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複賽報導 II

撰稿|午詹

8月23日,青年尬科學於國立臺灣大學思亮館會議廳登場。複賽採回合淘汰制,共12隊6回合賽制。每隊須於大會指定的五部電影中,選取其中一部,並結合大會主題內容,進行短講,並對對手隊伍提問,最後由五位評審綜合兩隊在短講以及與對手隊伍提問答辯的表現,決定晉級隊伍。

在全場緊張的氛圍下,首先由第一回合Bad Girls隊與一截魚骨隊拉開複賽序幕。Bad Girls隊選擇電影《侏儸紀世界》,並從電影延伸到基因工程的解說,同時也針對鐮刀型貧血的例證,指出基因並沒有好壞之分,端看是否能適應環境。一截魚骨隊提問,主要圍繞在基因工程是否該滿足人類私慾、鐮刀型貧血的存在必要,Bad Girls隊以短講內容及相應的科學說明電影中基因植入的不必要性,並認為鐮刀型貧血基因有其存在的必要作為提問的答辯。一截魚骨隊則是以《姐姐的守護者》為基礎,談論到關於白血病、電影人物的掙扎,最後延伸到目前的相關技術,並提出基因編輯技術對人類社會的影響。Bad Girls隊針對白血病的藥物、短講中提及的3D列印技術提問。最後由Bad Girls隊首先拔得第一回合的晉級頭籌。

第二回合,由巴拉拉小魔仙隊與Weeeeeeed隊進行短講及互相答辯,恰好兩組選擇的都是電影《千鈞一髮》。巴拉拉小魔仙隊從電影人物著手,並介紹基因工程技術RFLP和PCR的差別,並舉出一些基因有缺陷的名人,以及鐮刀型貧血為證,最後提出生命的價值在於深度而非長度,並以“There is no gene either good or bad, but thinking makes it so.”貫穿整個短講。Weeeeeeed隊則是從電影延伸出基因好壞取決於該基因是否最造成人類的機能受影響(疾病),若不會,就是端看環境的適應度(非疾病),並且提出使用基因技術的原則為無其他可替代方案或有緊急危害才可以使用。兩隊在互相答辯的部分,Weeeeeeed隊以鐮刀型貧血的例子,提出也許應該解決非洲瘧疾的問題,巴拉拉小魔仙隊則是針對疾病與非疾病分法,提出一些症狀,應如何判斷是否使用基因技術去改造人體。經過兩方的你來我往後,由巴拉拉小魔仙隊勝出,晉級決賽。

第三回合是碳為觀止隊與每次念隊名都很舒服隊爭取晉級,兩隊也都是選擇《千鈞一髮》作為出發點。碳為觀止隊三位參賽同學扮演電影的三個主要角色,並就鐮刀型貧血,探討運動基因是演化的進程所賦予人類的,所以基因好壞,可能會隨著環境改變,無法預測未來壞基因是否可以變成好基因。而每次念隊名都很舒服隊,則是以電視談話節目的主持人與來賓的角色,並從電影的英文名稱延伸出電影拍攝時,恰好是基因工程技術的開端。從科學角度看基因工程,有正負選擇、演化長期作用、環境因素,以及人類在自然界中的角色相關,因此基因的好壞,實際上有很多模糊地帶。在答辯上,每次念隊名都很舒服隊針對電影名稱,以及對基因工程技術支持或反對為主軸提問;碳為觀止隊則圍繞在基因工程技術、基因編輯是否也是演化的一環進行提問。最後由每次念隊名都很舒服隊脫穎而出。

第四回合是906隊對決魚尾紋隊。906隊以電影《千鈞一髮》延伸到X戰警中的變種人,並提出基因的優劣很多是來自於人類的主觀,沒有絕對優劣之分。並且認為目前的基因編輯技術,不適用在受精卵,因為其中所隱含的基因變異及倫理問題,都還有許多需要探索的空間。魚尾紋隊則是選取《侏儸紀世界》,討論電影中人類進行基因改造的動機,不管是為了賺錢或軍事等動機,但最後讓恐龍產生超乎想像的性狀表現。同理到愛滋免疫寶寶的誕生,也許他們也可能因為基因編輯技術,而產生無法想像的改變,因此將基因編輯用於人類的生殖,必須謹慎。在提問環節,魚尾紋隊再次詢問906隊對於基因編輯技術的看法,以及是否支持以基因編輯來治療疾病。906隊則是針對電影中的帝王暴龍,再次詢問基因好壞的問題,並針對人類欲望無盡的狀況提問是否有預防之道。經過雙方精采的短講與答辯後,由魚尾紋隊取得決賽門票。

