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報導】大學大革命

作者:湯馬士.佛里曼
見刊:2013年1月26日 紐約時報
編譯:鄭文

天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多少令人不悅的壞事要發生,但是有一件事卻讓我對未來充滿希望,就是迅速萌芽的「全球網路高等教育」。是的,沒有什麼事能比提供能負擔的教育更能讓人脫貧致富。也沒有什麼事能比聚集超過十億個頭腦一起解決世界的問題更有潛力。沒有任何事情比大規模網路開放教學課程(MOOC)等由麻省理工學院、史丹佛大學或是像可汗學院(Coursera)或Udacity等公司所成立的教學平台,更能讓我們重新想像高等教育。
去年五月,我曾在可汗學院(Coursera)剛剛成立後撰文發表,那是一個由兩位史丹佛大學的電腦工程師達芙妮.高樂(Koller)和吳恩達(Andrew Ng)所共同創辦的網路平台。兩個星期前,我前往他們位於加州帕羅奧圖(Palo Alto)的總部拜訪發現,去年五月,他們大約有三十萬使用者在上38門由史丹佛大學和幾所頂尖大學所教授的課程。今天,他們有兩千四百萬名學生,由33所大學開設的214門課程,包含8門國際課程。
前麻省理工學院人造智能實驗室主任,阿南特.阿家沃先生,是目前麻省理工學院與哈佛聯合設立的edX的主席。他告訴我從去年五月開始,約有十五萬五千名來自全世界各地的學生上了edX所開設的第一門由麻省理工學院所教授的課程「電子電路」,而這個數字超過麻省理工學院一百五十年歷史中所有的校友數量。
然而是的,雖然只有一小部份的人完成課堂作業,而這些人仍然來自社會的中上階層,但是我確信五年內這樣的教育平台將觸及更廣泛的人口。試想這將如何改變美國所對外輸出的援助模式。以相對小的資金,美國可以租下一個位於埃及的村莊,裝置二十幾台電腦設備,高速衛星網路,聘請一位當地的教師來服務,再讓任何想上課的埃及人接受由世界上最好的教授所提供的課程,並附上阿拉伯字幕。
從幾則小故事中你可以體會這個產業具有革命性的潛力。高樂告訴我們一個關於丹尼爾的故事。他是一個17歲患有自閉症的男孩,大部份的時間都透過電腦與人溝通。他上了一門由賓州大學所教授的現代詩課程後,他和他的父母反應到,這個嚴格的課程設計不但使丹尼爾專心學習,而網路授課方式則避免他社交能力不足和注意力的分散,或強迫他去看別人的眼睛,使他更能關照自己的自閉症。高樂分享了來自丹尼爾的信:「請告訴可汗學院(Coursera)和賓大關於我的故事。我是一名17歲的自閉症患者,我沒有辦法坐在教室上課,所以你們所開設的課程是我第一門真正上過的課,我必須要努力跟上你們的課程進度因為那是我在特殊教育中從未接觸過的,現在我真正受益於努力學習,並享受與這個世界同步的感覺。」
一個最近在可汗學院(Coursera)修課的會員也對我分享他上「永續經營」的課程心得。他說他曾經在大學的時候修過一門類似的課,然而在可汗學院修的卻是最精彩的。因為這樣的網路學習課程包含來自全世界各地的學生,不同的氣候,不同的收入水平和地理位置,結果「課堂的討論比與來自差不多背景的人一啟修課顯得更有趣也更有價值」。
去年秋天,來自普林斯頓大學的社會學教授米歇爾.鄧奈爾在「高等教育紀事報」(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發表了一篇文章。他敘述到通過可汗學院(Coursera)教授一門課的經歷:「幾個月前,就在畢業典禮之後,普林斯頓大學校園變得幾乎沉寂的時候,來自全球113個國家的4萬名學生通過網路平台來到這裡,參加了一門免費的社會學的入門課程……作為開課後的首次公開討論,我對精細導讀了C·懷特·米爾斯(C. Wright Mills)1959年的經典之作《社會學的想像》(The Sociological Imagination),並針對其中的一篇重要章節逐字逐句的研讀。我讓學生們對照自己手中的書,跟着我閱讀,就像我在校園課堂上所做的那樣。當我在普林斯頓大學校園做講座時,我通常只能收到幾個精闢的提問。然而這一次,類似的討論被貼在討論版上的幾個小時之內,就出現了數百條評論和問題。數日之後,評論和問題的數量達到了數千條……三周之內,我收到的相關反應和問題比我整個教學生涯中所收到的還要多,它們極大地影響了我後來的每次演講課和討論課。」
edX的阿加沃先生則分享了一名來自開羅的故事,他上了電子電路學的課,並遇到了困難。在該課程的網路討論板上,學生們彼此互助來完成作業。他在討論板上說,他正準備退課,其他上同一門課的開羅學生就邀請他在一家飲料店見面,他們在那裡一起幫助他跟上課程進度。阿加沃補充說,一名15歲的蒙古學生參加混修式課程並在期末考試時獲得了優異的成績,現在正在申請麻省理工學院和加州大學伯克來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麻省理工學院校長L·拉斐爾·賴夫(L. Rafael Reif)說,當我們把目光望向高等教育的未來時,現在被我們稱作「學位」的東西將成為一個與傳統的校內學習相關的概念,而這種學習經歷也將越來越多地利用科技和網絡,來強化在教室和實驗室進行的教學活動。同時,許多大學會給世界各地的學生提供網路課程,他們可以通過這些課程獲得「資格證書」,證明他們已經完成了學業、通過了所有考試。所有大規模網路開放課程(MOOC)平台仍在致力於完善一套流程,開發可靠的資格證書評審系統,以確認一名學生已經充分地掌握了課程內容、沒有作弊、而且能夠達到僱主的要求。一旦成功,大規模網路開放課程(MOOC)的市場將會巨大成長。
很快,我就能見到這一天的來臨,到時候,你能夠通過參加全球最棒的教授教授的最好的網路學習課程,來獲得自己的大學學位。這些教授中,有一些是史丹佛大學的電腦教授、有一些是沃頓商學院(The Wharton School)的企業經營學教授、有一些是布蘭迪斯大學(Brandeis University)的倫理學教授,有一些是愛丁堡大學(Edinburgh University)的文學教授,而你只需要支付少許結業證書費用即可。這種模式將改變教學、學習和就業的管道。就像賴夫說:「一個嶄新的世界正在展開,每個人都將要適應它。」
報導出處:http://www.nytimes.com/2013/01/27/opinion/sunday/friedman-revolution-hits-the-universities.html?partner=rssnyt&emc=rss&_r=2&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