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理念】沒有一步到位的革命:論十二年國教

撰文|清華大學動力機械系教授 彭明輝

十二年國教最受矚目的訴求是免試升學,它既被官方當作是達成政策目標的關鍵,也是反對者批評最嚴厲之處,尤其「超額排序」的辦法更是爭議的焦點:官方版本堅持要把會考成績當作優先序最低的排序依據,反對者則堅持除了會考成績之外不要再增添其他排序的項目。
仔細揣摩〈高中高職免試入學作業要點訂定及報備查原則〉,教育部顯然是想利用免試入學作為推動兩大政策目標的關鍵手段:(1)舒緩國中學生升學壓力,落實多元學習與適性發展。(2)各高中職發展學校特色,並依據學生學習能力提供不同難度與廣度的課程,以便兼顧學生個別差異,進一步落實適性教育。
官方版本顯然把一元化的入學考試當作歷年來教育無法多元化的罪愧禍首,所以在考慮「超額排序」辦法時非常堅持多元的排序,甚至在列舉排序項目時含蓄地暗示排序項目的優先序為:志願序、就近入學、扶助弱勢、畢業資格、均衡學習、適性輔導、多元學習表現,而會考表現則刻意地被安排在最後一項。
Read More

【教育理念】「公平」的考試犧牲了什麼

撰文|清大動力機械系教授 彭明輝

台灣人好談教育問題,卻經常分不清楚教育問題的本末與輕重,以致於教改的爭議泰半是雞毛蒜皮的小事,而真正嚴重地本末倒置的大事卻積習多年而無人聞問。譬如,只問要不要在形式上保留明星高中,卻不去問明星高中存在的目的與配套的教材與教法。更要緊的是,現實上考試方法確實無可避免地會引導學校的教與學,那麼考卷的出題到底要優先達成哪些任務,要優先避免哪些弊病呢?要回答這問題,首先要釐清教育的首要目標是什麼。
考試制度與題目的設計當然是要引導教與學去達成教育的首要目標,而且絕不可以防礙這個目標的達成。但是幾十年來有關升學制度的論爭都集中在「公平」與「客觀」,而對「公平」與「客觀」的堅持使得我們一度廢除作文題、簡答題與申論題,使得我們犧牲掉教育的首要目標:培養學生閱讀與表達的能力,資訊蒐集、彙整、分析、與整合的能力,以及思考、創造與批判的能力。這些能力能考得出來嗎?當可以!簡答題、申論題、口試的方法很多,只要負責題庫工作的單位善用各種不同的考試題型與出題技巧,一定可以在可接受的可信度下達成必要的效度。如果考試方式可以充分辨識出學生各方面的能力,學校和補習班自然會積極去培養學生的這些能力。假如這些能力是值得積極培養的,而補習班也確實有助於提升相關的能力,就沒必要反對補習班的存在了。
我們過去反對「考試領導教學」與補習班,是因為考試只考死背和記憶,以及過度練習產生的枝節、瑣碎能力。只要改善考試的方法與內容,就可以大幅改善這個弊端。
Read More

【教育理念】從高中的適性教育看大學入學方式的改善(上)

撰文|清華大學物理系教授 王道維
摘要:本文從分析大學入學制度為何可能深刻影響高中教育與國家人才培養開始,比較世界先進國家的兩、三種典範類型,發現多元適性的教育與選擇機會可能是現階段最重要的環節之一。在此方向下,我們再討論目前台灣各種入學方式的優缺點與改進之道。而其中又以改善甄選入學的評審機制為最應努力的空間,並可能為高中適性教育與學生的多元發展提供發揮的舞台。
Read More

【教育理念】再啟動台灣學教界對教育的覺知與夢想

撰文|台大化學系教授/科學教育發展中心主任 陳竹亭
(本文選自7/11舉辦之「十二年國教論壇」手冊序言)
七月十一日的活動本來是「第二屆居禮化學營」的中學化學教師座談會,找我負責規劃。在此場合談十二年國教也許並不是最允當的主題,所以決定舉辦這次的十二年國教論壇,絕非即興之作。而是NTU CASE與張昭鼎紀念基金會在教育相關合作上的一個起點。
十二年國教是政府將在103年實施的主要教育政策。雖然政府的論述與遊說動作尚有未逮,但是箭已在弦,只是要打的是甚麼靶仍是眾說紛紜。民間與媒體都引發了不少的聲音,隱然是個不定時的未爆彈,伺機而發。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