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論壇】論「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與教育決策

撰文|東吳大學物理學系教授 劉源俊
資料來源|2012.10.13十二年國教與教育決策程序論壇

今日教育界面臨的種種困境,實種因於「教育改革」約二十年以來的一連串錯誤或粗糙決策,其中包括「廣設高中大學」、「建構式數學」、「推行綜合高中」、二四七並進的「國教九年一貫課程」、「國中基本學力測驗」、減少國文課時數、「通用拼音」、英語教學向下延伸、「一綱多本」、「高級中學九五課綱/九九課綱」、「大學申請入學」、「大學追求學術卓越計畫」、「頂尖大學計畫」、「大學評鑑指標化」、……等等。
以上每一步改革幾乎都衍生困擾。究其原因,歸納為五點:一、教育政策缺乏紮實而長期的研究,例如甚至昧於「少子化」的現實(教育研究院遲遲才成立,任務不明,品質堪憂)。二、教育政策推動與執行者(包括行政院院長、副院長、教育部部長、司長等)更換頻繁,政策不連貫。三、「教育行政人當家,人家行政當教育。」或止諫塞聽,或迎合擇報。四、少數不具代表性的利益團體及個人在教育部及立法院強力運作,綁架決策。五、政治人物為討好選民,追求速效;謀未定而先動。
關於國民教育,教育界前輩田培林寫:「國民教育的發展,不但受民族主義的影響;而且國民教育以民族主義為基礎。」「所以任何國家的國民教育,都必須具備下列幾項特徵:第一、執行國民教育的學校一定要是『國民學校』。……第二、國民教育必須是『義務教育』和『強迫教育』。……第三、國民教育的主要課程必須是『國語訓練』。……第四、國民教育必須是一種普遍的『基本教育』。……」「……所以『免費教育』並非國民教育的基本特徵。……」(註1)以上是關於「國民教育」的基本知識。至於是否「免升學考試」,則又與國民教育無關。
「國民教育」一詞始於陳立夫教育部長任內,當時的時代背景是國民黨的訓政,是對日抗戰(民國二十九年)。但以現今臺灣而言,則民族主義早已名存實亡;所實施的「九年國民教育」,也與前三個特徵大相逕庭。就連「國民」的意義都有分歧,兩個主要黨卻聯手推行「十二年國民教育」──後期中等學校分流還進一步違反前述第四個特徵,居心令人叵測!何以立意為善的政策,卻落得意見紛紜,難獲共識?孔子早有明訓:「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更嚴重的是,「十二年國民教育」至今於法無據,大家卻以「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之名自欺!教育界對於以上,應知之甚詳,當局為何還要走下去?原因是當局被好幾群不同的人綁架,無以自拔。
查當今世界各國之教育,有小學教育、初級中等教育、高級中等教育之名,鮮有用「國民教育」者。(註2)九年國民教育的實施固有法律依據,(註3)其上分流為普通高中教育與的技職教育,也有法律依據及「因材施教」與「人盡其才」的理論基礎。正在立法院審議的《高級中等學校法》將高級中等學校分為普通高中、技術高中與綜合高中是重要的步驟,希望盡快落實,賦予法源。至於兩黨委員連署提出的《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推動條例》兩個版本,其重點竟不約而同地綁架到「免試入學的時程」上去,真是莫名其妙!這一條例所製造的問題當比解決的還多,政府絕不可讓盲目無知的立法院通過它!
高中階段的技術教育極是重要,也是國家發展的命脈所寄。但未來在「少子化」的趨勢下,推行當局以為其精神是分流的「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將有使技術高中教育在無聲中萎縮之虞,主事者必須慎重其事。扭轉民眾對於技術教育的偏見,並關閉一些普通高中及國立大學,實刻不容緩。
任何一項教育改革,必須先提出課程設計構想,這可說是天經地義。然而,當教育部去年宣布將於103年開始實施「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時,所提出的「實施計畫工作要項及方案」七大項共十個方案中,竟不包括「課程規劃」,只將「中小學課程連貫與調整」當成十一項「配套措施」的十七個方案之一,註明其「主政單位」是國家教育研究院。該院到今年才開會,原先預定在108年,最近在各方催促下才打算提早到105年,由教育部發布新總綱及課綱。換言之,所謂103年開始實施「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竟是虛有其表!再說,明明是「9+3」的「Y型分流課程」,所謂「連貫課程」,也可能引起誤解。(註4)
咸所周知,國家教育研究院的專長並非高級中學課程。筆者在此鄭重建議,由教育部責成「科學教育指導會」與「人文及社會學科教育指導會」於一年內完成總綱及課程指引(Guidelines),並發布實施。總綱及課程指引是要務;至於各科的課綱(Outlines),因為高級中學根本不屬「國民教育」,開放由民間編寫教材,孰謂不可?(註5)亟待改革的是,例如:每星期的科目數必須少於十科!至於課程指引,有各國資料可參考,不過是教育決策的問題,有賴在位者的擔當。
高級中學教育的種種問題與大學入學考試的方式息息相關。早在民國81年,大學考試中心所提出的《建議方案》就明確指出,未來的測驗應朝「鑑定考試」的方向走。在此也建議教育當局重新重視這項建議,逐步將「學科能力測驗」諸科改為一年多試的鑑定測驗。至於進階的考試,則應大幅增加閱讀題與申論題。說得嚴重些,若我們將來培育出來的高中生沒有論述與讀書的能力,若干年後,臺灣各方面人才將枯竭,恐怕連想改革的人都寫不出一份像樣的文字來!到時,目前奢談任何形式的「十二年國教」都成了空談!

 

註1:以上見田培林,〈國民教育的歷史發展與民族主義〉,《教育與文化(上)》,五南,1995.01。
註2:世界各國中,稱初等教育或中等教育為國民教育(national education)的只有少數國家──新加坡、北韓──都是比較獨裁的。香港今年因推行「國民教育科」──只是一科,便引起軒然大波。實施強迫教育十二年的,也只有比利時、北韓、以色列、波蘭、香港等少數國家或地區。
註3:關於九年國教實施的經驗,請參見劉源俊,〈當年的九年國教是怎麼辦成的?〉,《臺灣教育評論月刊》第1卷第10期,2012.08。
註4:關於新高級中學課程,請參見劉源俊,〈說高級中學課程〉,《臺灣教育評論月刊》第1卷第10期,2012.08。
註5:事實上,高中教師鮮少使用課本,高中生也幾乎沒有人好好讀過教科書,這已是多年來大家秘而不宣的事實。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