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理念】打掃變升學籌碼 比序反教育

撰文|師大附中教師 毛立甫
原載於聯合報

許多關心教育的團體人士不斷質疑十二年國教相關配套未準備好,筆者也想提醒教育部目前設計之比序制度對教育的反效果。
首先是獎懲。獎懲一旦成為比序項目,教育舉動的初衷便易遭偏行,比如是否有人並非發自內心而以刻意的行為求獎?若遇學生犯錯,師長會如何下手?掩飾以助其升學或記過以一罪二罰?我們的教育是否要壓抑犯錯學生面對錯誤的空間?基北區已把獎懲比序刪除,但此舉是因無法訂出標準一致的獎懲原則而非基於教育理念,終究令人感嘆。
Read More

【教育理念】免試升學比序 幫弱勢生倒忙

撰文|清大孫運璿榮譽講座教授 李家同
本文原載於聯合報

當初十二年國教免試升學一定是希望能夠幫助弱勢孩子的,但我認為其結果正好相反,因為免試升學的比序辦法絕對對弱勢孩子極為不利。
我們教授中有很多人會做機器人,有幾位教授正好有孩子在國中念書。他們就教自己的孩子組裝機器人,也勉強解釋給孩子們聽機器人的原理。在過去,他們是不會做這種事的,現在他們如此做是因為十二年國教的免試升學辦法中規定凡是學生有這種能力的一概要加分。聽說這些得天獨厚的孩子們也有一個麻煩,那就是聞者有分,一旦同學知道了,紛紛申請也要來學。可是對一些弱勢的孩子來說,他們絕對吃大虧,他們可能沒有一個父母會做機器人。
Read More

【教育理念】學測尊性向,指考重公平?-高三休長假,大一心慌慌

撰文|台灣大學理學院院長 張慶瑞

從民國83年開始舉辦學測到現在已經二十年了,學測實施後的優缺點,如人飲水點滴在心頭。高中最後一年的教學因為學測錄取名額擴大而無法正常運轉,大學第一年的教學也必須因應只讀兩年高中的新生而調整,學測的出現讓高中與大學教學產生劇烈變化,是當初推動學測的專家所無法預料的。二十年前,我負責台大物理系的招生委員會,在很多科系都不敢貿然參加學測試辦選才時,物理系率先以兩名學生試辦『推薦甄選』,並採六倍率甄選。早期學測是十級分,一開始實施就發現有困難鑑別,甚至有立法委員質詢物理系甄選過程的公平性。經行文大考中心反映小數點之採計方式瑕疵,大考中心了解實務問題狀況後,修正為十五級分且明定四捨五入準則。
Read More

【教育理念】決策粗暴,國教前途堪憂

撰文|清華大學動力機械系教授 彭明輝

二十年前教改人士一意孤行地推動「廣設大學」,完全未能預見少子化之到來,以致今天後果不堪收拾。這個教訓充分印證西諺:「往地獄的道路鋪滿善意」。任何政策如果無法預見所有可能的後果,最後往往都是「立意良善而禍害無窮」──教改如此,退休制度的變革如此,十二年國教更是如此。
十二國教欠缺完整配套,超額比敘的方法更引起全國恐慌,以致許多家長和教師對未來的教學品質普遍喪失信心。可以預期的是私校將興起,高中惡補將更加猖獗,原本意在「改善不合理升學壓力」的十二年國教,有可能會反而加強升學的惡性競爭。
Read More

【教育理念】沒有一步到位的革命:論十二年國教

撰文|清華大學動力機械系教授 彭明輝

十二年國教最受矚目的訴求是免試升學,它既被官方當作是達成政策目標的關鍵,也是反對者批評最嚴厲之處,尤其「超額排序」的辦法更是爭議的焦點:官方版本堅持要把會考成績當作優先序最低的排序依據,反對者則堅持除了會考成績之外不要再增添其他排序的項目。
仔細揣摩〈高中高職免試入學作業要點訂定及報備查原則〉,教育部顯然是想利用免試入學作為推動兩大政策目標的關鍵手段:(1)舒緩國中學生升學壓力,落實多元學習與適性發展。(2)各高中職發展學校特色,並依據學生學習能力提供不同難度與廣度的課程,以便兼顧學生個別差異,進一步落實適性教育。
官方版本顯然把一元化的入學考試當作歷年來教育無法多元化的罪愧禍首,所以在考慮「超額排序」辦法時非常堅持多元的排序,甚至在列舉排序項目時含蓄地暗示排序項目的優先序為:志願序、就近入學、扶助弱勢、畢業資格、均衡學習、適性輔導、多元學習表現,而會考表現則刻意地被安排在最後一項。
Read More

