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課綱是讓台灣教育向上提升還是向下沉淪?(一)

學校準備好了嗎?教師準備好了嗎?

這一次我們沒有選擇權!

吳老師這篇文章有專業、有反省、有深思、有了解、有剖析、有經驗、有擔當、有溝通,但是在檯面上看到主管機構的決心是零零散散,最糟的就是大學的招生思維毫不接軌,而主管機構和大學都還在為自己盤算。沒有仔細在這可能是最後的一次全民教育變革上用心。

這讓我想起昨天看的”Passengers(星際過客)”。在一個120年的星際旅程中,航艦的意外讓男女主角的相識展開無奈的人生。因機器故障解除了艦長的冬眠箱,醒來後卻生理機能崩盤。短短的20分鐘戲份中說了一句關鍵話,當Aurora懷恨控訴Jim把她從冬眠箱中叫醒如同謀殺,艦長說:溺水的人會想要抓住任何可能的支撐!希望我們的教育航艦也能因為一位老師的睿智之言而改變我們的心志。

我在102年經過掙扎加入課綱團隊時,已經不是第一波的課綱成員。初次看到「素養導向」一詞,感覺應頗與吳老師的想法相似,但是對「自發、互動、共好」的目標卻頗具想像和希望。103年「領綱」工作上路時,自然科學領域的大多數委員都是誠惶誠恐但也滿懷希望。總學分和必修學分的下降,選修學分的增加與彈性都是初期共識。(語文和數學的脫離共識在此茲不贅述!)當時委員們就在呼籲「師資培育」和「課綱與考招連動」必須協作。後者的會議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於103年底催生啟動的。104年跨領域的「探究與實作」課程初次公聽會後不久,師藝司也有了針對「探究與實作」課程的師資培育計畫,雖然規模不大。

回到吳老師呼籲的意見,有兩點是教育部應該仔細思考的。第一件當然就是新課綱連帶的師資培育工作。教育部中有兩個半單位與此有關,就是師資培育與藝術司和國教署;外加半個國教院。師藝司顧名思義明正言順掌管師資培育,但在規劃師培政策之餘,仍需師範、教育大學及師培學程的行動支撐。講白了,就算師藝司有大腦、有錢,手腳是長在大學身上。就以三個「師大」而言,她們有沒有清楚的盤點全校有多少相關計畫可以協作支援新課綱的實施,校長和主管們搶著分錢之時,對新課綱幾乎都是霧煞煞又無能為力。要整體在新課綱的協作上到位,的確八字尚無一撇!

管轄中小學校的直屬行政主管單位是國教署,如何讓教師們明白並啟動新課綱的引擎控制中樞就在國教署。別說是職前師資生,要求在職教師開選修課,勤於跨領域資料蒐集、執行課堂討論、評量文字和口頭報告…,很多教材教法的經驗要補足上道,如果學校中教師們對新課綱也莫衷一是,現在最緊張的應該是國教署長和同僚!若不然,教育部的長官們就該不好睡!偏偏教育部的習慣是「好整以暇,屎急狂奔」。本人建議教育部龍頭應該朿令國教署相關科長及學科中心即刻與師藝司和國教院就課綱之實施方案會診,訂出工作行程,公告各級學校。

第二件教育部可以省思的就是新課綱是否必須全國一個號令齊步走!個人估計目前要找出上百間對新課綱主動參與的中學並不難,如果以國家型教育計畫實施,提供足夠資源,讓有意願、有理念的學校先起跑三年,先作課程發展、在職教師專業發展、及學習歷程發展,必然大有可為!家長們會擔心的招生入學問題正好利用多元入學,積極與大學繼續溝通,打寬門戶。這一部分將以他文檢討。

 

撰文|陳竹亭
本文轉載自陳竹亭臉書

新課綱是讓台灣教育向上提升還是向下沉淪?(二)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