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觀點】十二年國教關鍵 就在適性分流

撰文|台灣師範大學名譽教授 吳武典
原文載於中國時報

在立法院激情地通過十二年國教的母法《高級中等教育法》後,我們該冷靜地思考教育革新的一些根本問題了,尤其是涉及人才培育的適性分流問題:究竟學生的生涯定向(包括學涯與職涯)要提早、延後或維持現狀?分流制度涉及學制及課程,也與適性教育或人才培育有非常密切的關係,可惜《高級中等教育法》和「人才培育白皮書」初稿都沒提到這點。
以德國和美國這兩個先進國家為例,德國提早分流,美國延後分流,各有其背景和優劣。台灣現況是:羨慕德國(行行出狀元,各類人才輩出,國家競爭力強),卻學美國(強調均等、和諧,自由發展、不貼標籤),非驢非馬,似乎有點人格分裂,造成了今日人才斷層的危機!教育制度模範生芬蘭則是延後和提前分流的綜合體,本來學德國,後來發現太早不好,現在是既分且合;一位中學生可以根據自己的專長、興趣和程度選修,學科、術科並重。例如英文初級、數學高級,外加汽修、電工;而且技職和普通教育體系之間多處可以交流、互換。他們為何沒有人格分裂呢?就是落實小班適性教學,老師多、待遇好,而且學歷高、本事強、熱忱夠。由於國情和條件不同,也許我們很難炮製芬蘭經驗,但他們緊緊抓住既有教無類又因材施教、優良師資、多元價值觀等教育本質要素,直訴學生的需求與福祉,超越了分與合、延後與提前等形式之爭,卓越與快樂兼具,令人欽羨,值得借鏡。
台灣的教改還在築夢,要築夢踏實,須走健康的革新之路。看來我們還沒釐清教育上的「台灣夢」(走向何方),「台灣路」(怎麼走)也就坎坷、紊亂了!正如目前在十二年國教規畫上所顯示的一些亂象,以學制分流、課程分化、編班彈性等問題而言,乃是連貫性的問題,應透過系統性與全面性思考來統整解決。
其實,不止是後中階段要高中與高職分流(現制),高中與高職也不是單一類型,例如高中就有各種類型的特教班,更甭說學術取向的傳統名校和實用取向的單科學校了,這是學制問題。此外還有課程分化問題,區分性課程勢在必行,這不單是為了配合學制的分流,也是為了因材施教的需要。與課程分化問題有關的是編班方式,後中能再像國中小一樣,強制常態編班、「混材施教」嗎?後中學生異質性大,彈性的能力(性向)編班或分組有其必要。分流問題的解決之道應是:綜合考量學理(由合而分)、國情(社會公義)和需要(人才為本),作制度性的變革,以適應「大眾」,並應有彈性或例外的個別化設計,以照顧「小眾」;前者為「制度決定」,後者為「個別決定」,雙管齊下,這樣才能真正實現「帶好每位學生」、「一個都不能少」、「不讓任何孩子落後」或「成就每一個孩子」的願景,也就是符應十二年國教最動人的語言─「適性揚才」!
當然,國中端並非「西線無戰事」,國中端學生的生涯探索需求更殷切了,有賴老師們更精進勤奮、輔導制度更健全,以便順利銜接後中的學習。大學端也要加油,落實多元選才,真正培養各類菁英人才,擺脫「學位工廠」的功利角色。十二年國教的連貫精神在此,其成敗也是各個環節統統有責!
http://life.chinatimes.com/LifeContent/1408/20130701000384.html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