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列車 – 永續發展之旅] 活動側寫:第二站 花蓮高中 吳海音 副教授分享 『我這麼看永續』

[2013 知識列車 – 永續發展之旅] 活動側寫報導

第二站 2013/4/22 國立花蓮高級中學
講師: 國立東華大學  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 吳海音副教授
講題:我這麼看永續

活動側寫-  黃歆予 同學 [國立臺灣大學植物病理與微生物學系]

「永續」,一個日常中時常提起的名詞,核能發電廠牽涉著能源永續的議題,公司的拓展則與企業永續相關,而生活則要盡可能遵循節能減碳以讓自然永續。在各個層面的發展中,社會需平衡當下與未來的發展的需求,使在成長的道路上,都可以永久的持續下去。然而除了字面上的含意,永續還可以擁有其它的定義和看法,而熱愛自然的吳教授今天便試圖以生態學和生物學的思考模式來刺激我們思考,何謂永續。

吳教授首先談論到幾種常見的永續模型,首先是將社會、經濟與環境做出交集,而能涵括三者的,即為永續發展(下圖一) 。然而在這個模式之下,永續經營幾乎成為了不可能的任務,因此有另一派的學者提出弱永續的概念(下圖二),強調以經濟為優先,對於社會和環境的損失可以以人類大腦所創造出的新科技進行彌補。而另一派則出現了三腳凳模型(下圖三),說明社會、環境和經濟是支撐永續缺一不可的基礎。強永續(下圖四)則是強調在沒有地球環境的支持下,社會和經濟無法運作,意味生態系的基礎是永續發展的重點。如果再進行更細節的分析,社會還可分解為政治和文化的層面。

    而在吳教授生態學角度下的永續模型又是什麼呢?

以自然的觀點,永續為「可持續收穫的量」,然而對於持續的意思,吳教授提出許多生態的例子來挑戰我們既有的想法。

也許我們所認為的永續就是要保持原狀,例如一個湖泊就應該波光粼粼,以平靜的湖面映著藍天和白雲,但實際按照大自然的步驟,淤泥沉積,湖泊填平,最終成為一片大地是屬於它該有命運。若我們以人類的力量干涉確實可以維持湖泊的原貌,但卻違反了自然的法則。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永續會是我們原本所認為他該有的樣子嗎?除此之外,吳教授還舉了另一個例子來闡述大自然奇妙的運作模式。

一次野生獼猴的野外觀察中,教授看到猴子把芒果從樹上摘下,在咬了一口後扔到地上。很浪費,而且可能會對農夫造成困擾,但是在兩個禮拜後,吳教授再次看的獼猴,牠不是摘取樹上的果實,而是將兩個禮拜前被他咬上的那一顆而如今成熟的果實撿起,並享用一番。如果農夫清掉了掉在地上的果子,那麼兩個禮拜後的獼猴或許會再次的強摘樹上的芒果,自然的奧妙維持了平衡,而或許這種不受人為干擾的巧妙平衡,正是生態學角度的永續發展。

人類對於自然的解釋,或正確或無知。就像商人總以為熱帶雨林的土讓是肥沃的,大量的砍伐後憑著這些養分,可以再造出那蓊鬱的森林,然而殘酷的事實是那些來自樹冠層的養分實際上是被分配給不同高度的生態分層,所以底部泥土並不如預期來的營養,也因此我們對雨林所造成的傷害,並非可逆。另一個人為干涉自然的例子發生在復活節島上,現在我們所看在巨石像下的復活節島嶼,是貧瘠荒蕪,只是根據深層泥土樣本的分析,這邊本該豐饒富足,並擁有一大片的森林。所以今昔的差異又是從何而來呢?根據歷史推測,早期島上波里尼西亞人在建造巨石像時是以樹纖維所製成的繩索拖引,而大量砍伐樹木的後果就是即便曾經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但最終仍走向一片死寂。和該例子截然不同的對照,就是台灣的蘭嶼。同樣的小島,但因著與自然和諧的共處,而持續的在歷史上留下腳步。

社會看似強調永續,但似乎並沒有達成使命。共有財是人類的第一個盲點,因為共有而無法劃清責任使開發者強取資源也不在乎使用後對自然所造成的傷害。第二個盲點則是在於不了解自然,人類相信科技萬能,核能發電能解決所有的能源問題,動物絕種則可以使用分子生物學使其復活,但是這些行動都是不自然的人為操作。同時我們也不懂得了解資源的極限,那看似廣大的海洋養育了數不盡的魚隻任人類捕獲,但事實上海裡的魚是有限的。以人類的角度看自然是單一的,然而自然是一個系統,它有交互作用,裡面的生物都互相著影響彼此的生活。

曾經有個實驗試圖以系統化的觀點來看待自然,科學家在生物圈一號-地球外創造了生物圈二號。在生物圈二號當中,科學家們設定了地球的環境、農業系統和動物群體,最後他們放入了八名人類以觀察人類和自然的互動。17個月的觀察顯示,這八名實驗者得以從人為生物圈中製造了90%的生活需求,還額外誕生了一個孩子,同時他們的身體狀況都比實驗前來得更為精壯。但由於對於土讓內微生物的不了解,造成了生態失衡,使得生物圈二號內的含氧量的下降及二氧化碳濃度上升,使得人體感到不適。可見以現今的技術,我們仍無法打造一個取代地球的生存環境。

也因此以系統化的角度和自然達到永續相處便是一個重要的課題。社會的發展需要評估資源和人口的平衡關係以及生態的承載能力,同時還需搭配環境管理、經濟面向等各個觀點。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譬如政府鼓勵使用電動摩托車以減少碳排放,或是替換新型的冷氣以節省能源耗損,但被拋棄的儀器和為製造而消耗的新自然資源,難道不是對於自然的二度損害? 吳教授同時提到一個發人省思的例子,是當她與負責資源回收的同學聊天時,教授發現同學都十分遵守分類規則並確實執行,不過他們並不會刻意的避免喝罐裝飲料和鋁箔包飲料。事實上,如果減少飲料的飲用,就不會有額外垃圾的出現,對生態永續更為有益,本末倒置的行為使得我們看似經營永續,卻在安全的面紗下,一步步的傷害我們唯一的地球。

最後的問答時間,乎應這次演講的主題,有學生特別提出花東建設與永續發展的議題,對此,吳教授設計了三個情境給學生思考,並投表表決三者中和者最為重要。第一個情境為東海岸如同西部一樣,建設高鐵、快速鐵路、工廠等,以帶來大量的工作機會和不同的產業,第二,為了保護東部不因全球變遷帶來的氣候異常影響而造成海岸流失,政府決定大量使用消波塊保護國土,最後一個情況則是維持東部的好山好水,以青山綠水為特色吸引外來的觀光人口。三個情況各有支持,並發表贊同的原因,吳教授透過學生意見分享的過程,讓學生切身體會發展和環境保護是一個非常複雜的議題,永續發展沒有絕對的對錯,因著立場不同將帶來不同的觀點和決策。學習多元的看待永續發展,是吳教授給予與會學生的另一大收穫。

「這是一個非常的大難題」吳教授在結尾中坦承,「而這個問題並需要由你們這一代自己去思考和解決。」我們接受新知和刺激,面對未來,或許仍沒有一個清楚的解決之道,但吳教授在這場難得的演講中給予了新的方向並教導我們更謙虛的面對自然。永續,不是單指人類的發展,更是指著人類與自然和平共處和學習尊重大地的脈動,如此一來,我們才能更加踏實地落實永續真正的意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