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理念】十二年國教與菁英教育

撰文|台灣大學機械系教授 陳明新

 十二年國教將於兩年後正式實施,有許多人擔心,沒有建中北一女等菁英高中,不利於國家人才的培育,甚至將導致國家競爭力大幅滑落。但是「台灣過去以代工製造業作為經濟發展的主力,因此填鴨式的教學方式,所培育出的學生尚能符合企業界的需求。但在現在的經濟情勢之下,產業的需求已轉向必須具有創新、創意、獨立思考的人才」 (前教育部長楊朝祥先生之語)。本文希望借楊部長之語,延伸討論國家的人才或所謂的菁英,到底應該具備什麼樣的條件,以國家發展經濟的需求來看菁英教育。
首先要澄清的是,許多人把菁英教育誤解為狹隘的智能教育,甚至更窄化到只是數理能力的教育,這些都是錯誤的觀念。學生在就學期間接受了許多數理訓練,但企業界要求的多半不是數理能力,而是其他的能力,包括:實作能力,軟體能力,在職學習能力,創造發明能力,判斷預測能力,管理、溝通、協調的能力等等。現在許多台灣大企業的負責人,年輕的時候不曾出國留學,也不曾唸過精英學校,但是卻能成功地帶領台灣企業闖出一片天,可見智能教育不是成功的必要條件。
如果我們仔細觀察社會上的菁英,發現他們成功的因素,重要的不是在智力,而是在兩項特質 – 創造力及工作的熱忱與紀律。
一、創造力
創造力是美國企業的優勢,很值得我們學習。但是台灣現在的菁英教育,無法培育出有創造力的學生。以我見過的博士班學生為例,博士班的研究著重在要有創新的能力。我發現有創新能力的常常不是國立大學成績名列前茅的學生,這些成績優秀的學生通常長於背誦、理解、分析,組織能力也都不錯,但是碰到需要創新能力的問題,往往束手無策。反而是一些非國立大學、肯用功的學生,偶而會有令人驚訝的創造力表現,他們多不是菁英高中所教育出來的學生。高智力者不見得有高創造力。時下注重數理能力的菁英教育是無法訓練出現代企業所需要的人才。名列前茅的學生,多半個性保守,是個乖乖牌。但是事業要成功,反而需要個性開放,敢冒險,有多元化的思考,需要的是不同的個性。
二、工作熱誠與工作紀律
工作熱誠與工作紀律是日本與德國能從戰敗國,很快地重建為經濟大國的重要因素,同樣值得我們學習。舉一個例子,嚴長壽先生只有高中學歷,卻搏得國內觀光教父之稱,對社會有很多的貢獻。根據他的自述,他靠的就是工作的熱誠與努力。沒有工作的熱誠,就不能忍受失敗、就不能堅持、就不能精益求精,而這些都是一個人事業要成功所要經歷的過程。在現行的考試領導教學之下,學生一天到晚都在讀書補習,這種扭曲、不正常的生活方式,一定會導致反彈,反而讓學生彈性疲乏、失去學習的熱忱。我們要教導學生的,不是填塞很多知識,而是一種工作的態度或說人生的態度,精益求精、永不停止進步的精神。
三、對國家社會有大愛、能回饋鄉里。
一個菁英份子,縱然事業有成就,但是如果不曉得回饋國家社會,則辜負了大家的期望。例如有些大企業家,賺了錢卻不曉得與員工共享利潤,只知道炒地皮,堆高了房價,危害一般百姓。要如何讓一個人對他所處的環境產生一種關懷呢? 我覺得應該從小就要從多方面讓他去認識這個環境、認識社會上各個階層、認識生命不同的層面。唯有深入的接觸,才能產生真正的關懷。這就不是把一個學生關在象牙塔裡面,只知道讀書所能辦到的。
十二年國教雖然會導致菁英高中的沒落,但是沒有了菁英高中,國內依然保有許多菁英大學,能在菁英大學中,與各方英雄同聚一所、互相切磋,就已足夠了。沒有菁英高中,就不能成就為人才的人,並不是真正的人才。真正的人才,唸一般社區高中,依然能夠成就。不但能夠成就自己,更能帶動社區高中其他的同學,給他們正面的榜樣,對其他同學做出貢獻。
十二國教實施之後,全國的國中老師必須重新定義他們的工作內容,以前的教學是為了讓學生應付考試,而十二年國教之後,每一位老師都有機會重新選擇要教導學生什麼樣的生活與生命的知識。有許多人擔心,十二年國教之後,公立高中職會逐漸沒落,學生都會競相轉入私立高中。為了避免這個現象,教育部必須投入大量的經費,提高公立高中職的教學水準。這就有如台灣的國立大學水準優於私立大學,靠的就是政府用錢堆砌出來的。至於經費要從何而來,依我淺見,大專院校五年五百億的計畫,有許多是浪費了,可從這五百億中,每年撥一兩百億,投入國立高中職學校,反而更有意義。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