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理念】學測尊性向,指考重公平?-高三休長假,大一心慌慌

撰文|台灣大學理學院院長 張慶瑞

從民國83年開始舉辦學測到現在已經二十年了,學測實施後的優缺點,如人飲水點滴在心頭。高中最後一年的教學因為學測錄取名額擴大而無法正常運轉,大學第一年的教學也必須因應只讀兩年高中的新生而調整,學測的出現讓高中與大學教學產生劇烈變化,是當初推動學測的專家所無法預料的。二十年前,我負責台大物理系的招生委員會,在很多科系都不敢貿然參加學測試辦選才時,物理系率先以兩名學生試辦『推薦甄選』,並採六倍率甄選。早期學測是十級分,一開始實施就發現有困難鑑別,甚至有立法委員質詢物理系甄選過程的公平性。經行文大考中心反映小數點之採計方式瑕疵,大考中心了解實務問題狀況後,修正為十五級分且明定四捨五入準則。
學測是針對大學多元化入學方案而設計,在試辦前,測試專家一再闡釋學測是為大學校系初步篩選學生而設計,題目簡單,是檢定型門檻測試。高二結束後實施,考生的學測成績分布將是一個反三角形分布,讓分數高的比例多一些,低於門檻的學生不建議往大學發展,以期達成適才適性的多元入學目標。指考成績分布則是一個正三角形的分布,在高三畢業後實施,題目可以有鑑別度,讓有能力上大學的學子可以依其志向與能力進入適性發展的大學。
就在『推薦甄選』還在摸索階段,『正反三角』理論還未得出良好驗證時,1997年各大學突然聯合組成「大學招生策進會」,不但力主考招分離,又加速提出與『推薦甄選』極為類似的『申請入學』,並擴大辦理『雙軌入學』。『雙軌入學』不但精神與『兩階段入學』迥異,而且等於立即宣布『正反三角』壽終正寢。現今學測的入學比例不斷上升,高二教材『反三角』門檻變成大學入學的主要管道,更進而造成高中教學現場的實質困擾,並浪費許多提早獲得入學資格學生的黃金學習時段。十二年國教實施之後,『高三休長假,大一心慌慌』的現象將會更顯嚴重。更可怕的是由於入學人數的逐年銳減,許多學校立即將面臨招生不足噩夢,而反射式的解決方案是飲鴆止渴的大量擴充學測入學管道,以求自保。大量提早獲得入學資格的考生將變成『二年制高中』的隱憂。吳瑞北教授曾提議廢除學測來解決問題,但並未得到社會,家長與學生之共鳴。高中校長為突破此種困境,建議與大學共同規畫『高中先修』課程,然而師資的缺乏與學生的基礎能力不足都讓『高中先修』無法全面推動。學測推動二十年後,過去多次變化已讓學測從門檻變成鑑別,這種理想面與實務面的落差,在過去教育相關的變革中頻繁出現,年輕學子的青春也在眾多預料外的變化中消逝,國家整體競爭力也因此一再震盪不已。
細探問題是來自1997年『考招分離』時,招生與考試的分別負責單位沒有注意學測的目的也要改變,考招分離才有意義,『雙軌入學』與『兩階段入學』不能只換個招牌就上路。十五級分的鑑別取才只會讓多數高中生徒然空轉一年,也讓多元入學有流於多錢入學之虞。為有效使用納稅者的辛勞錢於即將實施的十二年國教,讓『高三休長假』困擾徹底解決,建議只需配合現有實際狀況略加修正,即可達成符合性向且公平選才目的。改善措施就是要求以學測成績『申請入學』的錄取生仍需參加有高三教學內容的指考,各系可以給予『申請入學』的錄取生在該系的指考加分100分,或是要求其達到指考之均標方正式錄取。目前學測的各系名額仍實質上保留給學測錄取,甚至在此機制下可以提升到更高比例。簡單的變動,讓學測與指考各發揮功能,不但高三可以回復正常教學,大學也可以公平的甄選出適性之學生,更重要是這種做法可以讓十二年國教的教學回歸正常化。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