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知識列車 – 我的學思之旅] 活動側寫:第七站 玉里高中 吳穎沺 副教授 分享 『我的學思之旅:不惑之年的回顧 』

[2014 知識列車 – 我的學思之旅] 活動側寫報導

第七站 2014/05/14  國立玉里高級中學
講師: 國立中央大學網路學習科技研究所  吳穎沺 副教授
講題:我的學思之旅:不惑之年的回顧  

活動側寫(1)–  方毓聖 [國立玉里高中  英文科教師]       審訂 – 臺大科教中心

我的學思之旅–不惑之年的回饋 

五月十四日本校有幸邀請到中央大學吳穎沺教授蒞校演講。因為事前就已聽過同事談及「科學到民間」這項大眾科學計畫,對於人文涵養、科學精神、生命教育、同理心還有承擔社會責任等議題有相當大的興趣,故對吳教授的到來,滿心期待。

遠從新竹來訪的吳教授面對曾經在此讀過大學的花蓮,心中不免有所懷念。就在吳教授細細回味中央山脈的綿延不絕,讓人心曠神怡的好山好水同時,已揭開今日演講主題『不惑之年的回饋』 的序幕。我認為今日的演講,不但啟發我們如何思考和學習,更對學生們做人處事、立足社會均有相當大的益處。對於今日演講所聞、所感,自己認為可分三大點加以敘述。

(一) 自我省思

演講一開始,吳教授特別強調自己從小並非很用功讀書的人;相反地,活潑、好玩是他的個人特質。吳教授也特別提到自己從小運氣還不錯,即使考試猜題,總能猜對不少。然而,教授認為當初自己選擇離自己家鄉遙遠的花蓮師專(花蓮教育大學前身,現已和國立東華大學合併)就讀,完全是自己一時的念頭和想法。只是,吳教授問了自己一個問題:「到底隻身來到中央山脈的另一端,究竟自我是否被設限,好似被阻隔於另一世界?又或是,其實花蓮的海闊天空,反而能讓人更易擁有遼闊的視野和寬敞的胸襟?」已經不記得當時吳教授的答案是什麼。但我自己認為,人的每一動念和決定,皆源於自己心靈的想法。不管做任何的抉擇,能夠時時自我省思,才能有更完整的思考。

(二) 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

在吳教授的演講呈現裡,可以看到『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把別人的事當自己的事來看』兩個標題。前者可以視為同理心的表現,而後者則是樂於助人的特質。儘管這兩點皆非多麼高貴的情操,但現今要能實踐也並非易事。從事教職約莫三年的我,教過的學生雖非稱得上桃李滿天下,幾百人卻也跑不掉。然而,卻也鮮少看到學生能將這特質展現出來。在現今功利掛帥,『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行徑日漸橫行,我認為教育和教化的力量,也正是我們老師所應努力還有待加強的方向。

(三) 充實自我,努力探索,不斷學習

在現今知識快速爆炸,網路科技日新月新的演化下,知識的累積和獲得,將成為一個人是否能在社會立足相當重要的角色。吳教授天生不服輸,也樂於學習,才能一路完成碩士研究,甚至獲得博士學位。

也正因此,當他分享學習歷程,我們看到的是快樂的、滿足的自我成就經驗。一個人如果對學習總能抱持濃厚的好奇心並有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動念,才是主動學習,學習才有意義。

隨著時代的改變,教師們也正努力培養學生除了獲得知識外,更要有主動發掘知識的探究精神。而這一切的一切,並非一朝一夕,更需要許多刺激和對話,讓更多成長火花,激盪而生。

『學思之旅』希望能培養出學生不只要有紮實的專業知識,也有豐富的人文涵養、科學精神,尊重生命、同理心、願意承擔社會責任。在專業人之前,應先成為一個完整的人。

感謝吳教授遠從新竹來到玉里幫東部的孩子打開另一扇思考的大門,希望在透過專家的生命分享後,孩子們能對自己未來成長,有更多不一樣的思考和可能性。

 

活動側寫(2)–  郭佩蓉 [國立玉里高中  國文科教師]       審訂 – 臺大科教中心

有師自遠方來

五月梅雨帶來的潮濕稍緩,這天艷陽高照,玉里高中池塘中含苞待放的荷花隨著徐徐清風微微點著頭,彷彿對於這方天地已有所領悟。而在池邊的體育館中,一群即將邁向未來的青少年,也正睜著一雙雙晶亮的眼睛望向舞台,望向那個高聲分享自我學思人生的身影。

「請問我的名字第三個字怎麼念?」來自中央大學的吳穎沺教授站上舞台,便輕易引起台下此起彼落的討論聲。「沒錯,就是ㄊㄧㄢˊ。有水有田,從名字就可以知道,我就是在農家長大的孩子。」吳教授以親切的態度與共同的成長背景,拉近與玉里高中學生的距離。都是出自務農家庭,教授和我們好像!學生的臉上盡是說不出的驚喜。

「我從早上八點半上火車,到玉里已經是中午過後了,一共五個小時,只為了這短短九十分鐘的演講。但是,只要同學能從中受用一、兩句話,我就算花十個小時也值得。」吳教授笑著說。玉里是教育資源落後,臺大科學教育發展中心的知識列車計劃,為玉里的孩子們帶來了一個成長契機,而曾在花蓮求學、服務的吳教授雖然遠在新竹,卻一口答應前來玉里,與這些純樸的孩子分享自己的生命歷程。

