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理念】技職教育出了什麼問題?

撰文|台北市教師會理事長、台北市立松山家商資料處理科教師 張文昌
(原文載於台灣立報)

103124060

技職教育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技職教育應有的方向為何?近日嚴長壽先生發表新書批評國內技職教育發展,筆者身為高職教師、教師會幹部,並多年參與教育部技職升學制度、職校課程推動相關會議,僅提供以下幾點作為思考方向。
一、證照制度未落實,技職人才缺保障
技職教育著重取得相關職業技能證照,並以畢業即具就業能力為其教育目標,國內長久以來卻並未落實證照制度,一方面多數行業並未規範需持有相關技能證照方能執業(如開汽車修護廠應有汽修證照),另一方面現行考照內容並未完全跟上業界需求,使得技職畢業生雖具專業技能並取得證照,卻未能成為其就業保障。
當大多數企業仍以學歷作為其選才用人之主要考量,逼得技職生除了取得證照,更需積極取得更高學歷,在升學掛帥、技職校院重視國英數等基本學科的趨勢下,高職教育也由原來的就業導向轉型為技職校院的預備教育,並伴隨課程綱要修訂給予職校課程更大彈性,以兼顧學科與實作、升學與就業。
二、技專校院拼升格,教授普遍缺實務
過去十多年以來,教育部鼓勵技專升格,當年的70所專科如今只剩15所(多數為護專),其他幾乎全數升格為科技大學、技術學院。試問,許多行業(如美容美髮)是否需要大學學歷方能執業?另外,專科升格技術學院、科技大學大量聘用未具實務經驗之博士任教,依教育部兩年前的調查,就有高達3分之2技專校院教師毫無業界實務經驗。
再者,技專校院教授升等亦以發表學術論文為主要依據,雖然後來教育部提出技術(專利)升等之補救措施,仍只有少數教師透過技術升等,且最高只能升等至副教授(因為審查其升等的教授都是依據學術論文升等)。
三、資源分配不公平,對等交流未落實
現今全國技職校院(含專科)93所,僅占3成高教經費;普通大學(含學院)71所,卻擁7成高教經費。另以普通大學與技職校院各約66萬學生數計算,一個普 通大學學生的教育經費,是技職校院學生的兩倍多。相較於德國BMW車廠提供尚未出廠之引擎讓技職生實習,教育部動輒以5年5百億積極推動大學學術發展,對 技職教育卻吝於投注教育經費。
在技專校院重學術輕專業之風氣之下,民國91年教育部開放高中生以學測成績申請入學技專校院,且逐年增加名 額,後經高職教師家長反彈,才停留在外加1成的比例,而頂尖大學開放高職生以統一入學測驗成績則遲至去年才開放(提供53錄取42人),並與技職校院招生 高中生之名額不成比例(提供1萬1,305名額,錄取1萬530人)。

下載
▲「優化技職、再登高峰」技職教育成果展 1日在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登場,展示全國32所技職院校技職教育成果,展場並設有「動態展演區」,以動態表演方式呈現各校特色。圖為展場一景。(圖文/中央社)

四、生涯規劃未落實,大人觀念需調整
在智育掛帥的風氣之下,很多家長以子女擠進明星學校標榜其教育成就,卻忽略孩子更重要的心理需求與生涯發展。亦常聽到有國中教師告訴孩子「考上高中就不要讀高職」、「不要浪費分數」、「考上好學校才有前途」;然而實際上,包括台灣首富企業家郭台銘、國際設計師古又文、知名導演魏德聖都出身技職學校。
《工作大未來》一書中,作者提到13至22歲是孩子生涯探索的「黃金十年」,是孩子最有好奇心探索自己未來的年齡。我們的孩子卻將最多的時間花在教室、補習班和考卷中,如芬蘭國二規劃完整兩週、國三一週的「職場實習」必修課程,讓學生可以開始進行職業探索,可做為我們的參考及借鏡。
技職教育問題只是教育問題的冰山一角,背後牽涉整體社會「重學歷輕專業」、「重研究輕技術」、「重高教輕技職」的價值觀,需要社會持續關注與對話,亦需要更多像嚴長壽先生這樣的人慷慨直言。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06854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