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聞/知識

【科學知識】諾貝爾醫學獎的遺珠-周芷博士

Written By: admin on 五月 4, 2011 54 Comments

諾貝爾獎在科學界一直被視為最高的榮譽
其代表卓越的貢獻,也象徵許多領域的最高榮譽
然而在諾貝爾獎得獎史上也發生許多具爭議的事件
包含原子彈之父羅伯特·奧本海默、印度聖雄甘地、第一章化學週期表繪製者德米特裏·伊萬諾維奇·門捷列夫…等等
這些人在各領域都有著相當卓越的貢獻,備受眾人的推崇,然而卻終生未獲諾貝爾獎
同樣地,周芷博士,在"不連續基因"的發現上有所貢獻,卻淪為滄海遺珠,
這當中究竟有怎樣不為人知的故事?

《人物專訪》諾貝爾醫學獎的遺珠-周芷博士

週報特約採訪/陳芊斐

三月天,春雨綿密地下著,霉菌和病毒也在微雨中蠢蠢欲動,兩場有關人類腫瘤病毒的演說,在生醫所的演講廳開講了,主講者是夫妻檔的Dr. Broker 與周芷博士。講台上的周博士正以流利的英語解說病毒的分化等等,身材顯得嬌小,但語調平穩有力。對於去年諾貝爾醫學獎揭曉以來,對於家人所造成身心各方面的衝擊,周博士冷靜地說:「這已是難以挽回的事實,只有靜待有心的科學史家去發現真相。」到底真相如何呢?讓我們細說從頭。

一八六六年孟德爾提出「豌豆雜交實驗」,即著名的「孟德爾遺傳律」,為現代遺傳學奠定了基礎。遺傳學所研究的就是基因的構造和變異,而基因的主要作用是製造維持生命的各種蛋白質,其製造過程是將細胞中DNA 上的遺傳信息的密碼,藉著信使核醣核酸(m RNA)轉錄到細胞質中的 RNA 上,再由RNA 轉譯成蛋白質。這些密碼每三個一組,決定蛋白質上的一個特定胺基酸。

以往的科學家都認為這些密碼在基因中是連續的,一直到西元一九七七年周芷、羅伯茲及夏普等同時發現,製造蛋白質的這些遺傳密碼,在動物細胞的DNA 上其實並不連續。這個現象整個改變了大家對基因的認識,也為分子遺傳學的研究開啟了一個新紀元,羅伯茲與夏普並因此項發現同獲1993年諾貝爾醫學獎,但周芷博士卻未獲獎,消息傳來後,引發了不小的風波,因為羅伯茲之所以得獎,是根據他在 1977 年發表在cell 第12卷上的一篇重要論文。該篇論文周芷為第一位作者,羅伯茲敬陪末座為第4 位(也是最後一位)。周與羅並無從屬關係,這篇論文之形成原是羅伯茲向周芷提出合作建議,共同測試他所提出有關VA RNA做為引子合成 Ad mRNA 的假設,這個假設經周芷由電顯證明是錯誤的。所以周芷與羅伯茲再次設計另一個實驗,由羅伯茲提供單股病毒DNA ,周芷提供完整的DNA,另一個合作者Lewis 實驗室提供周芷利用「R-圈環」技術定性出來的腺病毒信使 RNA。所有實驗皆由周芷執行、進行觀察,並分析結果,提出關於不連續基因的實驗成果。但最後得獎的是羅伯茲而非周芷,實在令人不平。如今事隔數月,儘管餘波盪漾,周博士已努力平順自己心中的不服,只希望研究能繼續更上層樓。

右:周芷,左:Thomas Broker (來源:University of Alabama at Brimingham)

周芷博士1965 年自台大農化系畢業後,即赴美國加州理工學院生物系攻讀博士學位,拜在大師Norman Davidson 門下,學習利用電子顯微鏡研究病毒基因的結構,並在 Davidson 實驗室結識了 Dr.Broker,後來結為連理。 1975 年周博士轉赴紐約冷泉港(Cold Spring Harbor ),與 Dr. Broker 共同主持電子顯微鏡組,利用1976 年 Davidson實驗室發展出來的一個新技術,叫「R-團環」( R-loop)來測定病毒RNA的長度與這些RNA在基因上的確實位置,也就是這個技術發現了不連續基因,而當時所研究的病毒是第二型腺病毒(adenovirus2),這種病毒除了造成人類呼吸道感染,甚至可以使正常細胞轉化成癌細胞。周博士基於腫瘤病毒的研究有其臨床的意義,也轉而研究人類腫瘤病毒。由於冷泉港沒有醫院配合支援,所以周博士與 Dr. Broker 於1984 年轉赴羅徹斯特大學醫學院繼續創造研究生涯的另一個高峰。周博士與 Dr. Broker 目前任教於阿拉巴馬大學醫學院。

身為女性科學家,周博士認為並未曾遭到性別歧視,也不覺得先天上有什麼較大的限制,事實上國內外有很多很多優秀的女科學家。不過這次的諾貝爾事件多少讓她覺得受到不平等待遇,而平常不熟識的人常會誤認為與 Dr. Broker 有微妙的「從屬」關係,先生是主角,她是配角。這種盲識她不覺得有必要去澄清,因為知情的人知道真相為何,所以她認為夫妻檔是利多於弊,因為兩人志趣相投,目標一致,團結力量一定大呀!

生命科學的研究需要大量的人力才能完成,目前中研院無法招收研究生,也缺乏較好的條件吸引好的人才來從事博士後研究,所以傾向整合的呼聲頗高,希望能集合有限的人力資源,群策群力,做比較有實用性的題目交出更好的成績來。對於這點,周博士認為實用性固然重要,但基礎研究更重要,而且基礎研究的方向這麼廣,有的研究題目適合整合,有的比較冷門的題目無法整合,但仍然值得堅持下去,這兩種類型的研究是可以並存,各有各的發揮空間。她對院內生醫所及分生所有比較多的接觸,對這兩所的設備及研究人員素質都有極好的評價。

去國將近三十年,在美國科學界也闖下不小的名號,生活中除了研究之外,便是教學,非常地忙碌,沒有時間生小孩,更別提有時間去想什麼認同的問題了,畢竟「科學無國度」有其一定程度的真實。

生命是這樣的奧妙,永遠有挖掘不盡的奇妙現象,一點發現就是一大快樂,所以沈潛其中的科學家有時候是很幸福的,但是生命中也常有些事叫人無奈,譬如說這次的諾貝爾獎風波,譬如說這雨該下不下,不然就不停地下著,下著…。

來源:中央研究院週刊

Digg this!Add to del.icio.us!Stumble this!Add to Techorati!Share on Facebook!Seed Newsvine!Reddit!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2009 大學跨學門科學人才培育銜接計畫NCISE 北區推動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ordPress| WPElegance2Col theme by Techblissonli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