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理念】誰有權對小孩做實驗?

撰文|清大榮譽講座教授 李家同
(原文載於聯合報)

如果一個藥廠要推出一個新藥,是不能隨隨便便就推出的,必須經過非常複雜的檢驗制度,包含動物實驗和臨床實驗,臨床實驗也要得到病人同意。可是有一種人對教育有特別新的想法,卻有權立刻下令實施。
上次教改將建構式數學列入教改項目,實施結果使大批學生數學能力大幅下降,這些學生成了這個實驗的嚴重受害者,現在回想起來大家都感到困惑,為什麼有人可以將無辜的小孩子作為實驗對象。
前幾天我看到基北區的特色招生題目,有一個題目中的句子是:「房子的旁邊是房子的旁邊是房子的旁邊是躺著的一條路,路上站著一個手提米黃色油漆桶的女人」,根據這些句子出了好多題目,這些句子引起很多困惑和恐慌,因為考試題目問為何作者要寫這樣的句子,後面還有一段提到為何文章中油漆是蛋黃色的。我們誰都知道文學家的原始想法是不能拿來作為考試題目的,因為作者隨便怎麼寫,不同的讀者可以有完全不同的解釋。這也就是文學的奧妙之處,未來的考試如果是這種樣子,我實在不相信我們可憐的孩子能夠應付。
考試題目中還有一題是數學的,居然強調情境;數學的敘述絕對要精確,不同的人只能有一種解釋,因此絕對不能有情境,這是普通常識。我將那個題目給一些大學教授看,大多數的人根本看不懂這些題目在說什麼,可是有二位教授回答了這個題目,兩位教授的答案完全不同,看他們的解釋就知道,他們對題目原來的意義也有完全不同的解釋,最有趣的是他們的答案又和報紙上公布的標準答案完全不同,而且根據標準答案他們都得零分。
Read More

【教育制度】入學制度不能不改

資料提供|SHS計畫北區論壇《您心目中最理想的大學入學方式?》
作者|國立臺灣大學電機系教授 吳瑞北
指考分發名額愈來愈少,各校作不正常競爭,已偏離教育目的。學生多數放棄高三課業,老師教學日益無助,我覺得入學制度不能不改了,但應維持甄選入學鼓勵多元,以及繁星入學照顧偏鄉的初衷,具體的作法是指考一試三用,偏鄉分數正規化,先分發再申請。
重視社會公義,先指考再推甄
去年年底教育部同意大學甄試生比例可調高至60%,筆者於2009/11/24,A16版撰文:[那樣的大學還能稱為大學嗎?],耽心台清交成的少數著名學系將會增加推甄名額而大輻減少指考名額,使最低錄取成績往上提,造成校系的指考排名上昇,但教育原來應有的培育人才,發揮社會階級流動,讓社經地位低但有潛力的人才能出頭天的理想與目的,就會受到很大的戕害。
Read More

CASEdu

台大科學教育發展中心(NTU CASE)成立至今已屆四十五個月。我們開闢的中文科學教學資料庫、影音平台和科普活動都能使人耳目一新,創下了國內許多相關領域的閱聽紀錄,堪為非制式科學教育的典範。
同時,在教育部顧問室及國科會科教處的支助下,CASE也在學校制式教育的環境中,承接了發展先導型前瞻性教育計畫的責任。譬如高中職新興科技融入創新探究課程的「高瞻計畫」與大學跨科際人才培育的「SHS計畫」。這正符合CASE成立之時所設定的宗旨:『藉台大的自然科學學術資源與關係,奠立全國基礎科學教育的優質文化與環境;並藉由規劃、研究、設計課程、舉辦活動、提供諮詢、開發出版及數位平台等方式,建置集聚優質基礎科學學習素材,革新全國之基礎科學教育。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