 月 26 日宣布,初步規畫在北、中、南各指定一家專責醫院,收治符合 RDV 臨床試驗條件的武漢肺炎患者。

武漢肺炎有如烏雲籠罩般難以散去,仍不停地在全世界蔓延,還沒發生大規模流行之前,非常迫切需要找出安全、有效的治療方案,儘管臨床上一些武漢肺炎患者已開始使用 RDV 治療,但嚴謹的隨機對照臨床試驗才會是較為可靠的醫學證據來源,期望 RDV 的人體臨床試驗也能達到如同體外實驗的效果,為治癒武漢肺炎帶來新的曙光。

 

參考資料:

  1. 科技新報,台灣防疫火力全開,中研院、國衛院各自合成出武漢肺炎新藥「瑞德西韋」
  2. Tchesnokov EP, et al. Viruses. 2019;11. pii: E326. Mechanism of Inhibition of Ebola Virus RNA-Dependent RNA Polymerase by Remdesivir.
  3. Warren TK, et al. Nature. 2016;531:381-5. Therapeutic efficacy of the small molecule GS-5734 against Ebola virus in rhesus monkeys.
  4. Sheahan TP, et al. Sci Transl Med. 2017;9. pii: eaal3653. Broad-spectrum antiviral GS-5734 inhibits both epidemic and zoonotic coronaviruses.
  5. Wang M, et al. Cell Res. 2020 Feb 4. doi: 10.1038/s41422-020-0282-0. Remdesivir and chloroquine effectively inhibit the recently emerged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in vitro.
  6. Mulangu S, et al. N Engl J Med. 2019;381:2293-2303.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Ebola Virus Disease Therapeutics.
  7. Holshue ML, et al. N Engl J Med. 2020 Jan 31. doi: 10.1056/NEJMoa2001191. First Case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the United States.
  8. Mild/Moderate 2019-nCoV Remdesivir RCT. NCT04252664.
  9. Severe 2019-nCoV Remdesivir RCT. NCT04257656.
  10. NIH clinical trial of remdesivir to treat COVID-19 begins.
  11. 中央廣播電臺,「瑞德西韋」將在台進行臨床試驗 北中南設主責醫院
人瀏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