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鏡美國】多元入學發現明日之星

撰文|清華大學動力機械系教授 陳榮順
071我國大學自91 學年度起實施「大學多元入學方案」,大學多元入學制度改善一試定終身,強調大學自主多元管道、適性選才。十多年來,分別以推薦、申請及繁星等甄選的入學生,在學業成績及休學、退學比例等就學穩定度方面,普遍優於考試入學生。
有些學校顯示,甄選生在書卷獎、二分之一不及格及社團表現優於考試入學生,說明多元化入學確已收到成效。
大學多元入學並不在於入學管道的多元,而是大學生來源的多元。大學生組成的多元需包括地域、社經地位、族群等的多元。而大學生的多元組成為大學追求卓越的必要條件之一,並非只是實現社會正義。在美國的知名大學,學生的多元是各校的普世理念,美國名校的申請入學為「真正」的多元化招生政策,導致學生來源的多元化。
以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為例,其為全美最多元化招生的一流大學,其中包括有色人種超過50%,學生來源平均來自全國各區,每年約有15%學生的家長從未進入大學就讀的低社經背景。
史丹佛大學招生網站明示,其學生來源應包括不同的區域、社經地位、宗教、文化和教育背景。學校認為最好的教育來自於多元的學生,經由互相包容、互相尊重的學習環境,激發多面向思考解決問題的能力,並藉以追求卓越。美國長春藤及公私大學各校的基本招生政策亦是如此。
Read More

【教育理念】談12年國教下明星高中的定位

撰文|高中教師 雲深
原文已載於台灣立報

教育部不斷強調12年國教的首要目標是降低學習壓力,營造讓孩子更快樂的學習空間。但實際上在現場所感受到的是學習壓力不降反升,國中端的孩子要花更多時間補習、做義工,增進「多元學習」。而高中這一端,現場教學的老師憂慮這群未經過太多考試「淬鍊」出的學生能力,對剛升上高一的學生拚命地「進補」。不管是哪方,都讓孩子們添加了更多壓力,而違背了12年國教的本意。
這些壓力來自於,無論國民教育怎麼調整,家長與老師還是殷切的期盼自己孩子上「好學校」這個堅不可破的思維。12年國教,不管是對學生、家長或是老師,彷彿又是一種新的魔咒。明星高中,在12年國教中究竟扮演怎樣的角色?而12年國教的政策到底是解除了升學主義的魔咒,還是把這個魔咒給擴大化、全面化?
回顧自身經驗,在就讀明星高中時,儘管在課業上壓力確實很大,對於考試也經常感到痛苦,然而,對於學校我依然有一定的認同感,因為在課堂上的討論跟學習與自己就讀國中時迥然不同,不管是與老師或是同學的互動跟學習,在一定程度上都滿足了我更深的求知慾跟加深了自己的思考能力,這些相互激盪出的火花對於我來說仍是珍貴的一部分。
Read More

【教育理念】高中教育應回到學習本質

撰文|清華大學物理系教授 王道維
(原文發表於2012年3月18日中國時報)
自從宣布十二年國教的政策以來,社會上爭議最多的是關於明星高中免試名額的問題,直接觸動到台灣教育中最敏感的神經。而這些爭議最根本的原因在於,我們對高中教育在國家整體發展中應有的定位並未有共識。
在大多數家長心中,所謂的「優質高中」是那些升學率極高的「明星高中」。原因不外乎是希望藉由同儕間的學習風氣或老師的嚴加管教來幫助學生進入熱門的大學科系。這也是許多明星高中校長反對增加免試名額的主要原因。表面上看,這好像是一個理想單純的學習環境,但其實卻是獨尊考試下的偏狹選項,更別提其中許多學生可能只是因為家境優渥,從小被逼著補習才得以進入。所以這最後所牽涉到的是社會公義的問題,與國民教育本質所希望達到的「促進社會階級流動」背道而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