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理念】檢視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實施計畫之總體目標

撰文|陳姵蓉

要達成效果,目標必須明確。撇開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的具體措施不談,檢視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之七項總體目標,不難發現,其所設定的總體目標是具有相當難度並且不清楚的,甚而目標與目標之間存在著一定程度的矛盾性。
為了讓人能清楚了解一件事物以及,並且讓大家在認知上達到一定的共識,我們可以經由不同角度的討論,來將一個字詞物作出較清楚的闡明。倘若我們用這種方式來檢視十二年國教計畫中的總體目標,就會發現條文中有很多字詞之定義尚待釐清,舉例來說,總體目標第三項中所謂的「機會均等」之概念,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的定義,當學生的成就與其社經背景沒有因果關係時,即為教育機會均等。但是,如何證明學生的成就與其社經背景無關?要證明這樣的單一因果關係就有困難。其次,就字面上來說,機會均等可以有不同的意義:比如它能代表「相同能力的學生能夠有一樣的機會達成相同的教育目標」,亦或代表「弱勢學生經由一定的輔助措施能夠達成與一般學生相同的教育目標」。

Read More

【教學現場】教學文化將決定十二年國教的成效

撰文|政治大學財務管理系教授 周行一
原文載於聯合報

雖然十二年國教已經立法通過,但是民眾對於中等教育是否能因此改頭換面,培養出潛力無窮的高中生,仍有很深的疑慮。教育品質是由教學文化決定的,大家應該致力於改善教學文化,才能真正做到十二年國教所楬櫫的適性教學。
我剛拿到博士學位後,在美國聖塔克拉拉大學(Santa Clara University)從助理教授幹起,第一天報到後,系主任就對我耳提面命:將來想要升等拿終身教職,必須教學與研究都好才行。第一學期過了三分之一時,系主任突然來研究室找我,說我的MBA課程內容的深度及嚴謹性足夠,但是學生的學習效果不好,他很認真的講,如果我無法進步,就不會有學生願意選我的課,當然學校也就沒有理由付我薪水了。
系裡的資深教授主動提出願意觀察我的上課過程,同時請來教學與學習中心的專家,錄影我的上課狀況,跟我討論如何改進教學。第二學期結束後,系主任表示我的教學已達水準,應開始更關注於研究產出。我到哈佛大學商學院訪問時,院長告訴我,哈佛老師必須是一位很棒的研究者及有好的教學表現,或者是一位很棒的上課教師及有好的研究成果,才能升等。資深教師與新進教師混合組成教學團隊,共同討論和教授同樣的個案,幫助新鮮人養成良好的教學習慣。
Read More

【教授觀點】十二年國教關鍵 就在適性分流

撰文|台灣師範大學名譽教授 吳武典
原文載於中國時報

在立法院激情地通過十二年國教的母法《高級中等教育法》後,我們該冷靜地思考教育革新的一些根本問題了,尤其是涉及人才培育的適性分流問題:究竟學生的生涯定向(包括學涯與職涯)要提早、延後或維持現狀?分流制度涉及學制及課程,也與適性教育或人才培育有非常密切的關係,可惜《高級中等教育法》和「人才培育白皮書」初稿都沒提到這點。
以德國和美國這兩個先進國家為例,德國提早分流,美國延後分流,各有其背景和優劣。台灣現況是:羨慕德國(行行出狀元,各類人才輩出,國家競爭力強),卻學美國(強調均等、和諧,自由發展、不貼標籤),非驢非馬,似乎有點人格分裂,造成了今日人才斷層的危機!教育制度模範生芬蘭則是延後和提前分流的綜合體,本來學德國,後來發現太早不好,現在是既分且合;一位中學生可以根據自己的專長、興趣和程度選修,學科、術科並重。例如英文初級、數學高級,外加汽修、電工;而且技職和普通教育體系之間多處可以交流、互換。他們為何沒有人格分裂呢?就是落實小班適性教學,老師多、待遇好,而且學歷高、本事強、熱忱夠。由於國情和條件不同,也許我們很難炮製芬蘭經驗,但他們緊緊抓住既有教無類又因材施教、優良師資、多元價值觀等教育本質要素,直訴學生的需求與福祉,超越了分與合、延後與提前等形式之爭,卓越與快樂兼具,令人欽羨,值得借鏡。
Read More

