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理念】找出專長,有興趣就有熱忱

撰文|立報記者呂淑姮
每個人在小學的時候,大概都寫過類似「我的志願」、「我未來想做什麼」的作文;但是,有多少人在尚未出社會之前,就已經先替自己規劃好一份理想的就業計畫?「職業生涯規畫的觀念,在台灣比較缺乏。」全國產業總工會秘書長謝創智說。

懂得提早規劃者不多
學生所有在學校的學習,一部份是為了能讓自己擁有生存與競爭的能力。但是,有多少學生會在求學時代,就已經開始認真思考自己未來要走哪一條路?謝創智十分客觀的說,別說現在的學生少有這樣的體悟,就算當年自己的學生時代,通常也只是因為考試分數落在某個學校,所以選擇就讀,跟興趣或者未來的出路關聯不大。
謝創智用自己的經驗解釋,民國69年剛考上台中高工電機科,那時根本不曉得電機科要學些什麼?念完畢業之後可以找哪些工作?自己根本一無所知,只是因為分數可以填台中高工所以選擇就讀。那時候選擇念大學的人也比較少,大部分的人都希望畢業之後趕快出來工作,才不會讓家裡經濟壓力太重。
在學校,無論是國中、高中,老師除了授課教導專業知識,也甚少會對學生提及如何規劃自己的職業生涯與未來,沒有適合的教材可以帶給學生,更沒有合適的師資可以對學生講述「職業」的概念。
產學鴻溝由學生填補
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謝創智也說,自己當年高工都還沒畢業,就有廠商已經到學校來徵才了,還沒畢業工作就有著落,自也不會花太多時間在思考「未來要做什麼工作」。但是,當時社會經濟環境與現在不同,產業型態也已經改變,部分的傳統產業(高危險、高污染)逐漸萎縮,取而代之的是服務業的興起。
「學校的教學與工作現場落差很大。」縱然是還沒畢業廠商就搶著要,謝創智畢業之後開始從事電機相關工作,卻發現工作上要求的相關技能,自己也很多不會、不足之處。
例如電腦的使用,當時學校的確有電腦設備,但是因為電腦貴、學生多、更新也需要大量經費,所以在學校使用起來得小心翼翼的電腦設備,等到謝創智畢業之後,才在職場發現那早已經是該淘汰的老舊產品了。
「學校跟產業界的互動非常重要。」謝創智認為,其實自己在高職的老師們都非常會教,而且學生也感覺得出來,老師本身對於學問的吸收理解能力都很好。但是,謝創智仍有疑問:從未在相關業界待過的老師,當真可以理解產業界未來需求的人才是什麼樣子嗎?
謝創智建議,技職院校在挑選師資的時候,可以多從產業界中選擇具有相關實務經驗的人,讓師資更多元,學生就可以立刻從老師那邊了解產業界最新資訊,學生未來畢業之後,也可以由老師在業界努力的人脈中獲得幫助。
產學真的有合作?
產業榮景不會永遠持續,隨著社會型態轉變,以往風光至極的行業,到今天可能已經逐漸沒落。謝創智認為,產業要跟得上時代,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唯有配合轉變不停作適當調整;同樣的,學校也是相同。
在技職教育中,學生到產業界實習、觀摩、互動,是學習裡相當重要的一環。謝創智站在工會立場表示,工會十分擔心實習生會因產學雙方簽定的條件不明確因素,而導致學生變成廉價勞工。
資方在雇用員工之時,必須要受到勞動基準法的諸多規範,但是實習生的地位在法律上尚有灰色的模糊地帶,學生若不清楚自己的權益,也不曉得學校跟廠商洽談的細節,如果廠商意圖不正、學生也不懂得要爭取,很容易成為犧牲品。
謝創智舉例,實習生不是正式員工,工作時間就不該比正式員工長、工作量不能比正式員工多,更不能要實習生從事危險的工作內容。謝創智認為,學生在實習之前,校方應該要讓學生知道產學如何合作、學生擁有哪些權利等等。他也呼籲教育主管機關應該關注此問題,督促產學合作的學校與廠商應盡之責。
如果進入產學合作模式的學生對於實習工作部份有疑義,謝創智表示,可先與學校、教育局相關單位反映,也可求助工會。
員外說東,長工不敢往西
「現在父母的觀念,總覺得沒讓孩子上大學,簡直愧對小孩。」謝創智說,大學之門大開,大部分父母都選擇讓孩子繼續深造,大學念完還要念研究所才夠,深造並非不好,但是孩子未來的方向呢?許多人還是很茫然。
謝創智認為,可能受到這一代父母們的「補償心理」作用,自己若學歷不夠高,通常都會希望孩子多念點書,免得像自己一樣吃苦。父母們卻忽略了自己這一輩,才是讓台灣經濟繁榮的功臣,即使學歷「高度」可能比不上孩子這一代。
他也提到,台灣的勞工普遍比較認命,都認為自己拿人薪水、就是矮人一截。「就是一種華人長期以來的『長工』思想,老闆就像大員外。」在資方面前,勞工們硬是覺得自己矮了一個階級,某些父母也認為「只有念書」、將來當了老闆,自己才不會低人一等。
謝創智在與德國的工會組織接觸的經驗中,了解德國的勞動尊嚴是非常受到重視的,德國的教育十分重視「勞動尊嚴」,所有的勞工都是受到尊重的。在義務教育中,就會將「勞資對等」的概念融入教學。但在台灣,從來沒有人告訴大家,勞工是販賣知識技術的人、資方是出錢買技術的人,所以本就該平等的概念。
尊嚴勞動概念向下扎根
全國產業總工會2008年勞工政策白皮書建議中,第一項提出「勞動權益扎根,納入基礎教育課程」,謝創智表示,總統馬英九競選時的勞動政策第一項即採用全國產業總工會建議,承諾將尊嚴勞動的概念納入國民教育,要在中小學公民課程及大學通識教育編列勞動相關教育內容,未來也將與相關單位一同研討如何將尊嚴勞動概念帶給我們的下一代。
「在中小企業為主的台灣,求職者更換工作的機率非常高,勞動者職場轉換變成常態。」謝創智說,人在個性未定之時,也許還不能了解自己適合哪些職業,通過性向測驗或評量表格,也許可以找出合適的方向,但開發潛能的人──師長,也非常重要。「一生中若能遇到一位啟發自己的老師,是莫大的福氣。」
他也強調,中高齡失業者越來越多,有許多人並非因為自己的問題,而是因為環境的改變。
學校教育不見得會決定自己一輩子的工作,一技之長的時代已經過了,現在還要培養第二、甚至第三專長,才能確保自己不會被淘汰。
原文載於《立報》技職專刊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