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CASEdu

smileyCASEdu緣起

「CASEdu」是臺大科學教育發展中心(CASE)於2012年八月成立的教育平台,代表著「CASE」和「Edu(教育)」的結合。觀諸國內的教育現況,長期在形式主義與升學主義的雙重箝制下,學校及教師注重量化績效,學習落入以操練特定考試為主的標準化制約。好比森林中的動物不分大小、天賦、特性…,一籮筐地訓練爬樹。即使是資優教育,也像是將一群資質看似不錯的籃球選手集合在一起,強勢訓練三分球。一旦進入正式成年職場,面對複雜的真實問題,就未必堪用。
處於國家教育政策的變動時期,我們期許能匯集建設性的專業意見、評論、資料和新聞,試著發展一個非官方的教育論述、論壇平台, 歡迎對教育有熱忱的朋友一同參與我們的討論。

enlightened我們的期許

台灣的教育問題其實是社會問題。

教育的基本目標本來就有兩個面向:其一是要開發個人的潛能;其二是為群體育才。當這兩個目標與社會上家長及學生對教育的訴求落差太大時,譬如重視分數、升學、功利遠超過能力、個性、德行的成長時,任何制度或變革均將被扭曲、稀釋或形式化。當從事教育的教師、學者、或負責教育的主事官員也無視變質的教育落實在年輕人的身上,造成了他們對學習的反叛、無奈、冷漠、與疏離時,社會面臨的決不僅是教育危機,而是社會危機。

教育的制度不論是學制、課程、課綱、升學…等,都是為了前述的基本目標所設定。制度的法理面多為了因應現代學校眾多的學生,及基礎教育的機會均等而立。由於個人的差異,學校教育常需要提供適性的操作,這就有賴教師的專業判斷來執行。「制度」與「操作」永遠是相輔相成。這也是為什麼師資培育制度才是教育的終極關鍵,任何教育制度,都必須有賴優質的師資扶正其軌跡。在民主社會中,制度出於群體共識,立基於法規。制度常是為了提供合適操作的環境與機制,如果適得其反,就應檢討制度是否有變革的需要。而操作則可受個人的信念價值左右,當個人的操作認知走了調,改變制度是無濟於事的。

台灣的教育從昔日的九年國教走向九年一貫,當時的目的本是為了提升國民素質,因應解嚴以後多元民主社會所需的基本能力。在中產階級的財富大幅增加的情況下,教育的目標愈發趨向功利本不足為奇。可是一旦社會資源分配與學習表現兩極化,就表示普及教育出現了問題,但是問題究竟是出在制度面?還是操作面?如今政府提出十二年國教的政策,並未釐清制度與操作的問題所在,社會上不論是贊成的或反對的,也沒有仔細區分這兩個面向的責任或權利義務。這樣的變革將只是社會資源的重新洗牌,一是脫離教育本質,當然只能落得個鬧哄哄的場面。

長期的形式主義及升學主義使我們的基礎教育淪為為考試而學習的競技場,甚至教師也無以自拔。我們的高等教育則是論文與學經歷的殺戮戰場。社會直指大學未能培育有用的人才。如果學生不能學以致用(此用包括狹義的技能與廣義的潛能),教育的目的為何,學校的意義為何?但是這樣的問題只能引生反省與焦慮。若要找到出路,必須爬梳問題的脈絡與特性?換句話說,要弄清楚應該改變制度還是調理操作。這並不表示問題的病灶不在制度,就不能改變制度。但至少要論述確定新制度有更高的理想及可行。

此時我們推出CASEdu是為了提供專家、學者、教師、家長、學生、政府官員…等針對教育對話議事,或對我們的教育發表意見與建言的平台。CASE關心的不僅是科學教育或十二年國教而已。我們同時推出討論站與部落格,是要呼朋保義、集思廣益。把問題的制度面與操作面站在台大的網域,集結個人的智慧成就集體的智慧,這也是對台大的自我期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