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部知識列車 – 活動側寫報導] 第三站 花蓮高中 :周成功教授 談 『我的學思之旅:成長三部曲』

「東部知識列車:我的學思之旅」系列演講 側寫報導

第三站  2012/4/12  國立花蓮高級中學
講師:長庚大學生命科學系  周成功教授
講題:我的學思之旅:成長三部曲

活動側寫:李依蓉(國立花蓮高中  國文教師)

本次周成功老師精采的成長三部曲歷程分享,感謝花蓮高中李依蓉老師做了以下詳盡的內容側寫記錄:

 

我的學思之旅:成長三部曲

一、     黑暗時期:

周成功教授親切的與花中同學分享自己青澀真誠的年少時光。

(一)國語實小:家境清寒的眷村之子,父親管教嚴格但長年在外;母親則常須兼任父職,並設法開源節流。自己亦因此至今仍不諳台語。

(二)成淵初中夜間部:成績不盡理想,勉強升學。開學後又因家貧無車資,放學後,只能趁四下無人時坐「霸王車」返家。初中三年亦不乏調皮輕狂事蹟。

(三)師大附中(139):以「黑馬之姿」考上第二志願,生活更加如魚得水,籃球、足球、各項比賽及「二支大過」,精彩愜意,但從未細思將來之事。

 

二、     啟蒙:中原理工學院化學系

(一)大一、大二渾渾噩噩度過,學習與生活皆無重心。

(二)大三選修「生物醫學」,自此開啟學習眼界,接觸到構成身體的蛋白質、胺基酸等神奇物質,學問、知識與生命之間有了全新連結。再者,因為喜歡閱讀而開展不同的視野。如:商務印書館出版的《存在主義》,探討生命為何而存?可以有什麼樣的價值?應賦予生命何種意義?透過一連串的哲理思辨,才找到自己!畢竟,無論家人、朋友甚或伴侶終究會離我們而去,無須太在意旁人的評論與眼光,只有自己才是自己人生的主人,也才能確立並肯定自己人生的意義和存在的價值。

(三)報考台灣大學研究所:筆試順手,卻因錯過實驗操作的考試時間而落榜!大學畢業後只好高唱從軍去。

周成功教授詳盡的分享自己的大學時光到後來去美國攻讀博士,最後回國服務,這一路走過的求學點滴與精采際遇。

三、     成長:一個充滿意外的人生旅次!

(一)神奇的巧合:退伍後來到美國,原先預計就讀芝加哥大學碩士班,卻偶然於校車上得到小學同學和妻子世交兩人的指引,輾轉申請到美國新澤西州立大學Rutgers University(NJ,USA)生物化學研究所。人生本是一場探險,也充滿意外的驚喜,其實不必太計較是否偏離原先的人生計畫,過程中縱使有得有失,難免懊惱或遺憾,但增加的各種新經驗將會大大豐富我們的人生意涵!

(二)攻讀博士班:Albert Einstein College of Medicine(NY,USA)時期,有別於過往的資訊不足與個性閉塞,每週一至週五上午皆固定聆聽校內教授分享他們的經驗;下午四點以後則有外聘的教授到校進行專題演講。每天兩場講座一定準時報到,滿足自己的求知慾與人生視野,還因而在校園內小具知名度。

(三)毅然決然放棄在美國的優渥待遇與安適的生活環境,回國後先後任職於:中央研究院生物化學研究所、榮總醫學研究部、陽明大學,2004年再接下長庚大學教職迄今。

 

※結語:

周教授最後以『薛西弗斯』的寓言故事,勉勵花中的同學找尋自己生命的意義和價值,並勇於負責。

回顧自己的成長歷程,我認為,任何人現階段的表現都不等於人生最後的結論,我們應該懷抱著對未來的無窮希望!正所謂「一失足成千古恨」,如今想來也不免心驚膽顫,若稍有不慎就可能遭退學、向下沉淪而不能繼續向前邁進,更遑論擁有如今的成就和生活。

最後,與大家分享一本值得一讀的好書:《The Myth of Sisyphus:Albert Camus 1942》(卡繆:薛西弗斯的神話),Camus認為就表相而言,人生的荒謬,就像宙斯對Sisyphus永無止境的懲罰,日復一日,重複同樣的乏味工作。但其實,“ The struggle itself toward the heights is enough to fill a man’s heart. One must imagine Sisyphus happy. ”(上山的努力即足以激勵人心,我們必須相信薛西弗斯是快樂的!)

沒有人能代替我做決定,只有我能決定自己生命的意義和價值,所以,我是自由的,但同時也是責任重大的,不能夠推諉塞責,只想要自由而不願承擔責任、義務!希望藉由今天簡單的分享,可以做為各位同學將來尋找自己人生意義和目標時的參考!

*附註:

周教授以自己的成長經歷,熱心的為每一位發問的同學解惑。

周教授1990A.D.寫給陽明大學準備投考研究所同學的一封信:「學術研究是一條寂寞而漫長的道路,沒有一種出自內心的召喚,沒有那種圈外人嗤之以鼻的『陶醉感』,可能還是去從事學術研究以外的事比較好!每個人的生命都是一次獨一無二的經歷,可以追求的事物很多,但是都該懷抱著熱情去作才值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