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招討論系列-3】 大學考招─學生學習是關鍵 / 藍偉瑩

 

本文經作者藍偉瑩同意轉載,原文原載於【考招討論系列-3】 大學考招─學生學習是關鍵

對於大學或高中,不管用甚麼方式招生,大家都期待的是學生能學習,無論是學科或是其他有興趣事項。如果現在的方案很完善,想要改變的聲音也不會那麼多了。既然大家考量的關鍵都是學生學習,讓我們用這個指標來檢視一下現況吧!

現在的大學入學管道分為四種,特殊選才最高1%,繁星推薦10%(105學年度),雖然如此,但實際上並未開設如此比例或是缺額,所以實際上依據這兩個管道入大學的學生並不是太多,如果用10%計算,每個班大約3-4位同學吧。由於繁星是採計在校前四學期成績,且須為50%以上(依各校規定)才得參加,幾年下來發現,這些學生通常即便已經繁星上大學,多還是上課繼續學習,或能規劃自己的學習。換言之,以繁星目標的學生群,即使3月中便知道錄取,應該還是能持續學習。

接下來便是申請入學。申請入學不是這幾年才有的,其實大學考招改革20年來,申請入學的存在對大家都不陌生。如果這樣,似乎過去很少聽到有高中端抱怨學生不學習,那問題出在哪裡?或許是這幾年比例越來越高的申請入學名額吧!申請入學從報名到第一階段放榜,到第二階段面試或筆試等,一直到放榜,還有填志願,到最終放榜,長達兩個月,一切底定都已經五月初了。過去,申請入學各校辦理第二階段,各自放榜,所以常常面試完很快就會知道結果。後來,大學因為缺額問題,增加了最後的統一填志願,減少缺額問題,時間就被拖了這麼長。再加上參與的學生數多,且各種狀況的學生都會參與其中,便出現了所謂高三下無法學習的情形了。

繁星已經錄取的學生和下定決心要考指考的學生,還是能在夾縫中求生存,勉力讀書與學習。對於那些參與申請入學到最後的學生呢?如果沒錄取的,當然…很慘,因為只剩下一個半月,其中還包含心情平復,以及重新找回學習節奏的時間。對於錄取的人呢?已經到了五月初,收拾起愉快的心情,準備高三下期末考。期末考完後,緊接著補考…,一直到畢業相關活動籌備與辦理。申請錄取的學生也許到了六月初才能開始思考自己的學習。我支持學生去看想看的展覽,出國看看,國內看看,或是有人為了學費開始打工。至於大學提供的學習網站,不知道是否有統計數據,到底學生使用的情形有多少。

回到剛剛的主題,學生學習是否被保障呢?我看到的是這些學生比持續考完指考的學生只多出一個月,這一個月的學習是否真的能夠抵過高三下被放掉的學習呢?當然,申請入學的學生也有不少是持續用心學習的。至於最後一種,分發入學,是一直維持的方式(考科數和學測檢定有改變),所以就不討論了。以上的討論並非表示申請入學的比例提高是大問題,相反地,大學招生自主,每個學校因教育理念不同而選擇以不同管道與不同比例招生,這是很好也應當的方式,大學招生絕不能高中化,也就是不能限定各校以相同的比例或方式招生。那問題關鍵在哪裡了?其實是招生辦理的時間。

現在來看看110學年度的幾種方案,如果要避免現在的問題,很明顯的就是不用考慮戊和己兩案,因為提早申請到學校的學生,和最後透過分發入大學的學生,因為提早確認大學而節省下的時間並不多,但浪費的時間卻是一個學期。這段時間不可能同時展開新的學期,因為學生高中的課業尚未完成,所謂的早一點上大學而能夠展開自己的學習,其實是不太可能的。況且學生還未註冊大學,如果這段時間的學習要大學端或大學教授負擔,沒有正當性,也不合理,對大學並不公平。

