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理念】「公平」的考試犧牲了什麼

撰文|清大動力機械系教授 彭明輝

台灣人好談教育問題,卻經常分不清楚教育問題的本末與輕重,以致於教改的爭議泰半是雞毛蒜皮的小事,而真正嚴重地本末倒置的大事卻積習多年而無人聞問。譬如,只問要不要在形式上保留明星高中,卻不去問明星高中存在的目的與配套的教材與教法。更要緊的是,現實上考試方法確實無可避免地會引導學校的教與學,那麼考卷的出題到底要優先達成哪些任務,要優先避免哪些弊病呢?要回答這問題,首先要釐清教育的首要目標是什麼。
考試制度與題目的設計當然是要引導教與學去達成教育的首要目標,而且絕不可以防礙這個目標的達成。但是幾十年來有關升學制度的論爭都集中在「公平」與「客觀」,而對「公平」與「客觀」的堅持使得我們一度廢除作文題、簡答題與申論題,使得我們犧牲掉教育的首要目標:培養學生閱讀與表達的能力,資訊蒐集、彙整、分析、與整合的能力,以及思考、創造與批判的能力。這些能力能考得出來嗎?當可以!簡答題、申論題、口試的方法很多,只要負責題庫工作的單位善用各種不同的考試題型與出題技巧,一定可以在可接受的可信度下達成必要的效度。如果考試方式可以充分辨識出學生各方面的能力,學校和補習班自然會積極去培養學生的這些能力。假如這些能力是值得積極培養的,而補習班也確實有助於提升相關的能力,就沒必要反對補習班的存在了。
我們過去反對「考試領導教學」與補習班,是因為考試只考死背和記憶,以及過度練習產生的枝節、瑣碎能力。只要改善考試的方法與內容,就可以大幅改善這個弊端。
Read More

【教育理念】從「不要輸在起跑點」到「沒有資優班」的省思

撰文|台北市教師會理事長 張文昌
(原文載於台灣立報)

2000年開始,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針對世界先進國家15歲學生,每3年舉辦一次「國際學生評量計畫」(PISA),芬蘭青少年連續兩屆在閱讀與科學兩項目獲得第一,解決問題和數學則位居第二,其教育成果獲得舉世矚目。更讓人驚訝的是,在該項評比當中分數最高與最低的學校差距還不到5%,不論是首都赫爾辛基或是北極圈內的偏遠中學,成績差異都不大(註1)。
讓每個孩子公平受教
面積是台灣9倍多的芬蘭,卻只有不到台灣4分之1的人口,位處於俄羅斯、瑞典兩大強權之間,芬蘭人深深信仰:唯有「教育」才能延續、發展自己的民族生命力。有別於許多國家實施菁英教育,「不讓一人落後」堅持每個孩子公平受教的平等原則,成為芬蘭教育最核心的價值。
Read More

【教育理念】在考試的公平之外‧‧‧

撰文|清大物理系教授 王道維老師
「考試最公平…」這句話在台灣教育界幾乎是不能挑戰的聖旨,其影響從國中基測到大學指考分發。奇怪的是,「考試」本是教育的一環,作為衡量學習成效的方式之一;但「公平」卻是一個對比賽的要求,使得競爭可以有個一致的基礎。我們教育的目的不是為了發展每個孩子的潛能,實現自我價值,在各方面培育對社會國家有貢獻的公民嗎?甚麼時候「教育」成為一種「比賽」而需要強調考試的公平性?就算真是個教育資源的爭奪賽,單以考試成績來決定結果就是真正的公平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