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教育政策變成研究專案 / 莊福泰


本文經作者莊福泰同意轉載,原文原載於當教育政策變成研究專案

全台多位教授、校長、主任不斷發聲,談到目前教育界最嚴重的問題包含過量的評鑑、過多淺碟型活動、計畫重於執行,反而嚴重排擠最重要的教學工作,這是教育崩壞的重要原因。

但是問題的根結在哪裡?過去幾周來,我一直思索這個問題,過多的評鑑和表單不見得都是教育部的政策,最近我認真由諸多表單和計畫中仔細分析,發現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根源:教育部轉包計畫或政策給大學,大學把計畫或政策當成研究來進行,研究與政策完全被混淆,所有執行步驟都轉換為維持研究的嚴謹度,於是控制變因、分析資料就成為推動政策中最重要的考量點,基層不只無法理解這些步驟,基層的條件也難以配合這些已經遭到裂解的政策,於是許多政策一推出就造成天怒人怨,12年國教會考和免試入學比序就是一個錯誤的例子,民意反彈,政策就變化轉彎,而大學教授把基層當成學盲,不斷下指導棋而且還是強制性的指導棋,造成政策執行不是表象就是假象。

教育部把許多的計畫或政策轉包或下放給大學教授,很多認真地又搞清楚狀況的教授其實不敢接手,動則以億計或千萬計的計畫經常落入一批很願意但又搞不清楚狀況的教授手中,這些教授當然很努力很認真,他們急於展現自我,於是各種近乎天方夜譚的理想就在他們的規劃下一一轉成必須執行的層面,許多問題就在這種不了解現場狀況、求好心切、沒有橫向溝通的狀況下產生,年復一年教育大災難就形成了。

造成災難的原因包含:

1.理想或理論與現實嚴重脫節:許多大學教授在規劃執行時只考慮自己的研究如何方便進行,卻不考慮基層現場執行的困難,當基層向教育部反應,教育部礙於計畫已經發包,或這位教授是比較願意配合的,往往直接忽視基層聲音,或是聲音被傳達了,但教授根本因為不曾接觸現場而無感,最顯著的例子就是用網路進行補教教學的大規模施測,這個政策搞到基層天怒人怨,直到明年才同意改用紙筆測驗。

2.自以為精進,實則做許多沒意義的事情:教授們接到計畫,我相信是很想做好的,但是若是計畫推了很多年,他們總想要有所作為,於是便改變許多報表的呈現方式,年復一年,報表越來越複雜,當教授們的工作量也越來越大,許多文件出自於研究生之手,很多研究生根本就沒有仔細思考,像是最近某計畫的諮詢訪視表單,不是讓大家寫執行面上有何困難,竟然是把計畫的目錄一個一個列出來,問大家有何困難,感覺是在問學校寫計畫的困難在哪裡?問題是計畫都通過了,現在是在執行啊!完全是牛頭不對馬嘴。

3.各計畫分散,缺乏橫向聯繫:教育部把重要政策切割成幾個大案子分包給不同的大學,每個大學都認為他的計畫最偉大最重要,各種資料的要求、訪視評鑑都沒有整合,於是優質化、均質化、補救教學、精進教學、校本課程、教師專業發展評鑑、合作教學、健康促進、國際教育、友善校園……….一大堆的計畫都在追討學校的各項資料,這些資料很多都是重複要的,但卻要寫成不同格式,讓基層不斷在作虛功,更離譜的是每一件計劃都有一堆研習,甚至強制指定校長、主任一定要參加,單單接受這些研習就要耗掉校長主任許多時間。

4.大計畫不能得罪主持人:大計畫經費甚多,各校當然不敢怠慢,各項要求都會配合,甚至不合理的、對學校和學生毫無意義的都要想辦法配合,因為擔心得罪這些學閥無法獲得經費或是升官,於是校長壓迫主任,主任壓榨組長,行政大逃亡於是展開!

當學校無法專注教學,卻做一大堆沒意義的事,只為了陪某些人做研究,甚至搞到老師憂鬱、錯失青春、沒有結婚、不生小孩,連教育的品質都大受影響,中小學教育就走向地獄,我相信大學教授是善意的,但對基層的不了解卻鋪設一條地獄之路。

 

撰文|高雄市立瑞祥高中教務主任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en/playground-bleachers-school-track-1472828/)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