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發表〉台灣科學社群40年風雲◎林照真

gview

台灣科學社群40年風雲 ─ 記錄六、七O年代理工知識份子與《科學月刊》作者:林照真

目 次:

前 言:風起雲湧
第一章:我們都讀物理系
第二章:從自覺運動到《新希望》的誕生
第三章:狂狷科學夢

第四章:隔個太平洋辦《科學月刊》
第五章:保釣運動中的理工科知識份子
第六章:左傾的保釣運動

第七章:賠本辦《科學月刊》
第八章:台灣科普的摸索
第九章:台灣第一個科學沙龍

第十章:觸摸台灣的社會脈動
第十一章:媒體驅動的科學傳播
第十二章:《科技報導》與人造衛星計畫

第十三章:台灣科普的省思
第十四章:科學社群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後記:一次刻骨銘心的寫作

附錄:
受訪者名單
科學月刊第○期發刊辭
科學月刊第一期發刊辭
科學月刊四十年大小事一起記

前言:風起雲湧

文? ∣? 林照真

四十年前,一個尚在冷戰對立、物質相對匱乏的年代,一群心繫科學救國的海外留學生,在愛國愛鄉情懷的驅使下,決定辦一本介紹科學新知的刊物,以啟迪台灣新一代對科學有興趣的學子,《科學月刊》因此誕生!

然而,誰能想到,這本當年印刷平庸、外表毫不起眼的刊物,竟然一直持續發行,一路存活了四十年。

四十年不是短暫的歲月,冷戰早已逝去,匱乏年代更已只在記憶裡,當年那群年少輕狂的知識份子,如今大多已屆耳順之年;而當年閱讀《科月》受啟發的青少年,也都已成學院或科技界的中堅。面對過去這四十年,曾經創立《科月》、參與《科月》、乃至由《科月》伴著成長的幾個世代中,曾經發生許多令人悸動的故事。這些往事,不但是個人人生的回憶,也是台灣科學發展史的重要內容。

今天,《科學月刊》只是台灣眾多的科學刊物之一,不足為奇。然而,《科月》能夠擁有四十年的發展歷史,在台灣卻是一件少有的事。在台灣近代史的書寫中,歷史的視角經常是聚焦在民主化的歷程。早期戒嚴體制對台灣的民主化形成嚴重的牽制,民間社會力受到嚴厲的控制。不論是一九五○年代的《自由中國》、或是六○年代的《文星》,這些提出新價值與反傳統思想的媒體刊物,到最後都遭受打壓與停刊的命運。政治高壓與白色恐怖讓民間噤聲,民主化在當時,是一條走不通的路。

相較之下,《科月》一場四十年的歷史騷動,因為受到的政治干擾較少,卻意外帶給幾個世代年輕人意想不到的科學驚奇。特別值得指出的是,帶動這段驚奇的,則是文史哲政以外、一群以自然科學為主的理工科知識份子。

《科月》誕生於台灣物質條件極差的一九七○年代(民國五十九年),許多熱愛台灣的科學理工科知識份子,以興奮、熱切、同時富有高度使命感的心情,悄悄在台灣撒下科普的幼苗,若從科普的發展源頭找起,外人很容易在台灣的科學史中,找到《科月》獨特的位置。《科月》所引起的騷動,或許不如政治運動那般壯烈,也不像政治民主化可以數人頭來壯聲勢,但是,它卻默默在科學意念間,對特定年輕人產生啟蒙的作用。

基於科學播種的信念,讓《科學月刊》持續了四十年。這段心路歷程,一直是理工科知識份子心中最內斂的情感。只是,這些學理工的科學家,他們不擅於感性抒情,也忘記停下腳步來敘說往事。因而,《科月》四十年豐富的故事,從未完整記錄。值此《科月》四十不惑的生日之時,才使得這些科學家想起年輕時的科學豪情,憶及曾有的科學夢,或是反省並非全無缺點的科學實踐。