【教育理念】如果分數可以用錢買

撰文|台灣師範大學機電科技系助理教授 吳順德

十二年國教尚未上路,但各學區入學制度的設計,卻已在各地引發許多爭議。在彰化,有家長願意花錢,請槍手幫孩子做科展來爭取升學加分;在高雄,有家長利用權勢或以金錢攏絡,將自己的孩子送進體育班、音樂班,以利參加團體競賽來爭取升學加分;在宜蘭,有家長送禮來討好老師,增加孩子出任幹部或各科小老師的機會。此外,也傳出有家長利用「拾金不昧記小功或嘉獎」的規則,直接花錢讓孩子「拾金不昧」來爭取升學加分,未來「我丟我撿」的笑話可能時有所聞。
儘管競賽成績、幹部服務、獎懲紀錄可以替升學加分的設計,使得金錢以猛烈無比的速度介入了教育這個神聖的領域;但是,有一群教育行政人員、老師、家長從「鼓勵學生多元發展」的角度出發,主張不要將這些項目從比序條件中刪除。因此,贊成刪除者與反對刪除者各說各話,莫衷一是。
Read More

【教育理念】全民英檢不利貧生 獎懲紀錄恐有造假 刪除不公不義的超額比序項目

撰文|台灣師範大學機電系助理教授 吳順德

在十二年國教的「免試入學,超額比序」制度中,有部分項目是「不公不義」的。
所謂的不公,是指「因社經地位的差異,而產生的不公平現象」。例如,高雄區採計「全民英檢」做為比序條件,就是一個「不公平」的設計。「全民英檢」通過的門檻相當於國中畢業程度,要通過「全民英檢初級」,必須學完國中三年的英文課程,因此,一個正常在校學習的學生,是無法在國中畢業之前取得「全民英檢」的及格證書,要取得這項分數的學生,得額外花錢到補習班去補習,這對於經濟弱勢的孩子是非常不公平的。
Read More

【教育理念】「公平」的考試犧牲了什麼

撰文|清大動力機械系教授 彭明輝

台灣人好談教育問題,卻經常分不清楚教育問題的本末與輕重,以致於教改的爭議泰半是雞毛蒜皮的小事,而真正嚴重地本末倒置的大事卻積習多年而無人聞問。譬如,只問要不要在形式上保留明星高中,卻不去問明星高中存在的目的與配套的教材與教法。更要緊的是,現實上考試方法確實無可避免地會引導學校的教與學,那麼考卷的出題到底要優先達成哪些任務,要優先避免哪些弊病呢?要回答這問題,首先要釐清教育的首要目標是什麼。
考試制度與題目的設計當然是要引導教與學去達成教育的首要目標,而且絕不可以防礙這個目標的達成。但是幾十年來有關升學制度的論爭都集中在「公平」與「客觀」,而對「公平」與「客觀」的堅持使得我們一度廢除作文題、簡答題與申論題,使得我們犧牲掉教育的首要目標:培養學生閱讀與表達的能力,資訊蒐集、彙整、分析、與整合的能力,以及思考、創造與批判的能力。這些能力能考得出來嗎?當可以!簡答題、申論題、口試的方法很多,只要負責題庫工作的單位善用各種不同的考試題型與出題技巧,一定可以在可接受的可信度下達成必要的效度。如果考試方式可以充分辨識出學生各方面的能力,學校和補習班自然會積極去培養學生的這些能力。假如這些能力是值得積極培養的,而補習班也確實有助於提升相關的能力,就沒必要反對補習班的存在了。
我們過去反對「考試領導教學」與補習班,是因為考試只考死背和記憶,以及過度練習產生的枝節、瑣碎能力。只要改善考試的方法與內容,就可以大幅改善這個弊端。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