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高中校長寫給大學的第二封信 ~~考招新方案的設計思考路徑 / 簡菲莉


本文經作者簡菲莉同意轉載,原文原載於一位高中校長寫給大學的第二封信 ~~考招新方案的設計思考路徑

高中現場的挑戰

從教育立場來看,臺灣對內有嚴峻的少子女化危機,面對國際則有物聯網、互聯網的全球化浪潮襲擊,人才成為我們最重要的資源,基於「每一個孩子都不能放棄」的教育價值,未來人才的培育需要各界以真實行動,實際的回應12年國民教育新課程綱要:這部新課綱係以「自發」、「互動」及「共好」為理念,學校課程發展將特別強調學生應成為自發主動的學習者,而學校教育應善誘學生的學習動機與熱情,引導學生妥善開展與自我、與他人、與社會、與自然的各種互動能力,並共同謀求彼此的互惠與共好。簡而言之,各學習階段的教育目標要共同培育孩子們能自主學習、終身學習;具體言之,學校要從過去的「學校為中心、教師為中心」的課程觀,轉換為「學生為中心、學習為中心」的課程觀,如何打破教師與行政的慣性思維,透過共識再建構一套融滲著差異化、適性化與彈性化原則的學校本位課程與教學模組,並將每一位學生學習的主導權盡可能的返還更多給學生,讓學生自主學習成為校園裡自然存在的慣習與文化,這就是目前所有高中現場教育工作者最大的挑戰。

每一個人應該都害怕成為被改革的對象,所以面對變革,最好的方式就是自己拿回決定改革的主動權,積極回應變革。許多學校現場的老師、校長們開始這麼做。他們透過反思與對話,問自己:學生需要甚麼樣的課程?我們想要成為甚麼樣的老師?學校應該有甚麼樣的願景?然後組成協同前行的社群,用同理心聆聽學生與同儕的聲音,討論出最期待的目標與最可能的策略,一步一腳印地調整自己的教學、開發多元的課程、營造學習更適化的教育專業環境。當12年國教新課綱宣布確定於107學年度開始實施時,所有主動迎向改革的教師們都自我期許:「這一次要玩真的」,因為持續致力於國民教育改革的國家一定會走向強盛,而重視高中教育變革的國家一定會以培育未來等待的人才為依歸,作為教育現場第一線工作者,我們都有一定的社會責任。

 

圖一:系統思考與設計思考https://systeminnovationforsustainability.com/2012/06/11/system-innovation-for-sustainability-using-systems-thinking-and-design-thinking

在每個教育階段的教育現場問題,就如同上圖一中,露出海平面的冰山一般,都是事件,但每個有問題的事件發生,都源於海平面以下不同深度的冰山實體存在,越往下探究,越會發現原來是一再重複的模式已經出了問題;再往下研究,才理解原來是支撐這一套固定運轉模式的大結構需要調整;如果做決策者願意捨棄抄捷徑心態而真正面對最根本的問題,那麼冰山最底層所揭露的是,維持一定結構與運轉模式不想改變的心智模式才是整個系統出問題的根源。圖一整個左側強調的是系統思考必須透過分析與理解,不斷挖深探究才能釐清從過去到現在的事件以及「為什麼」(WHY)我們目前亟需要改變。而圖一的右側則是望向未來可能變革的設計思考歷程,當變革成為必要,在系統思考之後,有機會從同理心的聆聽與意見蒐集出發,探詢重建變革所需要的心智模式,進而讓剛性的結構得到彈性調整,於是一個又一個的運作模組有機產出,這是創新與轉型的歷程,也讓看得見的冰山事件有可以預期的可能會更好未來。

設計思考談考招

大學入學考試制度與招生方案的長程改革深受社會各界關注,意見的多元可以從目前正在公聽會階段的六方案可見一端。看起來這是一個事件,但是需要系統思考往深處理性發現在運作模式、系統結構、甚至於社會價值觀的心智模式是否在哪些個環節或是哪些個小系統出現斷點或是不良生態,當具備全觀的系統圖被越完整的建構出來,我們越能找到施力點與槓桿點,這個部分需要所有利害關係人願意放下各自的成見、慣性,誠實面對並理性對話。越是重要的社會議題,越需要達成共識過程中不厭其煩的對話與聆聽,而系統思考是一個好工具,讓所有各持己見的利害關係人能在一起往海面下的冰山探究問題的根源、斷點、不良生態,進而在分析中建立彼此的理解。

 

