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對立 歷史課本須回歸憲法

撰文|成功大學副教授 黃清賢
原文載於聯合報

map7教育部進行高中歷史課綱微調討論,再度引發去中國化或去台灣化的爭議,使得應建構學生正確知識體系的教育材料,摻進撥弄統獨敏感神經的政治紛擾,讓人擔憂莘莘學子是否會無所適從,從小就滋生異化對立。
歷史教科書本來就是論述先人建立國家的歷程與願景,形塑人民應有的國家意識基礎,世界各國皆然。但在台灣,由於國家定位涉及兩岸關係的爭議,只要談到歷史課綱的修正,就會陷入政治口水的混戰。
想要解決這些爭議,就必須回歸賦予台灣政治正當性的最高法典,亦即中華民國憲法的架構,凝聚全民共識以建構國家意識。
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的台灣歷史是什麼?應是源自於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中日和約等一系列法理文件,也就是台灣應包含在一九四七年制訂的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而這樣的架構使得台灣與中國大陸不應該以兩條平行線來看待歷史。
更何況一九九一年起的一連串修憲中,前言還特別強調「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而增修憲法條文。不論是藍營或綠營,都曾經在這樣的憲法架構下執政,因此中華民國憲法架構正是也應是建立台灣歷史的基礎。
Read More

【教育理念】新酒要裝在新皮袋 ── 十二年國教新課綱的必要

撰文|清華大學物理系 王道維教授

就筆者的觀察,在所有反對十二年國教的聲浪中,最強而有力的理由就是新課綱的準備不足。
原來教育部(與主編課綱的國教院)是要等到108年才公布十二年國教所使用新課綱,是因為最近的反對聲浪高漲才說要提前到105年公布。那時今年已經進到國二的第一屆學生都已經升上高三了,他們在這五年之中又該受到甚麼樣的教育呢?這顯示教育當局所言之鑿鑿的二十年預備其實是非常膚淺的,也難怪許多人對這政策的美意從起初就無法信任。
理論上來說,當十二年國教實行的時候,國中與高中職六年應該看成一個整體,是幫助學生從懵懂的孩子轉化成開始尋求自我認同並為自己人生下一階段確認方向的重要階段。少了一次升學考試的阻礙,也就多了許多容許犯錯、探索與成長的空間。如果更早就有這方面的計畫與安排,這些學生的確是有可能在青少年時期活得比現在更精彩,更有創造力。反之,若失去合適的課綱引導,這段過程更可能徒增紛擾,導致出更多的教育問題。
Read More

【教學課綱】課綱大革命的迫切性--從考試、霸凌及十二年國教談起

撰文|新北巿中小學家長協會教育議題召集人 陳麗雯
 (原文載於NOWnews)

離開國中小書本已近三十年了,自栩年輕時也可以號稱是考試的料,在國立編譯館一綱一本的年代,各項學科考試成績都算差強人意,當時補習的人口比例並不高,當時年輕矇懂,只知道學校教的就要努力去唸,為的就是考上好學校,根本未曾深思為何要與其他人都念一樣的科目及內容?為何要背那麼多公式?為何要記得那麼多死知識?考完後又全部還給老師,出社會後當時背記的死知識多數也都用不到! 
三十年過去了,經過多年的教改,自一綱一本改為一綱多本,號稱是多元學習的制度,但當筆者孩子五年前開始就學後,才發現現今孩子要背、要記的死知識比三十年前還可怕,國小時或許還好,但國中時就很慘,每科從一本變多本,且考試題目號稱要靈活,光死記一大堆死知識還沒用!再加上有的科目(如:國文科)還講白的說基測很大的比例會考多本以外的範圍,造成很多孩子竟然從國小就開始補國文、作文,且很多孩子在國中都是補「全科」的,真讓人懷疑教改改到那裏去了? 
Read More

【教育理念】十二年國教問題分析

撰文|台北市立中正高中老師 賴和隆
前言:
十二年國教在國中升高中部份,兩個制度上的關鍵議題為免試入學與特色招生,姑不論這兩項問題,我們必須再往更深處看去,以釐清問題,深入教育本質,藉由改革的浪潮,將台灣的教育與學習進階到下一版本。
底下就個人觀察,分析關於十二年國教中的相關問題,並嚐試製表,以利思考。
Read More

【教育理念】培育科技人才須從重訂高中課綱做起

撰文|劉廣定
以「羅馬酒杯」為例談課綱之缺失
上文述及台灣現行高中物理與化學課程綱要內涵,少於美國1996課程標準的一些重要項目。實際上缺少的重要的內容還有不少,今以大學入學考試中心(簡稱「大考中心」)99年學科能力測驗自然科的一單選題為例說明之。原題(第59題)為:
大英博物館中收藏一只四世紀的羅馬酒杯,其獨特之處為:白天在光線照射下,酒杯的顏色是綠色的;晚上若燈光由內透射,則呈紅色。也就是說,它其有反射光與透射光為互補光的特徵。(兩道光為互補光的意義為此兩道光可合成為白色光。)分析這只酒杯的化學成分,發現和現代無色透明玻璃相近,主要成分均為二氧化矽,比較特別的是含有金、銀混合比例3:7的奈米顆粒,其粒徑約為70奈米,下列相關敘述,何者正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