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列車 – 我的學思之旅] 活動側寫:第六站 馬公高中 朱慶琪 副教授分享 『我的學思之旅』

[2013 知識列車 – 我的學思之旅] 活動側寫報導

第六站 2013/5/31  國立馬公高級中學
講師: 國立中央大學物理系 朱慶琪 副教授
講題:我的學思之旅

活動側寫(1)-   鄭琇中  [馬公高中學生] :那天下午,物理顛覆你的小宇宙

炎炎夏日,窗外艷陽高照,教室就像一個大悶鍋,而板書上的天文符號,越看越使揮汗如雨的我們昏昏欲睡。劈哩啪拉的一連串講解,鞭炮一般啪拉啪拉的把陷入半昏迷的大家轟暈。物理課,卻像一道徐徐清風把我們吹醒,也許是因為互動式的問答,使我們快睡著的腦子激映出思考的火花。然而,有時我無力的腦袋瓜,儘管奮力的運轉,還是難以跟上粉筆在黑板快走的步調,我對物理總是有那麼一絲的無可奈何。直至那天,我上了一節「不像物理不教你精深物理」的顛覆物理課,方霍然改觀。

「既然物理念不好,就用一輩子來唸吧!」這,就是朱慶琪教授的獨門思想。一般對像我看到物理就有點驚恐的人來說,簡直如同天方夜譚。也許就抱持著如此與眾不同的信念,和非凡的幽默感,才使教授在物理演示教學這條路上走的比多數學者來的長遠,也使許許多多如我對物理不感興趣的學生開始萌生那可望動手學習的渴望。

我是誰?為什麼我要來這裡聽這場物理演講?教授一開始拋出一連串探究自我內心的問題,讓舒服坐在軟椅上的我們,在極放鬆的境況下由易入深的去了解,去思索。獨具個人風格的開場百,以5W式的引領回答,吸引原本不對物理感興趣的我們進而求取新知。

也許是被自國小到高中的讀書風氣改變了自我的價值觀,只能被動性的去選擇考卷提供的選項,單選還是多選?倒扣還是部分扣分?也許現在所學對未來真的有所意義吧?但是至今仍無法感受到為什麼而學,樂趣何在的體悟,對於所喜愛的科目是一回事,遇上不熟悉的科目卻像是遇到巨人要搶劫,無緣無故的起衝突,明明贏了卻發現自己手上抓的錢袋都化作煙塵,就如教授所言,縱使TIMSS和PIRLS指出台灣學生的數學和科學教育,閱讀素養指數躍升,然而樂趣和自信指數卻節節降低,「高中畢業後,洗腦洗得成功,不擅長回答開放性的問題,動手能力弱。」甚至普遍的「高成就,低樂趣,低自信。」

人人皆冀望我們這一代有所進步,但當我們奮力一直向上爬,爬至頂峰卻默然一勁摔下深谷,當我們失去了下一次考試排名要更好的目標時,迷惘的學子,\生命,未來是否也有選擇題?也許是為了使更多學生能跳脫傳統的框架思維,教授首當其衝以物理演示的趣味教學,假日物理實驗,並在演講中以一個簡單的參環演示,讓我們知道學習也可以很不一樣。

 有時,上課時正因為有點小懶,腦子不怎麼靈光,很怕遇見像這種類似的開放問題,然而教授天外飛來一句「問號引起恐慌,句號使人心安,標準答案終結思考。」打破既有迷思,讓相較開放更愛選擇的我,開始覺得未嘗不是一種挑戰自我極限的契機。再次引述一具深有同感的『珠語錄』:「學生自己找出的回答,他才會一輩子記得,培養學生帶得走的能力。」

如果你覺得自己技不如人,看一眼這位非凡教育家背後的青澀歲月,他當年是吊車尾考上中央物理所,如今卻有一轍耀眼的生命織錦;如果你還在納悶自己未來要成為什麼人,請側耳聆聽教授的一言:「人生就是不斷追尋自己的過程,我還在尋找的路上,你呢?」

這真的是物理演講嗎?有些人仍存懷疑,有些人尚持迷惑,有些人如聆暮鼓晨鐘。在這短短的時間,我們大可瀟灑的睡上一覺,我們亦可聽聽那沁人心脾的清詞醒語。然無庸置疑,這是一門精采的學習演示!

—————————————————————————————————-

活動側寫(2)-   蔡宇宸  [馬公高中學生]

這次的臺大知識列車駛入了馬公高中,由中央大學物理系的朱慶琪副教授為我們分享她的經驗。朱老師最重視的就是「動手做」,她說沒有動手做就沒有FU,由她所領導的物理示範實驗,是目前全國做得很優秀的。有幾百個實驗在他們專屬的網站免費提供大家去點閱。這些影片是前所未有的,它讓許多人開啟了對物理的興趣。

朱老師開頭就以很有趣的方式開場,演講題目「明明就學不會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物理」中,不僅切入主題,也隱藏了三首歌名,上課方式活潑生動,讓學生獨立思考了解自我,演講過程笑聲滿堂,每個人都很專注於朱老師身上,毫無倦怠無聊之意。朱老師也把物理實驗的演示搬來了澎湖,因為器具攜帶不易,所以只帶了一個基本的單擺實驗,雖然簡單,但從單擺的實驗在演講中得到的迴響可知,演示實驗對了解科學有著極大助益,由中央大學科學教育中心推動的假日科學廣場,亦是以輕鬆有趣的方式,向社會大眾推廣科學,達到「生活入科學,科學入生活」的理想。

「在任何職場上,還沒有任何表現實力之前,沒有資格談條件」朱老師很認真的這麼說,還沒有表現,怎又有資格和老闆談薪水,指出現在年輕人的最大問題,所以要把握每一次表現的機會,有信心的把自己的長處展露出來,那麼就有機會成功。

朱慶琪老師說道「被動地學習=不學習」,每個人都擁有優勢-只要透過勤奮的練習,人類的大腦將能更加進步,但相對地放棄獨立思考或是被動的去學習,那麼將無法學到任何事。普遍的台灣教育現狀「高成就、低興趣、低信心」,使國內八成國高中生不想當科學家(資料來源:天下雜誌)。對此,朱慶琪老師認為--Learning how to learn. 提升學子興趣、應用實際知識,培養解決問題與獨立思考的能力,而不以培養科學家為導向的科學,是現今教育最需要、也最缺乏的態度。

她希望帶給我們的不僅只是活用物理的思維,還有另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了解「我是誰?」。朱老師說道她年輕時不斷地思索未來要做什麼,但她很茫然,也很困惑,用Richard Phillips Feynma說的I wonder why來代表她那時的心情。朱慶琪老師希望帶給我們的不僅只是活用物理的思維,還有另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了解「我是誰?」 朱慶琪老師說:「她會回答:『她是一個能夠自省、溫暖親切且有誠信的人。』」

不經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人生沒有經過挫折,怎會有光明之景等待綻放呢?教授用她的人生的曲折教導我們,而她所教的不是如何逃避波折、改變波折,而是在遭遇波折時要如何應變、如何繼續向前邁進。若沒有谷底怎顯得出山高;若沒有暗礁怎激得起浪花?朱老師的這場演講 不僅增加我們對物理的興趣,也透過了「她的學思之旅」,帶著我們開始動腦思考,了解自我並放眼未來。這是一場很棒的演講,也是朱老師一場精采成功的演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