第五回合是哥是傳說隊和031526隊輪流短講及答辯。哥是傳說隊以《侏儸紀世界》中的帝王暴龍出發,探討CRISPR技術產生後,較之之前的基因工程存活率更高,同時花費也降低。最後提到企業的社會責任,反思電影中製造出帝王暴龍後,並未不計代價的善後,並且剝奪這些基因改造下產生的生物的權利。031526隊選擇了《愛的代價》,以電影中的罕見疾病產生的一連串社會議題,討論社會中對於罕見疾病新藥研發的耗時及財務問題,並提出罕見疾病的治療及研究,應屬社會選擇,而非社會責任,因此提倡產前檢查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在答辯中,031526隊針對法規、道德層面的不完善提問,同時也再次詢問CRISPR是否適合當今社會。哥是傳說隊則以安樂死議題為主軸,提出相關的法律跟道德問題。哥是傳說隊獲得評審最終青睞,晉級決賽。

最後一回合,是由顏值不需要編輯的少女們隊對上寶玉被和服月球嚇到隊。顏值不需要編輯的少女們隊選擇《X戰警:最後的戰役》,藉由電影人物的扮演,帶出電影的故事,並從鐮刀型貧血、糖尿病等疾病,探討基因好壞之分,重點仍在適者生存而非強者生存。此外也從使用基因編輯無性生殖,可能造成遺傳多樣性降低,物種易於滅絕的角度,認為每種基因都應該平等共存。寶玉被和服月球嚇到隊,從《侏儸紀世界》電影,提出基因複製工程及基因編輯兩種技術的發展與差異。並從中探討基因演化時間生存環境、單一基因危機,以及基因缺陷是否只有壞處三個觀點,並以達爾文之言:「基因並非往好的方向演化」作為結尾。雙方答辯,寶玉被和服月球嚇到隊對於法規,以及某些特定基因於現代環境的不必要性提問;顏值不需要編輯的少女們隊則對於生物多樣性下降,復育生物等問題進行詰問。最後,是由顏值不需要編輯的少女們隊獲得決賽入場卷。

複賽回合制結束後,經過五位評審針對六回合中未晉級的隊伍再次討論,最終選擇了碳為觀止隊作為敗部復活的隊伍,共7支隊伍晉級9月7日舉行的決賽。

在評審討論的同時,實際訪問到晉級複賽的每次念隊名都很舒服隊和魚尾紋隊,參賽同學一致表示在這次的競賽中學到很多寶貴的經驗。不僅與同學之間因為比賽的練習而更有默契,同時也學到很多團隊溝通的技能,以及口語表達方式。參賽同學也特別感謝主辦單位提供這樣的競賽機會,能有不同於學校內的學習模式。

在頒獎前,先邀請幾位評審進行比賽的總評。國立臺灣大學生命科學系陳俊宏教授再次勉勵同學培養問問題的能力,並強調這項能力是須要經過練習才能逐漸養成。國立臺灣大學昆蟲學系張俊哲教授,希望同學能將對科學的用心與熱情延續到未來,並且鼓勵未獲晉級資格的隊伍:「現在的失敗,不代表未來的結果」。國立中正大學化學暨生物化學系于淑君副教授則再次提醒同學關於科學知識的準備、了解參賽的電影資料,以及在臺上站位的重要性,並恭喜所有參賽同學能在求學過程中獲得這樣的競賽經驗。國立臺灣大學共同教育中心王道還兼任助理教授,則是希望同學能夠了解,雖然科幻電影是對未來的想像,但也是對現實社會的抨擊,比較可惜這次的參賽隊伍沒有觸及到這個部分。最後,國立臺灣大學科學教育發展中心的高涌泉主任,提到以短講形式舉辦競賽,是因為好的短講須要具備許多要素,是重要的能力。同時也很高興今天比賽中同學的團隊合作,以及具有基礎的科學基本功讓他很欣慰,很期待晉級隊伍在決賽時可以更上一層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