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P→??? P有這麼困難嗎 / 藍偉瑩

 

本文經作者藍偉瑩同意轉載,原文原載於X+Y+P→??? P有這麼困難嗎​

新課綱一年來令人爭議不斷的是考招制度,另一個則是課綱上路的配套。考招的複雜度來自於關係兩個不同階段,而其中高中端又涉及各類學校的期待,大學端更有私校與公校,或不同大學間的競爭。到底是大學要配合高中發展,或是高中要接受大學決定,抑或是政府當有教育整體規劃,這些聲音都曾出現過。教育整體規劃這件事在臺灣似乎不容易實現,至少在過去二十年能看到的如此。既然無法期待整體規劃,那問題就落到大學與高中如何取得共識。

目前的升學方式最初是推甄與申請,到後來申請,到這幾年的繁星與申請,再加上前幾年的特殊選才,當然還有從未消失的分發入學,對社會大眾與大學高中端都有一定的熟悉與穩定度了。對於有些人認為繁星可能影響到某些學校學生進入某些大學就讀的機會,如果認真計算便會了解到排擠效應有限,因為明星高中的學生數減少,而頂尖大學的招生人數比起之前增加許多,所以學生進入頂尖大學的學習機會受影響有限。這個命題就不討論了。

對於有些大學偏好以申請入學招收學生,而有些學校偏好用分發,這是各個學校發展的自由,因為教育理念不同,所以不需要統一,更不需要討論那個論點是對的,或是試圖說服社會大眾誰收到的學生才是好的。對於頂尖大學來說,能夠以繁星或申請入學的,多是高中每個階段學習穩定的,所以大學在學成績必然是優異的,這也就是為何我曾經聽過某大學教授說他們計算的結果是高中在校成績與大學學習情形是正相關,當然這也是南部某所頂尖大學。而對於某些頂尖大學而言,他們保留較多比例的名額在分發入學,所以那些申請無法進入理想科系而堅持到七月的學生們,最後進到了這所學校,這都是當年全國畢業生中成績好又有毅力的,自然這個學校會發現分發入學的學生表現較佳。

所以誰對呢?都對,因為不同的事情沒有什麼好比的,更重要的是每個大學期望收到的學生不同,所以各收各的,至於誰的教育理念對,我想也都對,因為這些人的特質在未來都會對社會不同需要作出最合適的回應。

我不贊成大學也被標準化,像現在的高中入學方式完全沒有辦法區別學生的差異,要求齊頭式的公平,反而不利於學生適性選擇。要改變大家的選校習慣,需要很長的時間,但還是值得持續努力。大學呢?千萬不要招生高中化。所以,請各大學繼續自主,也不要企圖在目前考招制度研擬時企圖讓最終定案是獨厚哪一方的。

新制度和現在有何不同,大家都在討論P。P如何P呢?大家都在問P要如何被計分,我就想問了,現在各大學是如何對於備審資料計分呢?這個資料與做法可以公開嗎?可以做為未來P參採的參考嗎?如果現在都能做,沒有道理以後做不到。除非大家還是只看在校成績,學生寄來的課外活動、幹部經歷、服務學習、競賽成果都丟到一邊,如果不是,那就表示參採不是新鮮事。

P的參採最大的差異是,過去的申請是進入第二階段才看,但未來是第一階段就要看。既然參採經驗不是從零開始,那就沒有那麼無頭緒。對於大家不斷在談大學各科系要提出想讀自己的科系應該選哪些課程,我覺得這就為難大學端了,因為高中要開甚麼課程是高中的自主權,如果開課還要依據大學想要的,那未來豈不是考試領導課程更嚴重了嗎?並不是說大學在這一波改革可以置身事外,錯!

P的參採,(1)首先對於加深加廣課程,依據課綱的要求,學校須依據課綱所列出的選修課程開課,換句話說,這些課程其實和目前的分類相近,如選修化學、英文寫作之類的,大學在參採加深加廣課程時應當以大類別作為規範,而不要對準課程名稱。換言之,如果我想讀電機系,我相信各大學會要求學生必須有修習數學甲和選修物理才是。(2)校訂必修屬於高中特色,所以大學不可能規劃高中應當該甚麼課程,這個就不應訂死。(3)多元選修依據課綱的規劃,可以是探索體驗、實作、跨領域、大學預修、通識型課程等等,各校依據在地特色與師資,所以不可能配合大學招生需求開課(我相信也沒有大學會想規定這些),所以只要條列,大學端採計方式是以與申請科系相關或不相關區別,如果多元選修課程是科學的(跨領域也涵蓋科學),那麼就計分。這樣的作法可促進高中生及早思考自己的興趣,如果興趣未定的學生,也能廣泛嘗試,選擇不同類型的多元選修課。而不會只是應付了事的選課與修課態度。彈性學習與團體活動的參採,有是同樣的道理。(4)課綱中要求各校需要開設實作課程(探索或專題),所以相關作品也可以依據科系需求提出參採,目前很多大學(科大)也都有採計這個學習成果。

在校成績(必修或學科選修)的採計可以和現行方式相同,由大學自行設定。而對於多元選修、校訂必修、彈性學習等,初期的改革,建議只看學生修習課程與欲就讀大學科系或大學特性是否有相關性,不以特定課程之成績來評比。同時,建議現行高中課程總體計畫的平台可以請各校上傳這些非學科課程的課程大綱(細節可再議),或是連結學生學習歷程檔案的平台(暨南大學負責的計畫案),這些課程資料可提供有需要的大學參考。

我用最簡單的語言描述我的想法,其中統計或細節不贅述,以免影響可讀性。本文真正的目的是,參採並非從零開始,是有經驗可循,只不過這些技術過去都一直如同黑盒子,未曾公開。更重要的是,大學在這一波勢必要跟著高中一起,因為你們的學生好壞,取決於高中教育是否真正能讓學生充分試探,並培養學習樂趣、態度與方法。大學和高中是合作關係。如果要說高中沒關係,上大學後從頭教,就請不要抱怨高中沒把學生教好,或是可以考慮高中縮短或廢止,因為高中對於學生培養的努力似乎也沒有被看重。

好吧!我承認我故意把話說得有些極端。在我認識的許多教授,他們對於高中的努力是肯定的,也願意和國高中老師合作。道理很簡單,每一個學習階段都是不同的專業,沒有誰能取代誰,唯有合作共好才能讓這一波改革不要跛腳。

(不要對號入座 也不要揣測 更不要歪樓 謝謝)
 

撰文|台北市立麗山高中教務主任 藍偉瑩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en/convention-conference-meeting-1410870/)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