【教授觀點】免學費? 不如好好用錢

撰文|清華大學物理系教授 王道維

教育部前兩個星期好不容易安撫了些對於十二年國教免試入學的抗議,其「免學費」的政策最近又受到許多質疑,跟著又是一連串的不盡人意的調整與妥協。到底十二年國教應該是人民的權利還是福利、如何計算家庭收入、高中高職是否分開處理等等,幾乎這每個問題層面都有教育團體與政治人物的許多不同看法,莫衷一是。
其實如果要歸本溯源,「國民教育」基本上就應該是人民的權利與義務,是政府為了國家長遠發展而施行的人才培育計劃。如果國教不具義務性質,而只提供諸如「免學費」的政策就只能算是政府的一項福利,協助有孩子在學的家庭能在教育上有進一步的投資。但事實上,全世界很少有國家像美國一樣實行完整的「十二年義務教育」,卻的確有許多經濟發達或稅收豐富的國家提供幾乎免學費的後中教育(16-18歲)。以此而言,單純的免學費政策本身就不是台灣目前中等教育最急切的事情,因為高中職的學費基本上還是台灣大多數家庭所願意並且負擔得起的,而弱勢學生的教育經費總可以從社會福利方面提供進一步的協助。
Read More

【教育理念】不是國教的十二年國教

撰文|台北市教師會副理事長 張文昌
原文載於台灣醒報

自從馬總統在100年元旦宣布103學年正式實施上路,兩年多過去了,「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簡稱十二年國教)卻從一開始得到高度支持到現在反對聲不斷。
本文試著從當年九年國民教育實施與現今十二年國教之實施之異同,探討十二年國教實施所發生的一些關鍵問題,並提出具體建議。
多數民眾以為十二年國教就是九年國民教育延長三年(註1),就是「免試就讀學區公立高中」、「高中職國中化」,然而實際上十二年國教與九年國教相當不同,使得民眾期待落空,形成不滿情緒,其差異整理如下表:由上可見,國民教育的本質是以政府辦理、公立學校為原則:九年國教依國民教育法「以政府辦理為原則」,就是政府有義務責任提供各學區足夠招生名額的公立國民中學、國民小學,在部分來不及新設公立國中之學區,才由政府遴選優質私立初中並徵得其董事會之同意成為「代用國中」,屬「公辦民營」性質,並具「行政事務委託契約」性質。
十二年國教在公校不足以容納所有國中畢業生之前提下,將私立高中職納入十二年國教範圍,卻未依此原則辦理。
Read More

【教授觀點】教育的緊箍咒

撰文|清華大學物理系教授 王道維

最近有三件與教育相關的新聞登上了版面,分別是教育部所公布十二年國教高中免試入學比率的配套措施、大考中心所建議的大學招生及入學考試調整研究方案、以及教育部的大學退場與合併方案。
這三件事本身都不是甚麼驚天動地的「大事」,而是作為過去所推出的一些主要政策而調整的配套措施。但從這些調整方向,我們可以感受到我們政府的教育規劃開始往保守端調整,只求穩住若干反對聲音,並非是想讓這些配套協助原來的教育往更理想的方向發揮。這讓人覺得是進一步退兩步的作法,反而使未來的教育發展方向變得更不明確。
以大考中心所進行「大學招生及入學考試調整研究方案」為例。原來的動機是為促使高中學習正常化,避免因為過去學測在高三寒假舉辦,而使得學生幾乎荒廢高三課業的情形。雖然這個調整的動機與必要性是值得肯定,但顯然還是在「以考試領導教學」的思維中來調整,其實是與整個教育理念與改革的大方向相衝突的。
Read More

【教育理念】勇敢面對十二年國教的陣痛期

撰文|康軒文教集團董事長 李萬吉
原文載於中國時報

上周六全國舉行了試辦國中會考,各界終於看到這個將在十二年國教中取代基測的考試題型,題目雖有難有易,但整體來說似乎都在預料的範圍中。
本來以為這樣家長對會考這件事應該可以比較安心,老師們也有較明確的方向來幫助學生準備,沒想到真正測試結果還沒出爐,教育部就先丟出要再細分會考成績等級的訊息,說要將原本的三級再分成六等、九等或十五等,原因無他,只是想減少北北基明星高中抽籤入學的機率。
Read More

【教育理念】繁星計畫 真有必要?

撰文|作者為台灣大學公共政策與法律中心研究助理 李大任
(已載於中國時報)

也許因為貧富差距、階級對立擴大的關係,大家的目光多關注於「頂大的繁星比例該多高」,卻沒人思考過繁星計畫的存在是否必要。
首先,繁星計畫的「目標」是自相矛盾的。一來教育部希望藉由繁星「照顧學習起點較弱的學生」,另一方面卻又希望透過此方案「引導高中生就近入學」、達成「高中均質化」。可是當程度好的學生都留在社區高中,原先教育當局想照顧的、「學習起點較弱的」社區高中生又要如何上好大學呢?其次,「社區高中進入頂大學生增加」等於「平衡城鄉差距」的想法,實出自一種「不存在的假設」,就是認為各地學生質量是相當的。但由於資源條件、社經地位的差異,縱使是「一所高中只錄取一人」的繁星計畫,也還是能看到城鄉差距的痕跡。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