冷戰世紀 科學的召喚

只要一談起科學,華人幾乎是完全地臣服與嚮往,這段歷史情愫,要從清末一連串的戰敗經驗說起。代表船堅炮利、富國強兵的科學,幾乎毫無爭議地成為全中國努力的目標,在華人的潛意識中,多數人存在科學可以救國的信念。以致「科學」是成功、進步、與現代的一種象徵,受到國人一致地推崇。這使得《科學月刊》在推動時,比民主運動多了一份安全感。

而在重新還原《科月》這段歷史時,出現了幾個值得討論的社會背景。首先,冷戰世紀的科學競賽與華人在科學界逐漸嶄露頭角,在當年對台灣的年輕學子形成深遠有力的科學召喚。從一九五七年的美蘇太空競賽起,同一年中國裔學者楊振寧、李政道獲得諾貝爾物理獎,都在台灣形成科學熱潮,吸引更多優秀的年輕學子進入理學院,並且出現以台大物理系為第一志願的狂熱現象。理學院的特質與工學院不同,其間隱含對科學純粹知識的渴望與追求,功利色彩較為淡薄,以致台灣的科學啟蒙運動,是先以理學院為主,後續再加入工學院、醫學院等其他領域的知識份子,相繼成為這場科學運動的主體。

同時,這群理工科知識份子,在當年美蘇較勁的歷史背景下,很容易就獲得赴美就學的獎學金,形成了台灣理工學子大量到美國留學的風潮,而有「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說法。他們到了美國後,內心受到極大的衝擊。這些理工留學生充分感受美國的現代化與科學的進步,相較下台灣還是遠遠落後的發展中國家;有不少留學生因此心向美國,學成後都不願回台灣;但也有些留學生心繫台灣,更因此加深他們投入科學教育的心情,並驅動他們為台灣創辦了《科學月刊》──一本民間自主的科學刊物。

這些留學生在六、七○年代台灣物質條件匱乏之時,藉著《科學月刊》的平台,讓無數的台灣年輕學子有機會感受到科學世界的遼闊。《科月》的創辦者不但是無償地付出奉獻,更基於科普的普世價值,提供台灣讀者低於成本的訂閱價錢,這些理念都是《科月》創辦的初衷,與今日部分文化工作者只追求金錢市場的價值全然不同。

而在此同時,美國也反映了與台灣完全不同的政治環境。美國當時正值反越戰的學生運動高潮,其他有關性別、種族等自由主義運動亦正熱烈展開。美國的開放環境與台灣當時的戒嚴封閉形成強烈對比,台獨思想在美國不是禁忌;而努力躋身國際舞台的中國政府,也開始針對台灣留學生進行祖國的溫情召喚;各種不同立場的政治理念在自由開放的美國社會公開辯論著,這些主、客觀因素均使得美國的台灣理工留學生彼此間也有了政治理念的隔閡與間隙。

以致,這群台灣留學生一方面致力於台灣的科學教育運動,但隨著當時的釣魚台事件,對台灣政治的不滿情緒也跟著宣洩出來,因而出現台灣理工科學生政治左傾現象。其結果不但震撼了台灣,對許多個人也造成一生的極大影響,至今仍是爭論不休的歷史事件。

回想這一群在六、七○年代長成的理工知識份子,多半是在民國三十幾年出生,他們若不是生長於國共內戰的中國,便是在日本殖民時期結束後的台灣本地長成。但即使出生地不同,卻都是在台灣經濟條件最困頓的環境中長成。與文史人士相當不同的是,這群理工科知識份子同樣在戒嚴政治控制中成長,卻因為在科學中安身立命,純粹的科學本身就足以令他們著迷,那種沈浸在科學知識的享受與快樂,成為這群理工科知識份子樂於推動科學啟蒙的動力,進而在台灣進行了一場前所未見、「安全性」也較高的科學運動。