吳教授從自己調皮的小學階段說起,一個常在教室外罰站的孩子,上了國中後竟出乎意料被編入升學班,卻從未對讀書燃起興趣。就讀高中後依然不喜歡讀書,「那時我常蹺課、打電動,我只知道我不要什麼,卻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可能和現在同學很像吧。」吳教授揭露過往茫然的歲月,分想自我當年的無所適從,「進入花師之後,我每天看山看海,思考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思考自己要去哪裡?我是被山海所阻絕了,還是被自己的想法所阻隔了?」成長的辛苦在吳教授輕鬆的言語當中幾乎淡不可聞,卻無法抹殺,那是一種真正認識自我的必經之路。從調皮的小男孩一直到對自我人生感到困惑的大學生,「讀書」從來都不是他的第一選擇,然而,他卻終究走上了學術一途。

「我在讀大學時,依然常蹺課,但該玩的都玩過了,也覺得無聊,就乾脆坐到圖書館翻書,什麼都看。」這段經驗讓年輕的吳教授漸漸找出自己的未來。畢業後他服完兵役,到小學服務,之後再攻讀碩博士,這些人生經驗給了他許多寶貴的啟發,「我總會把別人的事當成自己的事那樣做,全心全意放在第一位。也就因為這樣,老師便喜歡把事情交代給我,我也透過這些事情學到更多。最後,我只用了三年就從博士班畢業。」吳教授無私地傳授學生他的成功秘笈,並且替學生歸納出幾點重點:「一、找到自己:知道並記住自己想要什麼;二、得到自由:對自己的要求高於別人對你的要求,並且盡人事聽天命;三、擁有自信:做好自己想做的事,別怕挫折;四、不斷學習:保持熱誠與好奇心,不只是對知識,更重要的是待人處世;五、常保快樂:珍惜自己所有的一切,並感謝逆境菩薩為自己帶來的挑戰。」

 

「教授,你既然那麼討厭讀書,為什麼又會選擇南一中?為什麼你又會選擇學術呢?」演講尾聲時,學生對吳教授提出這個問題。「我讀書,並不是為讀書而讀書,而是找到自己的興趣,加以發展、求取新知的過程。」這一句看似輕描淡寫的回應,卻是一個學者透過數十年的生命錘鍊,所濃縮出最精華的學習概念,是由一個曾經徬徨的少年所深思而來的結論。

在這個初夏的午後,一位來自遠方的良師,帶給孩子們的不是枯燥艱深的學問,而是一段關於蛻變的生命故事,用最親切的語言及熱情,給了學生對無限未來的期許,正如吹過池塘的清風,拂過半開的荷花與如浪的荷葉,帶來沁人涼爽。

活動側寫(3)–   商  瑈  [國立玉里高中  國文科教師]       審訂 – 臺大科教中心

知識列車在玉里——吳穎沺的學思之旅分享

科學教育及科普傳播在以農業為主的花蓮玉里,是個相當新鮮的議題。 

▲《看見台灣》片頭與宣傳海報,拍攝地點為「玉里」(圖片來源《看見台灣》官方FB粉絲團

玉里是花蓮南區的農業重鎮,齊柏林引起熱議的電影《看見臺灣》片頭與宣傳海報的稻田大腳印,就是玉里。

因此農民安土重遷的性格,深深影響下一代,是以能有跳脫傳統、突破逆境而有成者的經驗分享,對於玉里高中的孩子而言,極為需要。尤以對於科普議題普遍陌生的偏鄉,更讓人倍感新鮮。

2014『知識列車——我的學思之旅』系列演講,在感恩的五月份,駛達玉里高中。誠如演講者中央大學網路學習科技研究所的吳穎沺教授所言,他今日八點搭上開往玉里的火車,抵達時已是午後一點,五個鐘頭的車程,使得今日的分享,更讓人格外珍惜。

吳教授的學思之路,充滿戲劇性與啟發性。他從小時候頑劣的壞孩子,到考上台南一中,最後選讀高雄工專,再一路發憤攻讀博士的力爭上游精神,看在偏鄉、總是愛玩的玉里孩子眼裡,似乎出現一盞明燈。

吳教授曾在花蓮縣鳳信國小任教的「土親」經驗,對於啟發玉里高中學生深具說服力。玉里高中的學生受到的文明刺激相對較少,與各類名人、達人、成功者距離遙遠,今日能親炙聆聽吳教授的演講,不僅具有真實感,更有學習仿效的意義。

綜觀今日的演講,讓學生體驗不同知識饗宴、增進科際間的對話與溝通,提供人生另一個思考方向。吳教授表示除了學術研究之外,其帶領的團隊也積極舉辦科學推廣活動。他指出平日積極協助現場教師進行專業成長,試圖達到為社會培養未來的人才、為國內教育革新工程,種下希望種子。我們也注意到,演講過程中,孩子們對於新鮮的科普議題,聚精會神的關注,這便是一顆種子被植入玉里肥沃的土中,值得期待他能茲長成茁壯的科普大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