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理工腦捍衛愛情的費曼

分享至

理查.費曼 (Richard Feynman,1918-1988) 被譽為近代最偉大的物理教師,也是1965年諾貝爾物理獎得主、物理學領域的巨擘。理查.費曼過世後,她的女兒米雪.費曼 (Michelle Feynman) 在整理他曾經往來的信件中,發現許多費曼不為人知的人際互動,其中,最讓人著迷的便是費曼與其第一任妻子阿琳 (Arline Greenbaum) 的互動了,信中透露出他們之間的喜悅與滿足。雖然阿琳被疾病纏繞,費曼卻仍然堅定地愛著她,甚至在父母反對之下,堅持要與阿琳結婚。本篇文章要以不同的角度來講述費曼與阿琳之間令人動容的感情故事,看看理查.費曼是如何以「理工腦」來與反對這段感情的父母對談,守護與阿琳的愛情,完成兩人之間的婚約。

撰文|黃鼎鈞

曾幾何時,理工男成為了「鋼鐵直男」的另一個代稱?或許,對於工程的實事求是,還有科學上對與錯的一板一眼,造就了這種印象。然而,被稱為近代最偉大的物理教師,以及諾貝爾獎得主這樣的一流的理工男——理查.費曼,卻是一個在科學上堅持、在愛情上執著的男人,他用最深的情感愛著妻子阿琳 (Arline Greenbaum),用理工思路守護著彼此間的感情。相比於鋼鐵直男,費曼更像是一個柔情暖男。

費曼在高中時期與阿琳結識,在麻省理工就讀大學時期墜入愛河。但好景不常,在普林斯頓大學攻讀博士班時,阿琳被檢查出有患有結核病,當時她只有25歲,且這個病在當時是不治之病。費曼一邊工作,同時照顧著阿琳,也時常在圖書館尋找相關醫學書籍,並與醫生討論。費曼時常寫信給在醫院療養的阿琳,告訴阿琳自己工作的情形、是否又熬夜了,甚至是襪子沒有洗等等的生活細節,此外,也會回顧兩人曾經的美好旅行。在來回的信件內容中,可以知道阿琳的病情並沒有影響兩人之間歡愉的生活。

然而,費曼的父母可不這樣想,在費曼博士班畢業之際,費曼的父母大力反對費曼與阿琳的婚事。父母認為阿琳的疾病會拖累費曼,因此提出了一些理由,像是結婚會影響求職、照顧妻子會影響工作、是否也有被感染的風險,或負擔不起醫療費用,甚至質疑費曼是不是一個死守承諾的傻蛋。

費曼對阿琳的認真,並不只是感情的衝動,更有相當的理性基礎。對於父母的質疑,從他的往返信件中,完全感覺不出費曼認為自己受到冒犯,反倒是娓娓道來,針對父母提出的理由一一地剖析與答覆。本篇文章將特別以費曼面對父母的觀點,來認識最偉大的物理教師——費曼的感情世界。

圖1:費曼與妻子阿琳的合照|來源:Brain Pickings

 

結婚是否會影響工作?

費曼直接將這一個問題帶到指導教授前,將直球對決後的答覆轉述給了父母。當時的指導教授史邁斯 (Henry Dewolf Smyth, 1898-1986) 表示,或許有人認為結婚多了牽掛,會使人無法專心工作,但他認為結婚是屬隱私領域,不應讓私生活影響公事,並明確表達他個人是完全不介意。不僅如此,對於阿琳的結核病是否會傳染的疑慮,費曼也請教當時的校醫,校醫幽默地說:「走在大街感染結核病的機率比有妥善處理的醫療院所還要高得多,所以不必擔心。」倒是校醫提醒了費曼,若是婚後懷孕會對阿琳身體造成極大的風險,因此需要避免。對於昂貴醫療費用的顧慮,費曼回覆父母:「這是假設性的問題。」他也能同時假設自己未來會賺很多錢,所以不成問題。而且費曼也做好了心理預備,若是為此要過得窮困潦倒,自己也甘心樂意。費曼更向父母清楚說明自己的志向,他的世界不只有阿琳,物理學在他心中的分量比阿琳更重;雖是如此,兩件事情並沒有衝突。對自己而言,結婚對工作是沒有影響的,若有,也是非常輕微的;但同時,因為婚姻的快樂以及阿琳的支持,可能會讓自己有更大的學術成就。

圖2:費曼於加州理工大學演講|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我是死守誓言的傻瓜嗎?

費曼告訴父母,在這段籌備婚禮的期間,他常常不自覺地唱著歌曲,可見從訂婚狀態改變為結婚的過程,是令自己充滿期待、身心狀態相當愉快的,並沒有對他造成壓力,更沒有對工作造成任何負面影響。費曼說:「我不會笨到讓一個過去的誓言綁住,把未來所有的生活都賠上去。要結婚這個決定,是現在的決定,不是五年前的決定。」對他而言,結婚是讓心愛的人完成心願,也讓自己完成心願,這是一件神聖美妙的事情;而結婚這件事情,單純只是愛對方、想要照顧對方。費曼同時也向母親道歉,因為他知道這件事情可能會造成母親難過,但費曼也鼓勵母親,相信她很快就能釋懷。

 

綜合評估及虛心受教

費曼告訴父母,自己知道結婚是一場冒險,可能會有不一樣的挑戰,但是經過與阿琳的綜合評估後,費曼認為遇上麻煩的機會很小,但是獲得喜悅的機會卻大很多;然而,費曼的父母卻覺得碰上大麻煩的機會很高,他指出,這是自己與父母兩方之間最大的差異點。於是費曼誠懇地邀請父母,將所想到的陷阱、麻煩條列出來供自己作為評估,因為費曼也擔心自己萬一漏了什麼重要的因素。費曼最後說道:「過去你們也提供了一些我沒想到的事情,不過經仔細評估,我還是覺得值得冒險。」最後,費曼特別告訴母親,雖然母子彼此之間的背景、經驗、觀點都不一樣,但清楚表達各自的立場並不會讓關係疏遠。縱使結婚的事情彼此的判斷相去甚遠,但費曼仍相信,與阿琳結婚會很快樂,並且不會有人受到傷害。

圖3:費曼陪伴妻子阿琳的照片|來源:Brain Pickings

從費曼與他父母親的應答之中,可以看見費曼對阿琳的用情至深,雖然有著疾病的挑戰,卻仍不減費曼對阿琳的愛。面對父母的質疑,費曼以自己清楚的思路、就事論事的態度,對於假設性問題的逐一處理,還有懷著願意冒險的決心,一一清楚地回覆父母,並用著理工的思路回應問題、表達自己,守護著心中最深的愛情。費曼用著理工的思路清楚地認識自己,也知道自己對這份感情的深刻與執著。誰說,理工男一定是鋼鐵直男呢?

 


參考文獻

  1. Perfectly Reasonable Deviations from the Beaten Track: The Letters of Richard P. Feynman [費曼手札:不休止的鼓聲], 2005, ISBN 978-0-7382-0636-3
(Visited 828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至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