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部知識列車 – 活動側寫報導] 第六站 蘭陽女中:王道還助理研究員 分享 『達爾文與達爾文革命』

「東部知識列車:我的學思之旅」系列演講 側寫報導

第六站 2012/5/02 蘭陽女中 
講師: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人類學組  王道還助理研究員
講題:達爾文與達爾文革命

活動側寫:  程依婷  [蘭陽女中高三學生]

東部知識列車:我的學思之旅第六講──達爾文與達爾文革命

達爾文──凡學過國中生物的人,就一定聽過這個名字,大家耳熟能詳的「演化論」就是由他所確立,成為讓現代生物學得以蓬勃發展的基石。

此次講座主題為達爾文及其演化觀點,由中研院王道還助理研究員帶著蘭陽女中的師生們,一起探討這位影響人類科學史甚鉅的偉大科學家!

王老師熱忱與同學介紹達爾文的經典著作。

家世顯赫的紳士科學家

講座開始,王老師的投影片上便是一張達爾文的畫像。畫裡的人斯文,優雅,服飾配件皆顯露出上流階級的品味。只要觀察這幅肖像,便可看出達爾文是個以科學研究為其志業,家境富裕的紳士科學家。

達爾文確實有著顯赫的家世背景。外祖父威吉伍創立了至今仍頗知名的同名陶瓷品牌,祖父達爾文是位名氣不小的醫師,國王曾想請他為皇室御醫但卻遭其婉拒。生長在如此富裕而有名的家庭當中,即使達爾文終日游手好閒也可安穩一世。但達爾文不是,他在人類歷史中取得一個獨特的位置,在科學史的浩瀚星空中散發出璀璨光芒──因為他在1831年,登上了那艘由費茲羅領導出航的小獵犬號。

一個費盡唇舌說服父親同意的決定,不僅改變了自己的人生,更改變了整個人類的歷史軌跡。

王教授詳細介紹達爾文時代的航海技術發展背景。

自然史之大哉問:物種問題(origin of species

在詳述達爾文與小獵犬號的長征前,王老師先解釋了何謂自然史(natural history)。

1815年拿破崙戰爭結束後,英國海軍轉型成研究機構,到世界各地測量海岸以製作航海地圖,並從事自然史的調查──也就是蒐集海外生物、地質標本,調查生物地理分布,以及收集地質資訊等等。

那自然史又是什麼?18世紀時法國學者布豐的著作《自然史》,將自然史的具體內容解釋為:地球的歷史、地球上生命的歷史、生物個體發育史與生物群體演化史等概念。而自然史的根本議題,便是物種問題:古代的生物去哪了?新物種又是從何而來?

與物種問題息息相關的是地質學和古生物學,它們也是演化論發展的關鍵,所以上述自然史的調查即為自然學者(naturalist)的工作。物種問題把自然史的各種研究匯聚一起,使自然史成為一套融貫的科學──也就是所謂的現代生物學。沒有物種問題,就沒有自然史,更沒有演化論,由此可見此問題的重要性。

 

小獵犬號上的自然學者達爾文

達爾文極力爭取成為小獵犬號船長費茲羅的私人旅伴,因為他知道這是個研究自然史的絕佳機會,於是他開始了長達五年的航程。

費茲羅送了達爾文一本書:萊爾的《地質學原理》第一冊。地質學是自然史的一部分,萊爾的這套書更是19世紀初最完整嚴密的自然史巨著,後續出版的第二冊則縝密地探討了物種問題,達爾文便是透過這套書完成了他的科學訓練。

當達爾文來到南美洲後,著實為眼前從未見過的熱帶景象、繁雜物種、原住民生活等等感到驚艷。達爾文此趟旅程有三大收穫:他從各地收集了許多不同的化石;從加拉巴哥群島的陸龜、達爾文雀等等觀察到各式各樣的生物適應;他接觸各地原住民,尤其是觀察火地島原住民來到倫敦後的極端改變,得到一個重大的問題:人的本質是什麼?何以經過打扮後,火地島原住民能和倫敦人如此相似?這兩者究竟是不是「同一種人」?以上種種原因都是促成達爾文研究演化的動機。
航程中達爾文陸續將化石、標本寄回倫敦,田野記錄也託朋友發表於學術刊物上,因此在他回國時,他已經成為了有名的自然學者──而我們所熟知的達爾文,便在此時誕生。

王老師介紹達爾文在小獵犬號上看到的世界奇妙見聞,引發了後來他思考人類始源的靈感。

物種原始論》(on the origin of species)與達爾文革命

回國後達爾文有了地位,娶妻生子,生活不虞匱乏,人生至此夫復何求?但1842年時達爾文選擇搬到倫敦鄉下專心研究,以解決物種問題為人生目標──在1859年達爾文發表了他的曠世巨著《物種原始論》。科學界的水潭被這本著作掀起陣陣漣漪,確立了偉大生物學家拉馬克的生物演變論,「演化論」由此而生。他後來更陸續出版大量書冊,記載實例來闡明他的理論。

生命世界有所謂的適應與歧異,也就是生物物種的變化與分化──這是演化論的關鍵。達爾文的演化論有四大要素:變異(Variation)、遺傳(Inheritance)、天擇(Selection)與生物適應(Adaptation),此四者環環相扣,形成經得起各種質疑與考驗的演化論。

《物種原始論》一書使生物演化成為一門科學──這是科學層面的革命,它還連帶引發人文、文化和思想上的革命。達爾文為西方思想投下一顆震撼彈──人在自然中的地位是什麼?
西方傳統思想受聖經的創世紀概念影響很深,認為人是由上帝所創造,人的地位在萬物之上而非自然的一部份,所以能主宰自然。《物種原始論》一出,此種宗教觀點自然就受到極大的挑戰,就連教宗都曾表示演化論或許「不只是個假說」──演化論對西方世界的衝擊之促成了西方世界的另一波人文革命。

王老師用生動且鏗鏘有力的言語,在兩個小時的講座裡帶領我們踏上小獵犬號,航向以傳奇科學家達爾文的人生為經,科學與演化論為緯構築出的奧妙世界,如同徜徉於浩瀚無邊的知識海洋當中。雖然礙於時間因素,無法聆聽王老師進一步的詮釋及說明,但他使達爾文在我們的記憶中,不再只是白紙黑字上的一個名字,而是一個深刻影響人類的鮮明存在。

小獵犬號載著年輕的達爾文航向南美洲,啟發了達爾文寫下舉世聞名的《物種原始論》;現在,你心中的小獵犬號是否已經準備好,準備航向你的理想了嗎?

達爾文因為一次小獵犬號的壯遊,開啟了其輕采的物種始源研究,也造就了壯觀的達爾文革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