甲、乙、丙與丁案的差異在於考試的時間點與內容,要討論這個部分,就必須先了解學測(X)與選考(Y)的定位有何不同。學測(X)自開始實施至今,定位其實是很清楚的,就是檢定,檢定什麼呢?檢定學生的高中學科基本能力,所以範圍才會定為必修,才會使用較模糊的尺度(15級分的區別)。這裡不得不提到,如果學測(X)只是檢定,用這種標準決定通過第一階段的學生後,第二階段假若又不做任何備審資料參採,或是面談,或是筆試,真的很難決定第二階段該錄取哪些學生。如果學測(X)只是用做檢定,那最好的測驗時間就是在課程結束後。那就有兩種可能,一個是高三上學期結束後(也就是現況),一個是高三結束後。要決定學測(X)的時間點就要同步考慮高三上學期考和高三結束後考對於學生學習的影響了?到底哪一個時間點對於學生學習有利,又不會增加更多負擔。 選考的定位是從加深加廣選修考試中,了解學生對於某些科目的學習情形,以提供招生科系了解學生是否具有就讀該科系的潛力。如果高三上學期結束就考完學測(X),依據目前的規劃,選考(Y)若不再考國英,則表示考科只有數甲、數乙、物、化、生、歷、地、公。這些科目(學生就這其中選考部分科目),多數(或幾乎是全部)都會在高三進行,透過高中前兩年的試探與必修學習,到了高三開始深耕,對於有興趣的科目進行一年的學習。如果學測(X)到高三下結束後才考呢?

若只從時間點的表現來看,似乎會認為這樣最能保證學生學習,因為全部教完才考。但實際上呢?果真如此,以過去的經驗來看,高三下的國文與英文選修課程應該都會撥很多時間在做學測(X)複習,這樣學生其他選修科目的學習反而被犧牲。數學則是同時準備高一二內容的學測(X)考試,還要準備選考(Y)的數甲或數乙,這時有的學校為了要幫助學生複習學測,可能犧牲某些選修課程,補習班必然針對這些狀況規劃出各種加強班、衝刺班,學生的負擔只會更重,高三下的選修課程就會變調了。而自然科和社會科的加深加廣選修課程時間,很可能成為學生準備學測的時間(現況似乎就有些老師為此很困擾)。對於學生同時要準備學測(X)和選考(Y)兩種型式不同的考試,我想壓力完全未減,甚至更多;且時間集中,對於多數學生而言是難以兼顧的負擔沉重。

選考(Y)考完後才辦理申請也是必要的,依現況來看,當學生利用學測(X)成績申請通過第一階段,第二階段如果不是面試,就是筆試。申請入學參採學習歷程(P),這是必然的事,因為學生已經聚焦在部分科系了,必然需要從學習歷程(P)中去確認學生是有興趣,或是特質適合此科系。而對於筆試的科系,現在的方式是每個科系獨立命題,如果學生申請的科系都需要筆試,則他就得同時準備多種筆試內容。無論是過去,或是現在,有些科系決定筆試的原因是學測(X)成績僅是檢定,並無法將學生的能力細分,因此學生是否具備特定學科的能力可進入該科系就讀,就變成不可知的事。如果在選考(Y)也結束後再進行申請,則選考的成績就可以直接被參考,不需要再準備多種不同的筆試了。這對學生而言,選考(Y)的科目即為高三加深加廣學習內容,高三下學期可以專心準備,且科目數減少,更能充分準備。

如此看來,應當是方案乙對於保障學生學習,以及落實課綱精神是最有力的。但滿足了學生學習和高中教育後,回頭看看大學招生是否會受限呢?學習歷程(P)的參採,幫助大學全面了解學生學習歷程,不再因為十分鐘不到的面試而下錯判斷;而申請入學多了選考(Y)可採計,減少大學科系第二階段筆試各自命題負擔與試務支出。所有的學生都能在七月之前完成考試(X與Y),即便還有申請第二階段面試,但學生同時可以展開新的學習。而且申請入學能從學習歷程(P)與選考(Y)獲得更多可參考的資訊,需要面試的比例應當下降許多。如此,有些大學期待的學生高中三年完整學習或可提早做高中之外的學習都可以達成。

從兼顧學生學習,同時促進適性與降低壓力,還有滿足高中教育與大學招生的期待,我想方案乙會是比較符合未來教育所需的方案。當然,方案乙若要更成功,還有一個關鍵是降低考科數,但這不是本文的重點,就先不討論了。可以確定的是,如果考科數維持現況,那麼甲案會讓學生壓力倍增,而及早探索與定錨,適性發展就不易發生了。

如果高中教育期待的是培養未來各類人才所應具備的各種基本能力,大學期望的是個別學生具有競爭力,學生希望的是能夠產生有意義的學習,家長期待的是學生學習不要被干擾,那麼這些不同角色之期待是相同,那要如何選擇方案也就很清楚明白了。

註:競爭力意旨學生能適性,保有獨特性,並持續發展,最終能依據所長發揮,即是具有終身的競爭力。

註:台灣需要的公平是提供所需,而不是提供相同。

(歡迎分享)

 

撰文|台北市立麗山高中教務主任 藍偉瑩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en/school-back-to-school-training-font-1655281/)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