這場運動在台灣引發了不小的科學騷動。這股騷動一方面形之於個人層次,另一方面更帶動了四十年台灣社會的科學脈動。而這些推動科普運動的自然科學家,也呈現了濃烈的人文關懷,在他們心中並無衝突的兩種文化,無疑是最值得探索的心靈活動。對這群理工背景的人來說,台灣最主要的課題不僅僅是民主,還有科學。他們以理性、客觀的態度來反抗教條、迷信,這些信念,到今日還值得人們繼續努力。

換言之,起源於這群自然科學家心靈、而後開展的科學啟蒙面貌,是《科學月刊》可以提供的觀察線索,《科學月刊》補足了「科學社群」這個認識論的缺口。正如同中研院數學所研究員李國偉意指的,「科技」的次文化至少要包含兩個向度:一是「科技知識」所架構的世界,二是「科技人員」所集結的社群。李國偉說,知識世界的探討,著重在理性、邏輯、方法、真理、演化等問題。而科技社群的描寫,需要借重政治、經濟、社會的概念,進行權力網絡的動態分析1。

就李國偉提到的第二個面相,從政治、經濟、社會等概念出發,針對台灣的科學社群進行動態分析,便是本書嘗試書寫的初衷。雖說科學知識的探索是由理性與客觀的心靈出發,但當近距離檢視理工科成員組成的科學社群時,自是包含政治、經濟、社會等時代背景,並無可避免有著個人的情感與主觀的想像。這些自然科學家從科學的理想出發,以台灣這塊土地做為實踐的場域,並且開始思考科學與台灣本土文化的關係。如今回頭書寫這段歷史,毫無疑問,必然充滿古早台灣味。

台灣科學史的記錄者

在這樣的歷史氛圍下,發跡於四十年前的《科學月刊》及其參與者,提供了一個歷史的縮影,足以讓後來的人理解當時的時空背景,這也成為本書開展的主要架構。《科月》創立於台灣物質生活困頓、民主條件不足的時代。在這樣一個「缺陷」的時代中,卻有為數極多的科學家知識份子,不計酬勞代價,個個以志工身分投入《科月》的工作中,親身參與科普工作,這些熱情在同世代的科學家中傳染,他們點燃年輕人對科學的熱情,也展現自己對台灣的熱愛。

《科學月刊》記錄自己的成長,也記錄台灣科學的發展進程。重新回顧其中的點點滴滴,《科學月刊》無形中成為台灣科學歷史的忠實記錄者。因而,本書正是想透過《科學月刊》的檔案紀錄,以及《科學月刊》參與者的口述歷史,為台灣理工學者為科學撒種與發芽的歷程重新拼圖,並還原台灣社會與科學結緣的那個年代。

循著走過的足跡,不禁讓人反省,《科月》存在的意涵,其實並非只是科學知識的單一面相而已。《科學月刊》以一本雜誌的型態,透露了科普、科學社群、科學本土化、科學與政治等多重意涵。本書一章章娓娓道來,提供讀者認識台灣另一種參考面相。

本書不但記錄了《科學月刊》參與者的心路歷程,也寫下了台灣幾近失傳的民間科學史。《科月》從創立者林孝信的起心動念開始,逐漸串起包括劉源俊、李怡嚴、張昭鼎、曹亮吉、周成功、劉廣定、李國偉、林和……無數理工科學家奉獻科學教育的熱忱。

本書試圖重現當時林孝信風塵僕僕地奔走美國各大校園的情景,他的苦行僧身影,為《科月》留下強烈的影像記憶。而不同於林孝信的情感外放,劉源俊以其嚴謹的人生態度,幾乎是陪伴《科月》走過四十年。還有律已甚嚴的李怡嚴,為了《科月》,竟然把自己的存摺整個奉獻出來,他對《科月》的投入熱情,讓當時共事的盧志遠,至今還把這些事掛在嘴邊,念念不忘。

