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課綱是讓台灣教育向上提升還是向下沉淪?(二)

大學考招如何因應新課綱?

大學應該放棄招生主導權嗎?

大家都知道中學教育的死結是在大學招生和考試制度。近來許多中學老師及主管們跳出來為考招時間發聲,其實本來的目的是為了中學的教育和教學,但是立刻就被媒體和維護招生主權的大學打成了對立對槓的局面—可能的最糟狀況之一,有心的中學老師必然為之氣結或氣短!

決定招生制度仍然是大學的權責,換句話說,就是大學自主!那麼為什麼當台大醫學系去年底擅自招收一位教部試辦「希望入學」管道學生,高教司就處罰台大減招17個名額呢?這下可好,物理系早就嫌每年收太多,求之不得的跳出來減收了5個名額;森林系卻委屈的抱怨成了選校不選系的跳板。招生制度表面上負責單位仍是招聯會,執行機構卻是大考中心。教育部掐著不放,但沒膽子改;大學也是振振有詞招生自主,卻無心改。

其實我的重點當然不在於台大減收。我早就曾呼籲教育不是玩樂透,不要假公平之名,凡事都用大鍋煮!台灣前10%的大學(當然這不表示排除其他的大學)應該共同承擔栽培社會上多元智能在前10-15%的學生!如果概略估計,可有約15-20所大學,起碼先以學校的辦學績效與學生的學習歷程做基礎,收約1萬名學生。打個對折也有5000個名額!

用什麼招生管道呢?目前「特色選才」依法規可以招收5%,實際上教育部核准大多數學校可能收不到1~2%,「希望入學」應該就是利用此管道實施。這些學生若在高三上結束時招收,就可以允許在高三下直接到大學註冊先修。因為「特色選才」無需學測成績,大學就是從辦學紀錄優良,以及歷屆校友在校表現優異的學校中優先開放申請,然後根據學習歷程、語文檢定等紀錄擇優錄取。因為人數不多,還可以有二階段篩選。我估計台成清交若積極爭取,一年各自可以收到好幾百人!總之,這些學校在招收特色學生的事務上多使些心力,利人利己,又效力全國培育英才,何樂不為?那麼如何才能確保這10%的學生能夠適才適所呢?同時又讓其他學校、師生家長都心服口服呢?

第一:我想在評量學生個人能力質素之外,應該同時評量學校與教師的辦學、教學信譽!因為注重學生生活,關心個人成長和學習素質的學校和教師理當有更多的機會培養出未來社會需要的人才。學校中除了必修學分的教學品質,選修課開什麼?如何開?是否讓較多的學生具備自發、互動、共好的能力?教師社群如何經營、運作?如何備課?家長會的價值觀、態度和功能如何?學校的系統教育思維、領導作風如何?換句話說,大學平時就應該使力多面多方關心基礎教育!

那麼大學的師資能夠應付這些負荷嗎?高教司正在籌算讓大學成立招生辦公室。(可能人資開發辦公室可以更具宏觀視野!) 所以第二:這15-20所大學可依招生比例提供教師,成立一個100-200人的招生團來分擔「特色選才」工作與責任。這個團隊需要觀照擬招生學校的辦學品質,並且建立依據學習歷程分辨學生的學習質素和成長特質。如果教育部、及這些大學加上所有承擔了師資培育的學校能投資先做好高中職多元智能前5~10%學生的學習歷程,轉變唯尚紙筆統一考試招生的僵化傳統,將會是台灣教改工程的一塊新里程碑。

當然這些工作的成效也理當成為大學與中學教師被認可的工作績效。一些大學的多元評鑑升等機制已經啟動,我也願同時呼籲中學逐步啟動教師教學研究及升等機制,都是未來改變學校風景的措施,茲不贅述。

撰文|陳竹亭
原文轉載自陳竹亭臉書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en/book-pages-education-read-1245708/)

Related posts

One Thought to “新課綱是讓台灣教育向上提升還是向下沉淪?(二)”

  1. […] 新課綱是讓台灣教育向上提升還是向下沉淪?(二) […]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