圖二:Simon Sinek所提出Golden Circle

接下來的重點在於如何建構出新的方案。 如何從冰山底層的心智模式更新,向上使大系統主結構或副結構的調整重構,再影響運作模組的效率效能,使呈現出來的事件是大家都共同期盼的結果,設計思考是另外一個好工具。 政策決定者以及利害關係人要用同理心從冰山最底層出發,因為發現了需要改革的問題,也必然需要了解在這個大系統中的學生、老師、家長、校長、主管機關、社會大眾、企業組織、相關產業等對於問題的感受與意見,這是另一個對話的開始。此時建議套用Simon Sinek所提出Golden Circle的概念,如上圖二,在進行一個產品或是行動方案的創新或是轉化的歷程,有兩種不同的途徑:第一種是由外而內的從技術層面的說服大家我們的方案將如何進行、可以解決那些問題、最後達成哪些目的;第二種是由內而外的從為什麼(Why)我們必須處理這個問題?為什麼一定要改善這個方案?開始對話,即使很花時間也要經由討論達成共識,並確立這個變革的真正目標與願景;一旦確立願景,再來展開行動以確認我們目前正在前往達成願景的正確路徑中;最後產出的結果,在技術層面與運作機制自然而然可以扣合當初的目標。

 

圖三:大考中心公聽會資料

在面對一個影響層面廣大且利害關係人多元的變革事件,例如大學入學考試招生長程變革方案,我們目前看到由大考中心在公聽會上所提供的六個方案(如圖三)是否都已經看的出來,全部指向同一個有共識的核心願景目標?還是,關於一套培育未來人才的好的考招新制度,我們根本還沒有找到具有共識的具體的核心願景目標?

在圖二所提到的Simon Sinek談論The Golden Circle的演講中,他不斷重複的提醒一個重要的關於能成功達成創新或是轉化的關鍵概念:PEOPLE DON’T BUY WHAT YOU DO, THEY BUY WHY YOU DO IT.套用到大學入學考招變動新方案的改革過程,每一個關注此案的人都需要認同我們為什麼要改變的原因,而且這個改變的真正目的是每一個關注此案的人自己真正的想望,不是因為必須配合政府教育新政策、更不是因為遷就現有的組織結構制度的種種限制而必須接受只能這樣改變的結果。簡單的說,找出每一個關注此案的人共同想要擁有的變革願景,用具體的行動策略去實作與改良,那麼結果就會從六個方案很自然地聚焦縮減成一至兩的草案,進入設計思考的第一個菱形尾端,如下圖四。到此階段所收斂的草案也能回應下圖五由大考中心所提出的五個考量面向。

 

圖四:設計思考雙菱形圖示來源如下http://tech.marsw.tw/blog/2013/07/22/intelligent-life-with-the-innovative-design-part1-source

 

 

圖五:來源大考中心公聽會資料

當六個方案收斂到只剩一或兩個時,才有辦法進入圖四的第二個菱形,透過政策決定者與利害關係人代表的腦力激盪,再度展開各項大策略與小細節的技術層面規劃設計,如同下圖六所提出的各項考試與招生的流程與節點,打造出可能的新方案的原型(Prototype),過程中要有過去資料的分析與現在實作的微型實驗輔助,來來回回與學校現場的課程與教學互相對話,因為高中學校現場也必須在創新課程與教學模組的過程中,同時既要學習自己被改變,又要成為這一套新的考招制度的改變者,這是過去從來沒有的新任務模式,卻是未來所有社會重要議題變革的新常態。換言之,大學與高中在這一次的考招制度變革中,同時都必須擔任被改革者與主導改革者的雙重任務。

 

 

圖六:來源大考中心公聽會資料

公聽會之後

我們殷切期望,從110學年度的大學多元入學方案的考試與招生方案,應該以支持新課綱理念並協助高中學校的課程教學之典範轉移為目標,並以12年國教揭櫫之適性揚才作為大學取才的最高原則。理想的考招制度能系統性的連結新課綱所強調的素養能力導向的課程,回應21世紀人才培育的關鍵指標,所以考與招需要放在人才培育與高中教育的大系統中,成為其中一個關鍵的槓桿點。具體做法是最困難的決定,要仰賴大學端與高中端透過不斷的對話產生策略,這的確需要放棄過去招聯會的會議慣性,更需要主其事者的卓越智慧與前瞻思維。

更具體的建議是邀請招聯會的大學校長們,務必親自參與今年九月分,由大考中心主辦的北、南兩場開放空間論壇,與關心此案的各界利害關係人進行系統思考與設計思考式的提問與對話,在開放空間論壇強調平等與開放的對話機制中,我們真正有機會為這次考招新方案的變革,找出共同的想望與願景,更重要的是擺脫過去的慣性思維與傳統價值箝制,讓對話成為解決這個問題的好策略。

 

撰文|台北市立中正高中簡菲莉校長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en/mathematics-count-science-study-1622448/)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