這麼多年來,這些理工科知識份子像是欠缺宣傳般地,第一次在本書中展現出他們動人的人生故事。因而像是以「阿草」為筆名的曹亮吉,不但為《科月》開創科普的可能性,科普更成為他一生努力的目標,目前已是台灣著作等身的數學科普作家,展現了台灣阿草的原汁原味。還有周成功,無意間竟發展出免費報形態的《科技報導》刊物,他自己找廣告商、找訂閱者、還充當記者採訪,不但解決了最棘手的財務問題,難能可貴地延續了《科學月刊》的命脈,更使得《科技報導》成為科學社群集體發聲的管道,發揮了前所未見的科學監督力量。

另外,還有在台灣致力催生科學文化的林和、牟中原、李國偉,以及桀驁不馴的王道還,他們的心情與故事,均在本書各個章節中登場。另外還有太多無法一一提及的科學家,他們總是默默地付出,從未到處嚷嚷他們的理念與曾做的事。但是這些人共通的理工醫科背景,以及他們對科學的情感,均在《科月》四十年的歷史頓點中,形成了群聚的力量,值得當代的台灣民眾駐足聆聽。

或許,由《科學月刊》所引發的騷動,在台灣今日議題總是尋求辛辣、衝突的輿論圈而言,實在不夠引人注目。但是,當進入台灣的科學歷史脈絡,去尋找知識發展的軌跡時,會發現《科月》已經建立四十年的歷史生命,實是台灣珍貴的資產。而在民國六、七○年代,這群理工科知識份子主導的科學思惟與行動,更已在歷史上留下清晰的身影。《科學月刊》成為台灣的自然科學者們共同參與的平台,幾乎可視為是台灣第一個隱然成形的科學社群。循著這條看得見的清楚軸線,可以重新閱覽科學社群的心路歷程,也可以理解科普在台灣播種的心態。

因而,本書認為,《科學月刊》不僅僅是一本雜誌而已。《科學月刊》記錄了科學價值在台灣發展的歷程;而《科學月刊》的參與者,基於他們堅信的科學理念,具體實現了科學教育啟蒙的理想。

但其中也有一些遺憾。來自台灣理工界的這場科學盛宴,雖曾經上演一場迷人的科學沙龍,也曾經形成凝聚的科學知識力量,對於台灣的科技政策提出諍言與建議。只是,到目前為止,這個科學社群的力量仍然無法形成更具結構性的影響力,這個未竟之事,將是台灣科學界眼前最大的試煉。

最終來看,藉著《科學月刊》四十年故事的集成,將可為台灣的科普發展、科學社群,刻畫出清晰的面貌。本書願讀者能藉著書中所提示的科學腳步來認識台灣;而在明白這段歷程後,也能充分理解這一群為台灣努力的自然科學家不為人知的心情故事。四十年來,他們總是靜悄悄的;在四十年過後,願心領神會的讀者,能夠不吝給予熱烈的掌聲。

(更多內容請參閱本書)

2 Responses to 〈新書發表〉台灣科學社群40年風雲◎林照真

  1. 一本陪伴青年學子?横自然科學境界的雜誌,竟有這麼感人的奮鬥史,不由自主的肅然起敬.由衷的感謝先進們的一份對理想的堅持及使命感造就了我們這些後輩的恩澤.你們的奮鬥吏是一本活生生人文與科技結合的教材,也是科學人的驕傲,在功利主義充斥的現今社會,讓我震撼,身為人母及人師的我下定決心當一個小園丁,將各位前輩的奮鬥歷程,在課堂上闡揚.

  2. 非常謝謝林老師的鼓勵。
    當日我回去後也立刻將林老師的書讀了大半本。雖然我自己也幫忙過一陣子科月的編輯工作,對上古的事還沒有這麼清楚。倒是科月、保釣、及自覺運動都在我的大學教育中留下了不可泯滅的痕跡,影響了我的抉擇與志業。
    人生很多時候實在不在於在學校中學了多少,而是甚麼時候幡然覺悟自己生命中少了甚麼,而且願意去彌補。
    台灣的小孩子,大部份少了這種對大環境以及對自我覺知(self awareness)的機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