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宇程 專欄】請問,許諾兌現了嗎?–【大學距衰亡的距離】系列之一

曾經顯赫的帝國會消亡,曾經強大的機構會瓦解。現在普遍存在的大學,會走向什麼樣的命運呢?三十年後、五十年後,還會有現在我們看到的大學嗎?還是我們今日的這些大學嗎?會更少,還是更多?

近幾年,我花了不少時間研究企業,企業是一種常能快速崛起,也能快速萎縮消失的組織。似乎,我們可以從許多企業興亡的案例中,窺探一些可以運用在大學經營上的洞見。

價值來自達到承諾

先從一個例子來說起:Northface。Northface 是在登山健行運動服裝方面的大品牌,多年在國際市場和顧客之間,佔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它所做的事情,簡單來說就是這樣:

【承諾做出防寒防水防風的服裝】

→【真的做出防寒防水防風的服裝】

→【某些消費者購買】

→ 【體驗確定真的是防寒防水防風的服裝】

→【肯定 Northface 所做出的承諾】

→【再次購買或是推薦他人】(無限輪迴)

一個企業是怎麼發展、存續、茁壯、受到重視的?其實,整個商管的學術體系就是在回答這個問題。當然有提出各種解釋、說法、因素。但是,說到最根柢,其實都有一種抽象的共通性。

所有存續且茁壯的企業,都是在這個複雜多端的世界中,找到一個價值空缺處,做下長期承諾:【我們公司會提供某個特定價值。】而這些企業就透過產品與服務,一次又一次的兌現承諾,然後逐漸累積來自市場與同業的肯定,以致最後能取得營收與利潤。Northface 如此,蘋果電腦如此,宜家家居也是如此。一間企業的競爭力,總是來自於它對於達成承諾有高度的精準度、恆定性、可預期性,不但領先同業,而且不斷自我超越。

反過來說,一個企業的限制與衰落,往往就是來自:無法清晰地承諾、無法達成承諾,或者達成承諾的效果與品質不穩定。

企業的成功與茁壯心法,對於大學而言,其實也可以帶來很多的啟發。

放棄承諾之路

首先可以想想:今日的大學對學生、對社會、對世界的價值許諾是什麼?我們是否有清晰的印象,任何一所大學曾經清晰地對學生許諾:「我會幫助你成為【怎樣的人】,這裡的課程將會帶你經歷【如此的歲月】,我們會幫助你用【這樣的方式】,成為以自己為榮、世界以你為傲的人,你會和子孫訴說這個大學為你所做的事情…。」

同樣我們也可以回想,有沒有哪一所大學出於深思熟慮,出於全體一致的決心,向這個社會做出清晰明確許諾:「我能培養出【怎樣的人】,讓我們的社會與國家達到【什麼樣的進步或福祉】。」

如果有任何大學做出了明確的價值承諾,我們也可以思考檢視:這個學校達成了嗎?它許諾帶給學生的成長、體驗、形塑、日後的生涯,達到了嗎?學生是否感覺如此?學生會不會和別人推薦和稱揚學校帶給他們的改變?

如果有任何大學現在確實達成了給學生的許諾,它是否繼續精進與改良,讓自己承諾的價值更高程度地達成,更加穩定、更加明確?

如果大學無法清晰(或迴避,或甚至根本認為不需要)地對學生和社會做出價值承諾;如果大學拒絕檢視、甚至不重視它是否達成了許諾,對於沒有達成許諾的情況視而不見…。它很可能愈來愈難說服人們把一輩子之中四年的精華時間交給它,並且從社會中取得大量的尊重和資源。這樣子的大學,將會逐漸地把自己推向滅亡的深淵(這幾年在台灣,不是逐漸,而是很快)。如果大學全面地出現這樣的情況,「大學」這種教育機構,也可能會從歷史上消失。

老本必然愈蝕愈薄

對於這些問題,我們可以有不同的評估答案。但是我自己心裡的評估並不樂觀。太多的大學是在吃老本,在蝕「大學」整體品牌形象的老本。

「大學」在西方曾經是明確地承諾,它是個追求「真理/真實」的地方。在十七、十八世紀之前,大學找到世界運作的原理,推翻各種迷信、盲從、成見。在許多事件中,學者為了堅持他們相信的事物喪命與犧牲,更普遍的則是大量研究者、學問家,終身清貧,為了知識和良知而工作。

在十九、二十世紀,大學給的承諾是,它帶給世界各國富裕、舒適的生活,以及個人的地位。大學培養出來的人才,在全世界建造了道路、橋樑、機場、海港、衛星、網路,帶給我們火車、高鐵、輪船、飛機、電腦、手機。因為大學的研究,疾病得以治癒、手術得以康復、荒地成為良田、田中終年產糧。大學畢業的人,得以成為官員、研究者、專業人士。

這些,都非常真實的發生過,尤其在世界歷史的角度來看,人類社會今日的富裕、秩序、科技,高程度歸功於過去四百年大學之中發生的研究與教育。也因為如此,「大學」這兩個字的招牌,還是有號召力。但是逐日減低。

在二十一世紀的今日,大學對於本身要提供的價值,已經無法明確地高聲承諾,只剩下低聲的辯解,忽略外界的提問,甚至為了自身的利益,主動破壞那些歷史上大學曾經高舉的價值。

今日,大學還是否把學生的終生福祉視為自己的責任?是否許諾培養學生的人格、誠信、才幹,是否全力達成,是否在沒達到的時候歉咎?大學是否許諾社會的進步與福祉,並竭盡一切力量達成?大學是否許諾追尋真理/真實,永遠和虛假與愚盲站在對立面?這些問題,我們都看在眼裡,心底有數。

實現承諾的機制問題

這篇文章,其實無意要唱衰以及責備。我認識不少大學的經營者、任職於大學的教師,他們都有難言的限制與困難,每一個善良的、聰明的、努力的人,都在一個僵化、失能,無法運作的體系之中苦苦掙扎,許多人都看到自己的工作流失價值,很多人都看到體系的虛偽,但是卻無法跳脫與改變 — 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學校,或是整個大學體系,一天比一天失去信賴、自信,以及重要性。

如何從體系改起,將是我們這一系列文章接下去要討論的重點。

 

撰文|謝宇程

(圖片來源|https://cdn.pixabay.com/photo/2017/07/15/22/07/dublin-2507902_960_720.jpg)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