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工會】高教評鑑 和平的終結者

撰文|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教授、高教工會理事 周平
(載於中國時報)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曾於二○○六年邀請美國學者Herbert R. Kells以「處於管制日增處境下的大學:責任、機會與危險」為題,對台灣高教評鑑制度提出警語和建言。Kells指出,「所謂高教評鑑的真諦,是讓大專院校可以擁有屬於自己、適合自己的自我改進機制,定時的追蹤、檢視自校是否有履行提升教學品質的宗旨。而外在評鑑機構只需定期檢視各院校是否有維持與遵循自校的自我改進機制,有依據的持續運轉。」也就是說,整個高教評鑑應該是「由內而外」自發自主的過程。
問題是「老師有說,你有沒有在聽?你沒在聽嘛!」一向「挾洋以自重」的教育部和高教評鑑中心,這回卻將上賓的話當耳邊風,在同一年開始雷厲風行地執行為期五年的第一周期評鑑。其操作方向完全主客易位,以反民主的威逼利誘手段,啟動「由上而下、由外而內」的干擾式評鑑。與Kells所強調各校必須具有的「心理自我歸屬感」(psychological ownership)原則完全背道而馳。在缺乏主體性的情況下,各校紛紛以「陽奉陰違、虛情假意」的態度來應付評鑑,對自我改進的目標鮮有助益。
Kells另外強調,「認可制評鑑必須達致和平」。但高教評鑑卻在校與校、系所與系所和教師之間引發了無數的明爭暗鬥和爾虞我詐。根據教育部電子報二八四期以「大學評鑑結合退場機制」宣示,依據大學評鑑辦法第八條規定,教育部以「評鑑結果作為核定調整大學發展規模、學雜費及經費獎助、補助之參據」。這造成了各大學或系所之間惡性競爭、挖角、互搶資源的亂象。各大學在校務評鑑時甚至被要求對教師的表現訂定退場機制,導致教師人人自危且惶惶不可終日。
這場景有如霍布斯所謂「所有人對抗所有人」的戰爭,或Kells所謂「緊張萬分的老鼠競賽(rat race)」。由此可見,台灣的高教評鑑簡直就是和平的終結者。
教育部一意孤行,在準備不周、缺乏共識的情況下,一味抄襲美國WASC的評鑑宗旨、指標、方法,無視本國大學的在地特殊性。殊不知,美國認可制,係由大學/學院/系所/學程單位自願加入非官方的民間認可組織。整套評鑑制度在非專業行政人員的曲解下,依樣畫葫蘆地套用他人的模式,完全忽略其中細緻的默會向度,結果是「畫虎不成反類犬」。Kells稱這種模仿而不自知其短的作為是「國王的新衣」,赤身裸體醜態畢露,卻渾然不覺。
針對第二周期評鑑,筆者閱讀了多篇專論,並對照近來多位獲「頂尖大學」補助的系所主管準備自評過程的痛苦經驗,以及親自參與校內第二周期評鑑準備會議的所見所聞,筆者非常確定,所謂「透過自評報告展現學習成效品保機制成果」的一廂情願,仍然是沒有心理歸屬感、沒有和平的國王的新衣。
「雞蛋,從外打破是食物,從內打破是生命。」外力介入的高教評鑑,扼殺了大學自我發展的生命,卻讓機會主義者有可趁之機,舔食破碎蛋殼中的養分。
感謝高教工會提供:http://2012theunion.blogspot.tw/2012/11/blog-post_30.html#more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