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鏡美國】多元入學發現明日之星

撰文|清華大學動力機械系教授 陳榮順
071我國大學自91 學年度起實施「大學多元入學方案」,大學多元入學制度改善一試定終身,強調大學自主多元管道、適性選才。十多年來,分別以推薦、申請及繁星等甄選的入學生,在學業成績及休學、退學比例等就學穩定度方面,普遍優於考試入學生。
有些學校顯示,甄選生在書卷獎、二分之一不及格及社團表現優於考試入學生,說明多元化入學確已收到成效。
大學多元入學並不在於入學管道的多元,而是大學生來源的多元。大學生組成的多元需包括地域、社經地位、族群等的多元。而大學生的多元組成為大學追求卓越的必要條件之一,並非只是實現社會正義。在美國的知名大學,學生的多元是各校的普世理念,美國名校的申請入學為「真正」的多元化招生政策,導致學生來源的多元化。
以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為例,其為全美最多元化招生的一流大學,其中包括有色人種超過50%,學生來源平均來自全國各區,每年約有15%學生的家長從未進入大學就讀的低社經背景。
史丹佛大學招生網站明示,其學生來源應包括不同的區域、社經地位、宗教、文化和教育背景。學校認為最好的教育來自於多元的學生,經由互相包容、互相尊重的學習環境,激發多面向思考解決問題的能力,並藉以追求卓越。美國長春藤及公私大學各校的基本招生政策亦是如此。
選才標準 打破制度觀念
我國多元入學雖強調以多元標準取才,但近幾年來,最頂尖大學學生大都來自高社經地位家庭且學排名越高者,家長社經地位越高。以某大學為例,超過60%大學部學生來自台北市及新北市的明星高中,100學年度新生的組成,37%來自建國中學及北一女,很高成份的學生來自全國都會區公私立明星高中,熱門學系尤其嚴重,此與美國名校多元學生組成不同。
由於學生組成集中於大都會區、高社經族群。非多元的學習環境造成學生思考及解決問題面向不夠多元,視野受限,不利將來追求卓越。為何我國多元入學制度無法實現多元學生?這可分選才的制度,以及選才的觀念二方面探討。
在制度方面,主要原因是學測篩選倍率限縮學生來源多元化。目前規定只能有三倍率或50名申請者,接受第二階段評量,對頂尖大學熱門學系而言,這些學生通常來自都會區,且家長的社經背景較高,侷限多元化選才庫。
在選才的觀念方面,以智育為主要的選才標準,仍然深植於心,過度重視包括學測級分或指考總分等考試成績。頂尖大學仍認為明星高中是品質的保證,常忽略力爭上游、學習動機強烈的非明星高中學生,即使他們有相當的心智能力,但可能只是開竅較慢、教育資源缺乏或受限於低社經地位,此與多元入學、適性選才的宗旨不符合。
廣納多元 降低成績門檻
大學學系卯足全力追求考試高分學生,而不願意尋求是否有更多面向的選才方式,錯失多元化學生的組成,無法造就卓越的多元學習環境。美國很多名校當然會在乎高中學業成績及SAT分數,但這不是唯一標準,由於使用全方位審查(Holistic review),他們會放寬學業標準招收低社經背景、偏遠地區、少數族裔等弱勢學生。
學校認為弱勢學生可能因為經濟能力、成長環境、家庭背景等因素,未能得到理想成績、無法學習才藝、無暇參與社團活動,而非本身能力不足。當弱勢族群在不利學習環境中仍能力爭上游,雖然其學業及考試成績沒有達到一般生門檻,卻可獲得入學許可,增加多元的學生組合,這些學生(underrepresentative)比例各校不一,大概約10%以上,除了實現社會正義外,最重的是,美國名校認為多元化是追求卓越的必要條件。
另一個重要議題為學生來源區域均衡,筆者過去3年參與教育部的招生訪視計畫,發現學生的地域性十分集中,例如:北部某大學的學生70%以上來自新竹以北,南部學校的學生以嘉義以南居多,有些私立學校甚至以附近幾十公里的高中為主要來源。在這種學習環境下,同學大多來自鄰近的地區,也有相同的生活經驗,類似的社經背景。
同質性高 視野發展侷限
在同質性太高的學習環境,學生視野受限,不利將來的發展。反觀美國優質大學,學校努力達到區域平衡。舉筆者訪視的美國大學為例,公立加州柏克萊大學努力招收全加州各地區學生(當然有外州及國際生);史丹福大學甚至放寬偏遠地區入學標準,讓全美各區入學率大致平衡。
96學年清華提出繁星計畫,追蹤清大5年來所有繁星學生的畢業高中所屬縣市,的確能實現區域平衡。繁星計畫讓社區高中獲益,有利高中均質化,對12年國教有正面效應。但目前繁星學生所佔比例不高,且沒有第二階段評量,雖然繁星學生表現優異,但大學對繁星能否適性選才仍有疑慮。又對於社經地位較低族群、偏遠地區學生,繁星效益仍然有限。
國人對於大考成績非常重視,媒體大量報導明星高中滿級分或指考極高分群,助長考試分數代表一切的觀念,但考試成績較佳,入學後是否學業表現較佳?清華大學追蹤多年學測總級分、數學級分與入學後學業表現之關係,發現其相關性並不明顯。統計7年學生表現,指考總分、數學甲、數學乙、物理、化學等成績與入學後學業表現之關係也不明顯。相同地,在美國SAT 成績與未來學習成就關係亦不明顯。清華的個案顯示,社會過度重視大考成績的現象有待改變。
改變制度 不只成績為重
美國國情雖與我不同,但申請入學的運作歷史悠久,理念精神作法應有可借鏡之處,可作為我國提升試務品質、改進甄選入學作業的參考。對於大學選才如何達成學生來源多元化,在制度面應擴大二階段學生來源,包括改變第一階段篩選方式,讓弱勢族群的學生有機會進入頂尖大學的熱門學系的第二階段。
在評量方面,落實全方位審查,包括考量弱勢族群相對資源不足,每位申請者獨特成長歷程,學生努力受教程度,發掘申請者的求學熱誠、強烈的學習動機、力爭上游的特質。考量高中多元化的學習、高中的各種課外活動或志工活動等,而不只是重視學業成績。
當第二階段人數增加時,如何執行有效的評量是一重要課題。大學可效法美國,逐漸採用專業審查委員(Reader)制度,有效地建立評分共識及公正性。大學選才方式影響高中教學,大學應該重視高中學習狀況、以多元角度選才,導引高中多元評量、期能促進高中教學正常化。大學制定各種衡量基準,但所用的方式是否能達到學系的取才目標,應建立資料庫追蹤成效,統計分析甄選的效度,藉以適性選才。

http://www.news.high.edu.tw/pages_d.php?fn=forum&id=17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